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何苦由来
    王之推最后取胜,以后天修为,战胜儒门骄子朱涵,这对儒林学院的震动,远胜昆吾派弟子带来的影响。wwΔw.『ksnhu『.la

    被昆吾派弟子取胜,多少有门户之见,他我之别,但同门师兄弟之间,用的又是本门最基础的剑法,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残酷的事实面前,整个儒林学院从上到下,都轰乱了。

    只是面对如此混乱而又理想的结果,叶清玄却完全笑不出来,他已离开了道场,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人,为了这个人,他不得不离开道场,来到儒林学院鳞次栉比的房檐之上。

    对方的出现,实在令他措手不及。

    对面的房檐之上,一个俏立的身影侧对着他。

    一袭紫青双色的轻纱妙裙,得体地穿着在眼前这位绝世美人身上,夕阳的红霞之下,更映衬得她如天之骄女,只是那张冷若冰霜的娇俏侧脸,那双秋水般的眼眸,放佛带着无尽质问的话语,让叶清玄不敢直视。

    柳如烟。

    武林十大美女中,与梅吟雪不相上下的绝代妖娆,也必然就是柳梦言口中的贵客……

    曾经的洛都,叶清玄曾经最不敢接受,却又最为印象深刻的情感,因为两人的理智,只藏在了双方心底。从未开始,便已深埋,而如今……

    柳轻烟成了叶清玄此生最不敢直面的对手。

    对方所来,是为了她那无辜枉死的亲弟弟——柳轻尘。

    “柳姑娘……洛都一别,许久未见……”叶清玄实在不知如何开口,结果说了一句自己都觉得很蠢的话。

    柳轻烟秋水双眸牢牢盯着叶清玄,半天不作一声,但其中浓烈的情感,直到看得叶清玄心中发毛,方才冷冷问了一句:“人是你杀的?”

    “不是。”叶清玄矢口否认。

    “他的死,与你有关?”柳轻烟眼眸中的深情,骤然变冷一分。

    叶清玄无奈点头。这一点,他无法否认。

    “因你而死?”柳轻烟再问,眼神再冷。

    叶清玄欲言又止,还是无奈点头。

    “当时在街头,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令弟,但没想到有人趁机动手,令弟……”

    “可以了!”叶清玄放佛看到一扇大门在他眼前封闭,柳轻烟双眸终于换成了毫无感情的森寒冷意,喝道:“我不想听到我弟弟死时的惨状。只要我知晓,他是因你而亡,便足够了。”

    话一落,杀气骤起。

    柳轻烟轻轻转身,双目中杀气已经随着凌冽的罡风扑面而来。

    一瞬间,叶清玄放佛已经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一方天地已乌云密布,搅扰得天海之间一片混沌,风卷海浪,叶清玄已经分不清何处是海,何处是天,唯一可以看见的,便只有柳轻烟那双亮如寒星的双眸。

    “柳姑娘,你听我说……”激荡的罡风之中,叶清玄疾呼出口。

    话未止,剑已出鞘。

    刹那间,寒星隐匿,翻江倒海的海平面之上,浮现一轮娇娆的明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这一刻,叶清玄心头浮现的,竟然是这首绝美凄然的诗词。

    叶清玄的心沉了下去,人也沉了下去。

    用他最快的速度,落向地面。

    洛都一役之后,没想到柳轻烟的剑法竟然如此大进,而对方的杀机毫无转圜余地,叶清玄心中有愧,不愿出手,所以他唯有一逃了之。

    他已对柳轻烟的判断提高了许多,但依然没有料到,柳轻烟此时的一剑,竟然如此迅捷、如此辉煌。

    他的身子刚刚落下,剑光便已如匹练一般,到了眼前。

    叶清玄整个人都处于剑气的笼罩之下,这一刻,他已深深体会到怒海扁舟的无奈,那让人骨髓都为之冷透的森寒剑气,冷测测地侵入体内。

    这一剑的锋芒,竟似比西门吹雪的剑还可怕,世上几乎已没有人能抵挡这一剑。

    李慕禅之后,叶清玄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致命的一剑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出手的剑客,竟然是曾经同为盟友的绝世美女柳轻烟。

    逃。

    叶清玄不愿抵挡,也极难抵挡。

    已运转到了极致,整个人化为一片残影,飞快地向后退却。

    可即便他如此,那惊虹掣电般的剑光,宛如跗骨之蛆般,就闪耀在他的眼前,无论他退得如何迅快,依然无法摆脱它的追逐。

    刹那间,他已无路可退。

    砰!

    叶清玄疯狂倒退的身躯撞碎了一片墙壁,破入不知哪个大殿之中。

    剑光追击不止,他的步伐也后退不止。

    砰砰砰……

    无数书架、家具、墙壁……都在叶清玄的撞击下破碎,但那道剑光,不但没有避开,反而随着障碍物的阻击,离他越来越近。

    当叶清玄再次撞碎一面墙壁的时候,间不容发的剑尖,已经到了他的胸前。

    最后时刻,叶清玄无奈一叹,就算他再不想出手,此时也不得不出手了。

    这一次出手,叶清玄只伸出了两根手指,只是向前轻轻一夹……

    便像是用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一般,若非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世上竟然会有这么轻松自在的武功,更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两指一夹的巧妙和速度。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叶清玄原本以为这从陆小凤那学来的,会用在叶孤城一样的绝世剑客身上,并创出一段传颂世代的武林佳话,可万万没有想到,会因为躲不开一个女人的追杀,在如此狼狈的情景之下用了出来。

    叶清玄一指之间,夹住了剑锋。

    柳轻烟的身子也缓缓落了下来。

    她的剑上并没有再使出力量来,只是用一双寒星般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叶清玄。

    没有一丝情感的波动,但叶清玄依然不敢直视。

    锵!

    柳轻烟还剑入鞘,叶清玄没有用丝毫力量妨碍。

    “这一次,你能接住我一剑,不代表你下一次还能接住!”

    柳轻烟冷冷一句,转身欲去。

    “柳姑娘……”叶清玄开口唤道。

    柳轻烟身影一顿,并不回头,冰冷至极的声调缓缓传来道:“我这一生,父母早亡,同宗漠视。唯有两个弟弟与我相依为命,度过童年的那段苦楚生涯。轻侯、轻尘,是我这辈子最在乎的亲人,叶清玄,无论事实真相是什么,轻尘因你而亡,我都要你用性命来赔偿。”

    话音落,人已杳,唯留香如故。

    叶清玄长叹一声,缓缓坐在地上,之前赢得比赛的欣喜早已烟消云散,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藏书殿,连再次起身的力气都懒得用出来。

    真是……

    何苦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