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静心随念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众人一路沿着一条狭窄的山道,往小村的方向走去。

    转过山头,眼前豁然开朗。

    山谷内的土地被整饬得极为平整,此时入秋,麦田金穗垂垂,迎风荡起一片麦浪。

    麦田中,六七个农人正收割粮食。远端房舍俨然,碧池成片,修竹与桑林延伸于房前屋后。

    路之两旁,左侧竹林,右侧麦田。

    竹林外,古道旁,竖立一座竹子方亭。

    亭旁有一道流水潺潺的小溪.隔岸溪旁是一座随水弯曲的小岗,景色清优雅。

    横眉上斧刻刀削一般写着两个大字“儒林”。

    清风徐来,竹叶沙沙,溪水潺潺,令人精神飒爽,之前身体上的疲累和精神上的燥火,刹那烟消云散,身心一时俱轻。

    好一片山野村色。

    众人深吸一口气,俱都放松下来。

    如此令人悠然忘返的田野美景,令人慵懒下来,实在提不起厮杀兴趣,很难让人相信这样的环境里会有着大煞风景的阴谋诡计。

    孙坤在竹亭内坐了下来,接着又倒在椅子上,呵呵笑道:“这里舒服,严静流竟然找了这么个好地方,难怪不愿踏足江湖。”

    “儒林。”封清岩看着横眉,淡淡道:“以竹林为儒林,足见严大家胸襟。”

    “二师伯,不过是片林子,何以见人胸襟?”陆云明诧异问道。

    封清岩呵呵一笑,转头看向孙克俭,道:“这里有位儒学大师,你有这样的问题,何不虚心请教?”

    陆云明连忙深拱一礼。

    孙克俭面带和煦微笑,拍了拍陆云明的小脑袋,答道:“儒家所学,首在修身,之后便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前者为内圣,后者为外王。而内圣之道,说白了就是让儒门学子成为一个君子。竹,便是君子。”

    众小发出“噢”的一声,但追寻的目光依旧紧盯着孙克俭。

    孙克俭接着道:“竹有七德:

    身形挺直,宁折不弯;是曰正直。

    虽有竹节,却不止步;是曰奋进。

    外直中空,襟怀若谷;是曰虚怀。

    有花不开,素面朝天;是曰质朴。

    超然独立,顶天立地;是曰卓尔。

    虽曰卓尔,却不似松;是曰善群。

    载文传世,任劳任怨;是曰担当。

    有此七德,故为‘君子’。这也是严静流毕生写照。”

    众人闻听,尽皆拜服。

    陆云萱晃荡着小脑袋,道:“看来这严大家倒是不错,可惜他不会教徒弟,不但儒林学院一片歪风邪气,就连他亲自教出来的徒弟,也是混账一个。”

    “云萱。”贺清竹轻声呵斥,“不得无礼。”

    陆云萱歪了歪脑袋,低声嘀咕了句“本来就是嘛”。

    孙克俭叹息一声,道:“我所认识的严静流,绝非如此低能之辈,但现实却是令人失望,希望这次见面,能了解一下根究吧。”

    这时,小岗之后,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

    叮铃铃,牛蹄踏踏,铃铛清脆,众人抬头望去,小岗处峰回路转,现出一个骑牛小童,宽大的水牛背上,样貌六岁左右的小童怡然自得,吹奏着简单欢快的笛音。

    大水牛缓步到了小亭旁边,牧童也放下了竹笛,看着一干陌生人笑道:“请问诸位贵客,是来见我家静流师父的吗?”

    声音清朗干脆,思维清晰,那小牧童竟然有着超乎年龄的懂事和成熟。

    众人不禁大乐。

    孙坤上前一步,嚷道:“小童子,是严静流让你来接我们的吗?”

    小童郑重点头,在牛背上深深一礼,恭敬道:“晚辈秦牧青,奉静流师父之命,特来迎接。几位前辈,请随晚辈走吧。”

    说完掉转牛头,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众人紧随其后,过了小岗之后,山道蜿蜓向上,两旁古木成荫,繁华茂盛,一派悠然。

    转了一个弯后,一座苍苔斑剥的牌楼出现眼前,粗壮苍劲的树干,浓绿荫密的常青叶.掩映着刻了“静心随念”四个大字的牌楼,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

    至此众人内心一片祥和,抛开一切烦恼顾虑。

    看着“静心随念”四个大字,众人皆露出了悟钦佩之色。

    孙克俭长吸一口气,淡淡道:“此心不动,随机而动。心如明镜,随感而应,无物不照。”

    此乃儒家心学至理——世人皆有念头,皆有野心,为不使执念绑架身心,便要将一颗心当做明镜一般,清清明明,任何事物都可以照见,等它们去了也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样人就可以清晰有条理地处理任何事件,而不为**和情感所拖累。

    封清岩呵呵一笑,又道:“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

    此乃道家庄子名言,又何尝不是洗涤身心的名言。

    妙秀双手合十,附和道:“道须通流,何以却滞?心不住法,道即通流;心若住法,名为自缚。”

    妙秀以佛家禅学应和,说得也是同样道理。

    三人分别以释道儒三家之言,同时解释这“静心随念”四字之意,颇有相得益彰之妙。

    言罢,三人对视大笑,状态欢畅。

    经过牌楼,路左豁然开朗,一潭清水横直前方,后面林木里隐见小屋房舍,溪水由其中缓流出来。

    最外间,一棵参天巨大的槐树之下,有一座西面垂席的小小学堂,稚嫩的朗朗读书声,从学堂中传了出来——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一个身披儒袍、头带儒冠的老者,正手捧圣贤之书,为众学子读经释义。

    远远望去,那老者生得出身量极高,肩宽腰窄,两条腿长而笔挺,竟有种把他直撑上云端的气势和风度。

    众人绕过潭水,朝那学堂走去。

    意外地畅通无阻,不但没有人出来拦阻,连人影也见不到半个。

    小路随溪而去,十多所陈设简陋、但却一尘不染的静室,倚着溪流的形势,随溪流两岸曲折散分,高低有序,给人一种自然舒素的协调感觉,另有小平桥联系两岸,环境之美,比华丽的皇宫令人心旷神怡。

    待到学堂之前,那老者终于讲解完毕,缓缓回头。

    这一刻,众人终于看到了名闻天下的儒学大宗师,儒林学院的院长——严静流。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