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心怀天下
    王之推心中惴惴,但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叶清玄是自己启蒙恩师极为相信之人,本身也是天绝榜上有数的高手,应该信任。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重回道场中心,当即长剑横在手臂,拱手一礼,道:“尚余八剑,朱兄,请!”

    朱涵冷嘁一声。“我已见过你这八招剑法,已是占尽便宜,你还想动手?不如费点心思,换过几招吧……”

    王之推肃容道:“劳朱兄费心了。既然朱兄笃定会赢,之推换不换剑招,又有何妨?”

    朱涵大声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看剑!”

    朱涵之前已经让叶清玄传授的三招剑法弄得狼狈不堪,这次虽然知晓最后的八剑招法,但若让王之推抢先出手,只怕大有问题,与其出现意外,不如自己率先抢攻,破坏对方的节奏。

    朱涵这一剑,剑尖嗡嗡作响,显然暗运了罡气,深得快准狠三要。

    王之推脑子里还在想着叶清玄最后的一句话,冷不防对手抢先出手,下意识地就想横剑格挡,却不料耳畔突然传来叶清玄的大喝:“笨蛋,不懂得以攻代守吗?”

    王之推脑海中倏然一亮,原本的格挡剑招一变,侧身闪避,同时长剑前刺,使得正是叶清玄传授八剑的第一招“尚古之书”。

    朱涵想不到对手反应如此出人意料,平日里教席传授的剑招,不应该是用“礼剑”来抵挡吗?他怎能用这一招反攻?

    惶急之下,他下意识地用往日里教席传授的剑招抵挡。

    当的一声,朱涵身躯微颤,小退半步。

    可这一来,王之推顿时抢得先机,后续招法源源不绝,剑法凝然厚重,刷刷刷一连三招,正是叶清玄刚刚传授的剑法。

    这三招剑法,一招快似一招,浩然正气竟然自然而然地升起于剑尖之上,竟然是剑意轻易催发了罡气,招式宛如滚滚大江之水,向东流去。

    这一瞬间,所有儒门弟子目瞪口呆。

    在世人眼中,此时的王之推一手负于背后,一手长剑前指,宛如站在船头、指点江山的绝代大儒,面对滚滚大江,朗声高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而他脚下的滚滚大江,化为手中利剑,而迎面的朱涵,却瞬间变成了在江水中不停摇摆、随时可以倾覆的小舟,凌乱纷纷地避让着迎头打来的大江之水。

    王之推胸中豁然开朗,沉积多年的抑郁在这一瞬间冰消瓦解,只觉得天宽地广,此刻胸怀无比壮大。

    这一刻,他终于领悟了儒学的精义,那就是“心怀天下”。

    曾有大儒名言:“君子,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只有懂得了“天下”,只有拥有了“心怀天下”的气度,才能将这儒门十三部经典演化的剑法,达至“兼济天下”的目的。

    哪怕面对至仁至孝的“七十二贤”,与“天下”比起来,也不过是小贤罢了。

    王之推领悟“心怀天下”的儒门精义,整个人的信心气质登时为之一变,手中长剑宛如指点江山,滚滚的大江,也不过只是他指掌之间罢了。

    叱!

    朱涵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三招,竟然把他逼至如此境地,此时此刻,放佛他才是那个武功低微、上前讨教的小子,无边的羞愧萦绕心头,一声大喝,先天罡气倏然爆发,长剑如大刀般向前直劈。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朱涵会这般失态,面对澎湃的先天罡气,滚滚大江般的剑意同样被激流回冲得支离破碎。

    全场大声惊呼的声浪,几乎掀开了道场的屋顶。

    可就在这个时候,王之推微微一笑,接下来剑招一变,凝重的剑尖荡起三招剑法,竟然又是叶清玄吩咐倒序施展的剑招。

    刹那间,朱涵先天罡气冲撞到了一座大山。

    此山以浩然正气凝练,巍峨入天,形如擎天之玉柱,不倒之昆仑,牢牢护住了王之推的身体,哪怕对手的攻势运用了先天罡气,竟然依旧破不开这支撑天地的大山。

    原来这三招剑法连着用起来,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防御力!?

    所有儒门弟子放佛进入了一个新天地,一个用剑意和儒学创造的新天地。

    七招一过,朱涵已然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

    他想不到,原本儒门最低级的入门剑法竟然可以如此厉害;

    他想不到,自己运用先天罡气的一招,竟然攻不破后天修为者的防御;

    他更想不到,自己最后的心思,最后不计后果的一招,竟然早已被叶清玄计算在内……

    那个叶清玄竟然如此厉害,难道是神人不成?

    他怕了,他恐惧了!

    七招已过,他取胜无望,但也不想丢尽最后一丝颜面,让对手战胜自己。

    于是,他想要逃!

    狼狈后退……

    哪怕你叶清玄心算无敌,但我不与你交锋,你又如何取胜?

    但是,他想得再好,却依然没有料到自己遇到的情景……

    当自己的先天罡气如激流一般撞到高山,二者之间不是交锋,不是互相抵消,若是在王之推的第七招手中,激流被高山阻挡,倒卷而回。

    呃!?

    朱涵心底吃惊,但心下却是大喜。

    如果最后一招,他只想着进攻,只怕再厉害的招式也会被倒卷而回的罡气抵消大半威力,但自己想逃,那便是天助我也。

    借力,逃遁!

    朱涵护身罡气抵在前方,当冲力袭来的那一刻,刹那间,身躯倏然飘起,任凭冲击力撞得他差点吐血,但依然飘出去三丈有余,安然落地。

    但待他得意地抬头观望之时,原本就在前方的王之推竟然消失不见,心头一惊,四周惊呼声已然鹊起,同一时刻,一把冰冷的长剑从后方伸来,轻轻搭在他的肩头。

    王之推淡然的声音响起道:“原来‘剑易’这一招,最重要的不是剑法,也不是步法,而是依靠凝聚剑尖的心神,感应对手罡气的变化,进而预判对手下一招的手段……原本叶兄指示我以左手攻击,给你个惊喜,但既然你已决心逃遁,我又怎会坐视你逃走呢?朱兄,你败了!”

    哗——

    这一刻,四周近万儒门弟子齐声鼓掌欢呼。

    自己师门败给了外人,那是丢人,但自家弟子用自家的剑法赢了高手,那便是惊喜了!

    朱涵一时间目瞪口呆,抬头望去,自己的父亲已然拂袖而去,而那神秘莫测的叶清玄,也已身影全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