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一块钢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云勇在场上大吼挑衅,早把儒门弟子气得不轻。

    朱少陵忍不住冷笑一声,讽刺道:“绿林的出身?哼哼,贵派还真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叶清玄哈哈一笑,道:“英雄莫问出处,只要有斩妖除魔的勇气,惩恶扬善的决心,便是我昆吾派的好弟子。”

    淳于懋忍不住冷笑几声,鼓掌道:“好,说得好。如此看来,我儒林学院只收清白人家的子弟,当是错了?”

    “我可没这个意思。”叶清玄冷嘁一声。

    “是对是错,还是比武场上见真章的好。”淳于懋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指了指台上,道:“看,我儒林学院的弟子上场了。”

    马云勇正在台上向四周大肆咆哮,就听见背后衣袂破空声响起,回头时,一个长相异常英俊潇洒的书生跃上道场,站在五丈之外,冲他拱手一礼,道:“这位师兄,在下楼世歆,特来……”

    “少婆婆妈妈的,我也不是你师兄,我才十八,你多大了?”马云勇挑着下巴喝问。

    啊!?

    这货十八岁!?

    看着满脸大胡子的马云勇,壮硕雄伟的身材,只怕没有三十,也有二十七八了,说他只有十八岁,谁会肯信?

    全场瞬间呆滞,接着哄堂大笑。

    淳于懋笑得前仰后合,讽刺道:“这小子还十八岁?真够逗的。我看他不像是绿林出身,倒像是下九流说相声的出身吧?”

    哈哈哈……

    教席台上,顿时一片大笑声。

    而叶清玄这面的席位,却是一片静默,侯亭更是冷声低哼一声道:“这哪里还有谦谦君子的模样,简直一群流氓。”

    叶清玄却是毫不在意地一笑,淡淡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流氓嘛,就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这边说话之际,场地内的两人已经见礼动手。

    那楼世歆手中一把三尺长剑,而马云勇却是擅长拳脚,二人甫一动手,便是一招硬拼。

    楼世歆刺出一剑,马云勇却是想也不想地递出一拳。

    剑刺胸前,而拳头却是对准了对手的脸面。

    马云勇对剑锋的不管不顾,令在场所有人都是诧异非常,要知道手持长剑,要比单纯的手臂多出三尺有余,就算拳法再快,也是剑锋先一步刺中马云勇的胸前。

    可马云勇非但不躲,拳头竟然还施加全力,距离楼世歆的脸部尚有三尺多的距离时,空气中已经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强大的拳力压迫空间,即便没有先天罡气,竟然也让楼世歆感受到了强大压力。

    楼世歆大吃一惊,料知对方拳力有异,身躯一扭,避开拳风,剑招却是不变,依旧先期到了马云勇胸前。

    叮!

    剑锋刺中马云勇胸前,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剑刃一弯,竟是刺不进去半分。

    刹那间,马云勇哈哈一笑,拳头已然凶猛挥来,楼世歆吓得原地滴溜溜一滚,强大的拳风,轰然掀飞了道场上一大片地席,整个地面都硬生生一震,方圆一丈范围内,地面下陷一寸有余,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拳印。

    马云勇已经达到第九重的实力,拥有了九龙九象的狂绝巨力,哪怕不施展罡气,仅凭速度和力量,就对空间形成碾压,继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气拳。

    只此一击,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朱少陵等人差点跳将起来,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功,又怎么可能练得如此神力。

    这一拳之威,仅凭空气压力就这么大威力,只怕有近十万斤,别说先天罡气,就这力道,又怎会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

    朱少陵看得眼皮直跳,转向昆吾派的方向,冷声嘲讽道:“几位道友,昆吾派真是好心思啊,这么厉害的弟子竟然一直藏在山上,不曾在江湖扬名,看来昆吾派的目标,不止是武林十大门派吧?”

    朱少陵话里有话,说昆吾派深藏如此多的实力派弟子,不让在江湖上露面,肯定是野心勃勃,意图称霸武林。

    殊不知,整个昆吾派弟子,几乎水平都是超高,只是自己门派内的弟子循规蹈矩,有些落后罢了。

    只是这些因素,朱少陵不知道,也不愿知道。

    面对质疑,封清岩和叶清玄只是笑而不语,也不解释,只是贺清竹淡淡道:“世人多有谬误,朱监司怎也不能免俗?”

    “哦,此话怎讲?”朱少陵反问。

    贺清竹淡然道:“多说无益,还是看我昆吾派行事吧。”

    朱少陵还待争论,此时四周再次响起惊呼之声。

    原来那楼世歆连续几次出击,都未能对马云勇造成伤害,结果还差点被其拳风扫到,重伤当场,情急之下,竟然用上了先天罡气,以境界压迫对手,连续几道剑气切割在马云勇的道袍上,结果嘡啷一声,从胸前掉下一块半寸厚的钢板。

    “无耻之徒,竟然投机取巧。”楼世歆气得破口大骂,脸色通红。

    四周儒门弟子也是一片哗然,纷纷大骂昆吾派不要脸,公平比武之下,竟然暗藏防具,塞了这么大一块钢板在胸前,怪不得楼世歆几次无功而返,若是没有它,只怕儒门早已取胜。

    主席台上,封清岩气得大翻白眼,叶清玄却是一脸无辜。

    而对面的淳于懋早已愤然而起,怒吼道:“昆吾派道友,大家本着专程讨教的心思,才请几位参与我论道日大会,为何台上会出现此等情景?你们暗藏防具,莫非是输不起,还是故意践踏我儒林学院的尊严?”

    看上去老眼昏花的程熹也叹息一声,“唉,终究是年轻人,取胜心切,使了点小手段。并非不可饶恕的罪过。”

    “文阁大人!”淳于懋不爽道:“对方暗藏防具,这次比赛已然不公,难道不应该惩处?”

    程熹笑了笑,看向叶清玄等人,“几位怎么说?”

    叶清玄也笑了笑,对着台上的马云勇吼道:“喂,人家问你怎么说?”

    众目睽睽之下,那马云勇毫无愧色,一腆肚子,吼道:“小师叔,我可没有暗藏什么防具……”

    淳于懋暴怒,指着地上钢板道:“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