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长命银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狡你奶奶的辩!”马云勇大骂一声,上前一把抓起地上的钢板,往前一伸,道:“看清楚这是什么,再来说话……”

    “这是……”

    所有人都诧异地仔细观看,那块钢板造型别致,宛如云锁,上面雕刻繁复花纹,正中似乎还有几个字……

    但无论如何,也是一块钢板啊……

    “一帮瞎子难道不认识字?看仔细了,这是老子的长命锁!”马云勇傲然地一抬下巴,将那钢板横在胸前,接着反光,上面的四个大字清晰可见——

    一!本!万!利!

    我——靠——!

    这是长命锁!?

    谁的长命锁个头跟个盾牌一样,上面不写“长命百岁”、“平安富贵”这样的吉祥话,却写个“一本万利”这么粗俗的字眼。

    所有人的顿时目瞪口呆。

    马云勇对着长命锁比划道:“这是烂银的长命锁,就是个头大了点,那又怎么样,老子家里有钱,乐意带这么大块的,怎么……嫉妒爷爷家里有钱啊?”

    噗……哈哈哈!

    孙坤、侯亭再难忍受,终于狂笑出声。

    所有儒门弟子几乎暴跳如雷,再无之前的纪律可言,一个个狂吼着就要冲下台,狠狠揍着大胡子贱人一顿。

    “都给我安静!”

    淳于懋一声咆哮,脑袋上青筋直冒,指着台上的马云勇,冲着叶清玄等人吼道:“这就是贵派教出来的好弟子?长命锁,长命锁有这么大个的吗?当我们傻子么?”

    叶清玄歪着脑袋看了看,嘴里啧啧有声,道:“不可否认,这块长命锁个头大了点,但也不可否认,这就是块长命锁啊。但既然贵派反对……弟子马云勇——”

    “弟子在!”马云勇恭敬一礼。

    叶清玄朗声道:“儒林学院的师兄们讨厌你的长命锁,你就赶快收起来好了。免得说咱们胜之不武。”

    “遵命。”马云勇傲然领命,将“长命锁”一丢,“接着。”

    林云聪稳妥接住,这一边马云勇哈哈一笑,道:“楼师兄,老子的长命锁累你心烦了,现在咱们一身轻,再次交手吧?不过即便我去了长命锁,但楼师兄也不用收敛先天罡气,还是用上吧,免得输了不认账!”

    贱人!

    楼世歆心中大骂,手中宝剑更是嗡嗡作响,运集了力道,却是不再使用先天罡气,仰头大喝道:“我儒门弟子从来不仗势欺人,既然你不再用阴招,我便不再用先天罡气,你我便以后天境界的修为,见个真章吧!”

    说完一声大喝,抖手一剑,舍却任何花招,竟是以无比迅捷的速度,迎面一剑,直刺对方胸口。

    “来得好!”

    马云勇咆哮一声,迎面冲去,同样一拳轰出,再次直奔楼世歆的脸颊。

    二人这再一次的出手,竟与第一次交手时的招式一模一样。

    楼世歆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没了那狗屁长命锁护佑,这次你还敢跟我玩这一套,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同样的身躯一扭,脚步一滑,避过拳风的同时,长剑嗡然声响中,倏然刺中了马云勇的胸口。

    好——

    四周儒门弟子欢呼而起,这一次,还不要了你的小命。

    但叫好声只维持的半声便已呆滞,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一脸不能置信地看着刺中对手的一剑,再次被挡在对方的身体之外,未能寸进。

    而马云勇呼啸的拳头,已经直接呼在了同样目瞪口呆的楼世歆脸上。

    砰!

    楼世歆身体在空中打旋,飞出无数亮晶晶带着血丝的牙齿,整个人还未落地便已昏了过去。

    要不是马云勇手下留情,只是这一拳,楼世歆连脑袋都别想留下。

    楼世歆的身体飞出去十丈距离,直接滚出了道场。

    哄——

    整个道场都完全炸开了锅。

    “作弊!”“无耻!”“竟然还藏有护具!”“欺人太甚,杀了他们!”

    人头涌动,人影纷纷,顷刻间已经有十多名儒门弟子飞下道场,冲着马云勇杀去。

    轰!

    马云勇一拳轰在地上,激起的震荡波瞬间将靠近的十多道身影击飞。

    “混账!”淳于懋怒不可遏,一拍扶手就要飞身上前,亲自出手。

    只见这时,道场上的马云勇一声咆哮,猛地在人前扯开道袍,露出森森胸毛,大吼道:“狗日的东西,看清楚,老子这里只剩下衣衫和胸毛了,难道你们儒门比武,难道还要老子光着膀子,刮干净胸毛,你们才叫公平吗?”

    所有身影顷刻停滞,所有声音刹那无声。

    所有人身躯颤抖,分外不能相信地盯着马云勇。

    朱少陵猛地一拍扶手,昂然而起,大吼道:“你们都给我退下,成败就在眼前,难道让武林同道笑话我们儒林学院不成?”

    接着倏然一转身,目光扫过叶清玄等人,恨得几乎咬碎槽牙,阴声道:“贵派弟子好精深的护体神功啊!有了如此神功竟然还佩戴护具……”

    “不是说了吗,那就是他们家祖传的‘长命锁’!”叶清玄轻描淡写地道:“我这师侄,不但天生神力,还修炼了护体神功,所谓的利用护具取胜,根本毫无必要,此时证明,贵派实在是小题大做了。”

    朱少陵几乎气晕过去,要不是之前的护具,怎会让楼世歆认定对手防御力低下,又怎会故技重施,结果被再次惊到呢?

    “好手段啊,好手段。叶道友和贵派如何快速崛起江湖,今日本监司还真是见识了呢。”朱少陵咬牙切齿,忍不住大吼道:“这一局,昆吾派取胜。下一场,程卫宇,去讨教一下昆吾派高招!”

    “弟子遵命!”

    程卫宇面色阴沉,缓步走上道场,对着昆吾派众人一拱手,沉声道:“哪一位上前指教?”

    陆云萱脚下一顿,小仙女一般落在台上,娇声道:“就让我来指点你一下吧。”

    程卫宇登时大皱眉头,面露不屑——

    女人?

    身子轻轻一转,侧对陆云萱,冷声道:“贵派没人了吗?还是换个弟子上台吧,我不跟女子动手……”

    陆云萱冷嗤一声,道:“你给姑奶奶装什么装,还不跟女人动手,连着两场你们都输了,还装什么清高……想说话有人听,先赢了我再说,否则给姑奶奶我闭嘴。”

    程卫宇别噎得身子一僵,满脸通红地拂袖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姑奶奶用得着你来养?什么东西!看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