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书法舞技
    程卫宇,儒林学院十大弟子之一。手中一杆判官笔,以书法入武,施展起来气象万千。

    而陆云萱,承袭了公孙大娘的剑器之舞,姿体之优美,宛如仙女下凡。

    这剑器之舞,诗圣杜甫见了为之慨叹赋诗,草圣张旭为之习得狂草精髓,画圣吴道子为之领悟画道至理。

    一舞成就三圣,可见这剑器之舞何等厉害。

    二人这一交手,便令在场所有人都见识了一场绝佳的视觉享受。

    程卫宇笔法森严,一笔笔便如长剑的刺划。

    陆云萱剑器纵横,绸带飘飘,宛如九天玄女在天地间尽情歌舞。

    甫一交手,程卫宇便知道遇上了人生劲敌,判官笔一挥,朝着陆云萱的两个肩头连点两下,接着又是横着两扫,却是“关”字的开头。

    只是这一连四招都是虚的,只有最后的一撇一捺的“人”字,才是实招。

    眼见对手剑器晃动,知道虚招令对手分神,程卫宇连忙又是两笔实招,将一个“关”字写了出来,同时迫切想要见到对手手忙脚乱的情景。

    未料到陆云萱对他的虚招实招全都没有看在眼里,身躯陡然向后飞出去一丈距离,正好避开程卫宇的攻击范围,手中剑器一抖,如同凭空御剑一般,抓着剑柄后缠绕的绸带,凌空远远控制剑器,一瞬间,陆云萱的剑器达到了一丈有余的长度,不但避开程卫宇的招式,更控制剑器,直刺双眼而来。

    啊!?

    程卫宇未料到对手的招式如此变幻莫测,连忙一低头,不退反进,极速逼近到了陆云萱跟前,一举手,又是两点两横递了出去。

    原来此时程卫宇书写的,正是《诗经》上的“关雎”一篇,开篇正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程卫宇一连写了两个“关”字,正待再写“雎鸠”二字,却见眼前彩带飘舞,瞬间封死了自己的笔法。

    程卫宇一咬牙,继续书写,那彩带倏然收紧,登时将他的判官笔缠绕了个结实。

    哼。

    程卫宇冷哼一声,舍下判官笔,从后腰一拔,又是一根短小的判官笔,继续上前书写。

    之前的“关关”二字,用得是楷书,而这“雎鸠”二字,用的却是草书,笔法苍劲狂傲,可是还没等他写完一个字,又是漫天彩带飘至,封住了他的招式进程。

    这次程卫宇不敢大意,无奈之下只好收笔躲闪,但双脚连环,却是以脚代笔,用字迹攻向陆云萱。

    咻。

    彩带束紧,登时缠住程卫宇一条大腿,剑器却是灵蛇一般盘旋而上,直插程卫宇腰际。

    当——

    判官笔与剑器第一次毫无花俏地碰撞一次,程卫宇暗施先天罡气,顿时荡开了剑器,同时护身罡气一涨,也趁机挣脱了彩带对脚踝的束缚。

    程卫宇脱离缠绕,连忙后退三丈,一时间额头冒汗,不敢轻易出手。

    对方交手数招,程卫宇这副“关雎”之篇的第一句,还未写完,便被陆云萱连续封挡,无法使全,这种感觉就像是刚拉了一半屎,再硬生生地憋回去,满身的不痛快。

    对面的陆云萱封挡住了他的笔意,也不追赶,只是笑呵呵地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当我没读过书是吗?第一个字出来,就知道下面的诗句了,就算你笔法变化再多,但非要古古板板地写完,又按照顺序,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程卫宇冷哼一声,道“有本事,再接我下面的一招试试!”

    话音一落,程卫宇再次欺前。

    大笔现往上虚点,自左向右一个短横,接着从上至下一笔下来,劲力充沛,在最后微微一勾,笔下以行书写了个“永”字的开头。

    此次所用乃是行书,笔力如刀,但形意飘逸,竟是书圣王羲之的《兰亭序》。

    这个“永”字刚写了一半,陆云萱剑器递出,先是刺向他左眼,还未等他以书法抵挡,脑后锐风呼来,却是另一支剑器被她用彩带控制着从脑后飞来。

    程卫宇吃了一惊,判官笔急忙前点后挑,砸她剑器。

    但陆云萱这一招都是虚的,仅是姿势漂亮,这一剑并无多少力道,却逼得程卫宇只用了半个字,一篇《兰亭序》又戛然而止,使不下去了。

    但这次的行书之中,《兰亭序》乃是他得意武学,一出招便自然地灌注了全部精气神和罡气,陡然中途停顿,不但笔路为之窒滞,同时内力改道,经脉一时剧痛,只觉得丹田中一阵气血翻涌,差点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只能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陆云萱宛如猜中谜语般地跳跃,“你这是‘永’字的半笔,用的又是行书,你要写‘兰亭序’。这句话是‘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对也不对?”

    程卫宇暗吃一惊,想不到这个小丫头如此聪慧,但他却不想被对方损了颜面,冷哼道“错。自作聪明,我这是‘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

    程卫宇笔法运转突然加快,刷刷刷连续几笔,写了个“夜”字。

    这一招,用上了先天罡气,那笔锋处宛如金光凝聚,竟然凌空浮现一个金色的“夜”字,只是朝前一点,那“夜”字横空呼来,越过三丈距离,越变越大,直接拍向陆云萱。

    初时只有巴掌大小,但到了陆云萱跟前,已经涨大到一人大小。

    陆云萱双手剑器拧成一股,如钻头般迎面钻去,待字迹到了眼前,啵的一声 更新快,破碎成无数块纷乱的罡气。

    咻,咻咻。

    没等陆云萱喘一口气,对方已经连续写满了这句话,一排排的金色大字,朝着陆云萱拍来,就像是漫天的金色手掌。

    程卫宇施展了这一套之后,笔法又变,重新回归“关雎”之篇,只不过书写的顺序完全颠倒混乱,笔法纵横飘忽,流转无方,同时大笑道“多谢姑娘指点,这一次我打乱笔法顺序,看你如何封我笔法!”

    话音刚落,对面已经被他笔法压制的陆云萱,突然大喝一声,原地飞身而起。

    程卫宇冷笑一声,正待再出几招,不料脚下突然一紧,自己瞬间被扯得倒飞而起,还没容他反应过来,全身罡气竟然被彩带上的怪异罡气硬生生封印,眼前一花,对方的剑器已经轻轻搭在了他的咽喉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