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恬不知耻
    陆云明拖拉着步伐上场,一脸不爽。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十六岁的陆云明比之冷如松,足足矮了一头还多,不由得半仰着头望向对手,一拱手道:“昆吾派陆云明,请冷师兄指教。”

    看到对手是个一脸稚嫩的半大孩子,而且还是对面看上去实力最弱的一个,冷如松更是心头火起,咬着牙道:“小道士,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

    “十六岁,哼哼,还没到先天境界吧?”

    陆云明诧异道:“是还差点……有问题吗?”

    冷如松冷哼一声,转头向主席台的朱少陵深深一礼,沉声道:“启禀朱监司,昆吾派弟子竟是个连先天境都没有突破的孩子,实在太过儿戏,如松胜之不武,不愿出手。请监司明鉴。”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议论纷纷。

    既又赞赏冷如松风度的,也有讽刺昆吾派实力不济,故意派个孩子上场糊弄的……

    所有儒林学院的人,无论是学子还是教席,全都脸色不好看。

    此时却听朱少陵叹息一声,冷如金石的声音响起,道:“几位道友,我家弟子所述不差,冷如松的剑术,在我儒林学院众弟子之中,也算是极高的。贵派以一介孩童下场,确是……呵呵,几位道长都是剑道大家,若是有意,何不亲自下场,指点一番。免得这冷如松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朱少陵的话,不但挑明昆吾派个孩子上场,输了也不丢人的小心思,更分明是看不起昆吾派的众人,言明只有封清岩、叶清玄等江湖上声名赫赫的剑手上场,才敌得过冷如松。

    这番话一说出来,众多儒门弟子都是嘴角犯笑,便是冷如松也傲气复返,转身朝着叶清玄等人方向一礼,道:“如松请几位道长指教。”

    “我师叔师伯是不会下场的。”陆云明撇了撇嘴,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冷如松,用他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嗓音说道:“你既然担心内力朝我甚多,不如我们只较量剑法好了……反正贵派的内功我们也无从指点,论道,论的不就是剑道吗?咱们比剑!”

    陆云明这一番话,说得冷如松瞬间愕然,不禁转头再次看向朱少陵。

    朱少陵脸现怒气,想不到叶清玄这样的狂妄,底下的弟子也这么狂妄,冷言道:“说得好。如松,你听到了?论见识你是差对方一筹了。还不依言应战?本监司命你不得使用先天期的内力,否则,便算是你输了。还不好好向这位小师弟讨教剑法?”

    “弟子遵命。”冷如松恨得牙根痒痒,这帮子昆吾派的臭道士,一个比一个可恶,既然这小子出言不逊,就让我用快剑教训教训你好了。

    想到这里,冷如松面向陆云明,一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就像小师弟讨教昆吾派高招了。”

    “好。”陆云明点了点头,“那冷师兄出招吧。”

    冷如松冷笑了一声,说道:“这里是儒林学院,在下是主,小师弟是客,还是小师弟先出招吧。”

    此时四周儒门众人早已等得不耐烦,见二人又开始闲扯,武阁之主淳于懋不禁嚷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还不开始?”

    陆云明耸了耸肩,拔出长剑,一指冷如松,说道:“冷师兄,得罪了。”

    话音未落,脚一点地,人随剑走,只见剑光一闪,片刻间已经到了冷如松面前。

    却是由叶清玄引入青云观的入门剑法,的起手式“清风迎客”。

    七小因为从小跟着叶清玄,故而入门武功便学的和,更以一整套修炼法门,从吃穿住行,甚至睡觉、打坐,都无时无刻不锤炼内功剑法,如果对这套剑法极为熟悉,信手拈来,自自然然,就像吃饭走路一样从容不迫。

    此时,冷如松面上那一抹讥讽的笑容还没能完全展开,陆云明电闪的一剑便已经到了眼前。

    一向快剑著称的他,连剑也来不及抽出,惊呼一声,连鞘横在了自己身前,陆云明顿时皱眉,不明白为何这位自夸的儒林学院大高手,为何应招如此拙劣,心里泛起一种非常诡异的不安感觉。

    陆云明长剑一转,压在冷如松的剑鞘上,然后,借着冷如松的抵抗,一个非常巧妙地弹劲,将长剑再次回转了过来,轻轻一送……

    刚刚为冷如松叫好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儒门弟子均被惊呆。

    比武场上,陆云明的长剑,轻轻的搭在冷如松的脖子上,而冷如松双手捧着还未出鞘的剑,就像是要进献给陆云明一般。

    陆云明脑海中一片空白,百思不得其解——

    这……好像太简单了吧。

    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围观的近万儒门弟子,纷纷愕然,朱少陵等人也是惊大了嘴巴,万分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个小道士,剑速竟然超过了冷如松?

    他才多大!?

    便是封清岩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个冷如松怎会如此无能。

    似乎看到了师叔伯们的诧异表情,陆云明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做错了。

    是了,一定是我初入江湖,不懂得江湖规矩,对面的这位儒门师兄一定是向我行礼,我却趁他不备,出手偷袭……

    哎呀,丢人了。

    陆云明慌忙收剑,憋得满脸通红,歉然道:“冷师兄勿怪,小可不懂江湖规矩,趁师兄行礼偷袭,是我不对。呃,咱们重新来过……”

    对面的冷如松正惊得浑身发抖,刚刚自己还不可一世,结果转眼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就被人打败,本来羞怒焦急,但听到陆云明如此说,脑海中一震,暗道:对啊,刚才一定是我太过大意,才被对手趁机取胜的。

    由此顿拾信心,开口冷声道:“小师弟倒是知错能改。好,刚刚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我们再次来过。”

    “好。”陆云明施了一礼,微微后退。

    嗤。

    主席台上,叶清玄和孙坤,不由得齐齐嗤声冷笑。

    “恬不知耻。”孙坤道。

    叶清玄打了个响指。“没事,再赢他。”

    此时四周人群刚刚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来不及议论,顿时再次更加聚精会神地观看比赛。

    冷如松后退两步,呛啷一声拔剑在手,喝道:“小师弟,这次咱们真正来过,出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