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比赛将始
    有程卫宇在前,其他原本踊跃的报名人数突然冷淡了下来。

    程卫宇的层次,注定这次论道求教不同以往,若是自感差程卫宇太多的弟子,是绝对不会出面丢人的。

    “弟子朱涵,请昆吾派高手指教。”

    声音未落,人群再次骚动。

    朱涵,朱少陵的儿子。

    这一下与昆吾派针锋相对的味道可就太明显了。

    见到朱少陵眼神微眯,微微点头,礼官连忙再次呼喝道:“朱涵入列——”

    有了程卫宇和朱涵下场,所有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作为儒林学院这一代最杰出弟子的代表,这样的讨教大会无疑更加有看头。

    所有儒门弟子都是眼放金光,大呼不虚此行。

    随着报名声浪的减弱,出现的儒门弟子都是这一代精英中的精英,甚至有两人还曾入选过凤仪阁组织的“龙凤种子”高手。

    最后报名截止,除了入围的程卫宇和朱涵之外,尚有十二名儒门弟子。

    在礼官的安排下,这十二人将决出最后的三个人选。

    道场分成了三个方阵,十二人可以随意上台挑战,最后擂台上站着的三个人,就是最后的赢家。

    磬声响起,率先有一对弟子各持单剑对打起来。

    严肃的道场内顿时欢声一片,鼓劲加油之声不绝于耳。

    而这一侧,叶清玄、封清岩、贺清竹三名昆吾派二代弟子,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嘴角微笑,竟然齐齐阖上双眼,闭目养神。

    相比起昆吾派内的比武大赛,这些儒林学院的弟子实在是武功平平,没有什么看头。

    昆吾派于绝地中崛起,不知经历多少大战厮杀,即便是三代弟子中最无能的家伙,只怕也比这些死读书的书呆子强上许多。

    这些儒门弟子虽然剑法严谨,但却颇为死板,一个人是这个样子,三五个人还是一副模样,就连某个剑招施展的角度也没有丝毫区别,毫无个性可言,可谓是照本宣科的模范,堪称死气沉沉的武八股。

    叶清玄等人的此等做派,落在儒林学院一干人的眼中,却无意于十足的挑衅。

    叽叽喳喳的议论之声逐渐扩散开来,并最终呈现出一副群情激奋的场面。

    叶清玄几人不为所动,依旧沉默如故。

    此时三个台上已经站满捉对厮杀的弟子,一时间铿铿锵锵,热闹非常。

    不一会便有人落败,接着又有新的挑战者上台。

    比武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方才最终确定了三个请教者。

    “选拔结束。”礼官唱道:“请双方比武选手上台。”

    封清岩一挥手,四小鞠躬而下。

    这四人当中,陆云萱和陆云明,不过十一二岁,林云聪倒是过了十六岁,不过他身材矮小,面容俊秀,看上去跟陆云明差不多大,唯独马云勇五大三粗、外加满脸大胡子,别说十六岁,说他三十六岁都有人信。

    如此四人登场之后,顿时引起四周儒门弟子一片哗然。

    “搞什么东西?竟然派三个孩子上场!?”

    “昆吾派这是看不起我们儒林学院吗?竟然如此欺人!”

    “狂妄,狂妄,难道他们以为三个孩童就可以赢了我们五大青年高手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教训他们,千万别手下留情!”

    ……

    另一边的主席台上,朱少陵脸色铁青,目中寒光闪耀,却是一句话也没说,一旁的程熹似乎被声浪惊醒,看着台上,摇了摇头,道:“怎么上场的都是孩子?”

    反倒是淳于懋冷冷一笑,面向叶清玄等人道:“几位道友未免儿戏了吧?我儒林学院的‘论道日’虽然是以讨教之名,但机会难得之下,门下弟子出手都会用些真手段,若是因此令贵派后辈受伤,未免不美吧?”

    封清岩笑着答道:“既然是讨教,当然需要真手段,我这几个小辈都是毕门精心培养的弟子,我们也分外知悉他们武学的深浅,用来检验贵派高足的手段,正是合适。”

    淳于懋连连冷笑,道:“既然是贵派的要求,我们便勉为其难,应允了。不过此次比武五场,何至贵派只派出四人?莫非最后一人,是三位道长中的一人?”

    封清岩呵呵一笑,刚要解答,却听旁边的叶清玄懒洋洋地道:“我们这次身边就此四名弟子,若是非要分出五场胜负也好办得很……”挑了挑眉毛,叶清玄指了指四周密密麻麻的儒门学子,道:“这里面的杰出弟子这么多,随便挑选一个,让我指点两招,也就是了。”

    淳于懋闻之暴怒,强压下心头怒火,沉声道:“依叶道友的意思,只需在下面随便找个弟子,你来指点两句,就能战胜我派精心培养的精英弟子喽?”

    叶清玄晃了晃脑袋。“你这么说虽然有挑拨之嫌,不过……也是这意思,没错。”

    哗——

    这一次,已经算是公然看不起儒林学院的教学力量了。

    叶清玄这一句话,不但诸多学子极为不满,也完全在瞬间得罪了儒门所有的教学先生。

    瞬间,朱少陵三人后边的七位儒门长者“呼”地站了起来,纷纷指责叶清玄的狂妄。

    封清岩和贺清竹对视一眼,明白这是小师弟故意激怒对方,而且有极大把握能够取胜。

    这耳光打得越狠,就越发让人清醒。

    “清玄道友,此话未免托大了吧?”

    “儒门两千年传承,岂是你们这些蕞尔小派可以羞辱的?”

    “叶道友如此狂妄,少顷老夫说不得要下场讨教一二了,也请你给指点指点?”

    ……

    叶清玄一甩衣袖,懒洋洋地倒在椅子里,翘起一条腿,搭在了扶手上,瞥了瞥那几个白发苍苍的顽固老朽,奚落道:“两千年传承怎么了?凤仪阁超然大派的身份,只比儒林学院更强大,还不是所托非人,空然受其连累,结果一朝烟消云散,再难崛起?”

    “你……你敢把我等比作妖女卓惠梵?”一名老者气急。

    “怎么可能?”叶清玄诧异道:“你们怎么可能比得上卓惠梵?人家可是一手摧毁了凤仪阁,你们顶多耽误了门内几届学子罢了。”

    那白须老者咯喽一声,当场被气得晕厥过去。其他教书先生,更是跳脚斥责。

    “好了。”朱少陵此时冷言喝止,瞪了几个长老一眼,缓缓道:“何必逞口舌之利?还是下场见见真章吧。叶道友,就依你之言,随意挑选一人吧。”

    “好的。”叶清玄随意地一指,“就他吧。”

    全场鸦雀无声,顺着他的手指,齐齐转头望去。

    指尖末端,道场最偏僻的角落,一个拿着抹布、满脸羡慕之色的小杂役,映入众人眼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