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第一场毕
    程卫宇等四人对于冷如松的快剑极为熟悉,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冷如松,怎会如此大意,竟然在个十六岁少年面前,一招落败,不由得纷纷惊愕,一肚子的疑问憋在心里。

    甚至就连主席台上的朱少陵,所有儒门的人手心见汗,紧紧握拳,看着场上二人。

    冷如松做好了再战的准备,但后背却是慢慢渗出了冷汗。

    因为在他面前的陆云明,竟然一点破绽都没有,甚至感觉不伦从任何角度出击,对方下垂的剑尖都瞬间搭在他的咽喉上,这让他无从出手。

    而站在对面的陆云明,此时却有些战战兢兢。

    昆吾山上十多年,陆云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剑术到底在什么境界。

    满门的师兄弟,个个惊才艳艳,陆云明偶有胜局,也赢得极为艰难。在他这一代弟子当中,论剑术,拍在第一位的当是七小中的肖云峰,而像年长几岁,已经在江湖上闯出名号的“血手”呼延云柱、“参差剑”陆云东、“嵩阳剑”云崇、“绕指柔”谢云安、“阴阳刃”郭云飞……这几位师兄,或是在南朝任职,或是行走江湖,但无一不是剑道大家,陆云明自认还没有能力挑战。就是对阵归鳖生那个玩意儿,都是取胜极难。

    这就养成了陆云明分外看轻自己的剑术,以为满江湖都是这样的高手……

    可是今天,他非常茫然。

    为什么他这半吊子的剑术,竟然能将儒林学院的精英弟子打败?而且这个冷松浩,分明是儒林学院这一代弟子中不可多得的高手。

    要知道,他练了十几年,也只是将昆吾派的入门剑法掌握纯熟。连都很少练习。

    故而面对轻易取胜的冷如松,先天以为是自己的不是,心下更是忐忑不安。

    但其实,这套入门剑法,经过叶清玄的统筹整理之后,简直就是天下一切剑法的根源。当年叶清玄讲解剑招,每一招每一式都讲得精彩绝伦,令人回味无穷。

    无论面对何种兵器的敌手,所有破解之法,以及防守之道,都讲的清清楚楚。这让七小对这套入门剑法,已经达到破忘之境。

    不破不立,先破而后立。

    这已经是将“总决篇”的剑意全部植根在七小的心田之中。

    而除了肖云峰之外,以陆云明学得最为深刻。

    只不过,他还没有清晰的认识罢了。

    这样的剑法,怎么能够打败冷如松?

    陆云明满脸郁闷,觉得利用偷袭赢了一次,实在丢脸,好在对面的冷如松师兄并没有在意,果然是个谦谦君子,这第二次出手,自己一定要严守规矩,不再出错。

    心下笃定,陆云明一弹剑锋,铮然声响中,朗声道:“冷师兄,刚才是小弟不是,这一次重新出手,还请注意了!看剑!”

    身随剑走,剑在人先。陆云明一出手,原本惶急的眼神顿时一凝,放佛变了个人似的,剑尖破空之声嗡嗡作响,刹那间递到了冷如松面前。

    自然又是一招“清风迎客”。

    冷如松原本有些后悔让对方先出手,但此时反悔未免太过丢人,只是一犹豫间,对方的一剑又电闪一般地刺来。

    叱!

    冷如松大喝一声,早已离鞘的宝剑直接封向陆云明直来直往的剑刃。

    这一剑,冷如松虽没有使用先天级别的罡气,但仗着自己成年力大,而对方年轻体弱,将所有力气贯在了剑锋之上,想要凭借力气出其不意地挡开对方的剑锋。

    只要一磕开对方的攻势,保证自己后续的快剑杀招便可以使出,任凭对方剑术再高明,只怕也跟不上自己的节奏

    对方毕竟是个少年,能有多少对敌经验?只怕剑光在他眼前一闪,他就已经慌了,绝对坚持不了几招的。

    叮!

    清脆的撞击声响起,陆云明看似比不上对方的膂力,长剑顿时被冷如松磕开,连剑身都有些微微打弯,陆云明胸前顿时门户大开,冷如松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猛地抢占中位,手中宝剑刷刷刷一连二十剑电闪雷鸣般地刺了过去。

    在现场所有人的眼中,只见到冷如松手中宝剑化为一片光线,倏然闪光地落向了对手胸口,顿时惊呼喝彩声爆起。

    朱少陵等人掌心一松,笑容浮现。

    可这次的喝彩声刚刚掀起一半,众人顿时又再次僵直,就连朱少陵等儒门教席脸上的自信一笑,都完全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就在冷如松剑光如电,连续闪耀的瞬间,宛如从九天之外落下的法宝,瞬间将漫天电闪雷鸣都收入到了一鞘之中。

    冷如松目瞪口呆地看到了这一切——

    面前的陆云明,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伸手,伸出的是握着剑鞘的左手,自己连续二十剑的宝剑,带着漫天电光的快剑,就仿佛变戏法一般,那么轻易而又准确地插入到了对方的剑鞘之中,放佛是自己递上去,漫天电光,也随之烟消云散。

    陆云明脚跟一转,手腕一扭,身躯动也未动,原本荡开的剑锋就那么转个弯,再次出现在了自己咽喉。

    而这一次,因为自己向前的冲击,不但递过去了自己的长剑,连自己的脖子也没有例外。

    当一切尘埃落定,场面又出现了最开始那一招后的一幕。

    冷如松被陆云明单剑点在咽喉上,轻松取胜。

    冷如松浑身发抖。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一剑,我竟然根本躲不开!?

    冷如松不知所措,全场儒门中人都是不知所措。

    这一场,输得太简单了。

    一招落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任凭冷如松的剑快至毫颠,但若是连剑招都施展不出来,再快的剑又有什么用?

    “还要再来一次吗?”陆云明天真的一笑,眼神中早已没有刚刚的惶恐,对着冷如松轻声道:“刚刚我还以为是我的错,是我偷袭你,才令人落败。但这一次我看明白了,你不是没有准备好,而是你的剑法实在太菜!”

    随着陆云明的话,全场儒门弟子都按耐不住了。

    可是他们也只能低声咒骂冷如松的无能,却无一人敢质疑这场比赛的胜负。

    “饭桶!”朱少陵捧起茶碗,低声喝骂了一声。

    程熹微眯的眼中精光闪现,接着再次缓缓闭合。

    哼。

    只有淳于懋最为生气,狠狠地瞪了叶清玄一眼,手下靠背椅的扶手都被他捏得咔咔作响。

    冷如松双目通红,心中万分不甘,他的名声毁了,毁在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手中,他在儒林学院的地位将一落千丈,甚至再难立足。

    锵。

    陆云明还剑归鞘,淡然道:“你的剑法太古板,一出招就知道你要干什么……须知剑随意动,意由心生,心动则剑动,意至则剑达……你还是连连贵派的基础剑招吧,甚至时候能把这些剑招全都练忘了,什么时候就成了……”

    忘剑之道!?

    冷如松瞪大了双眼,不能置信地看着一脸天真的陆云明,喃喃问道:“你……你的剑招,都忘了吗?”

    “差不多了!”陆云明想了想,道:“忘了差不多一半了……”

    我……艹……

    一个还未入先天的少年,竟然在剑意上达到了半步的“忘剑”之境,这是许多归虚境高手都未能达到的境界,令人匪夷所思,但却是万般的真实。

    冷如松原本不甘的心态顿时一敛,恭恭敬敬地一礼,说道:“陆小师弟,为兄,输了……”

    说完,连剑也不拿,转身洒然而去。

    四周对他一片指责喝骂之声,他竟然昂然挺胸,面带微笑,放佛领悟了什么一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