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城中小村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当林云聪迈到第六步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罡气消耗到了最后一丝了。

    严重的疲累和眩晕感袭来,林云聪身躯摇晃,几乎当场倒地,但强烈的自尊心令他咬牙坚持了下来,体内经脉运转速度达到了极限,不停压榨自身最有一丝潜力,在行将晕倒之前,硬是又向前走了三步。

    凭借得不仅仅是硬挤出来的罡气,更是体力和毅力的结果。

    自己已经尽力了,没有给昆吾派丢脸!

    林云聪一咬牙,跨出了第十步。

    体内最后一丝罡气消耗一空,护身罡气消散不见,四周疯狂的罡气瞬间向其体内挤来,眼见便是五脏六腑深受重创的瞬间,林云聪只觉得背后被人轻柔地拍了一掌,全身经脉陡然一震,以超常的运转速度,运转了一周天,空空如也的丹田顿时又生出一股罡气,硬生生将迫来的罡气挡在体外。

    小师叔!?

    林云聪即将放弃最后的坚持之际,猛然想到自己背后还站着那个强大的男人,那是自己这辈子都可以依靠,并且屹然不倒的强大靠山。

    原本已经消耗殆尽的意志陡然攀上新的高峰,再次珍而重之地迈出又一步。

    叶清玄并没有为林云聪注入自己强大的罡气,他只是使用,刺激对方的经络和窍穴,激发他本就超乎寻常的罡气再生能力。

    只要他的罡气产生速度与消耗速度达到持平,林云聪便可以一直以这个速度走下去,直到“杀威道”的尽头。

    林云聪是个天才!

    天赋异禀。

    他所有方面的资质,都可以说是一个普通人,唯独在经脉上,天生比常人来的浑厚,这也就让他在内功一途拥有了比常人快上三倍左右的成绩。

    昆吾七小当中,他是第一个突破先天境界的人,如今以他刚过十六岁的年纪,论罡气的质量和容量,已经比得上许多中小门派的一派之主了。

    叶清玄这么一出手,等同于五百名儒门弟子都成了激发林云聪内功潜力的磨刀石。

    砰,砰砰……

    随着林云聪越来越坚定的步伐,大量儒门弟子耗空了罡气,整个身体虚脱,翻着白眼,口吐白沫,一个个地晕倒在地。

    叶清玄紧随林云聪的身后,每当他罡气不济的时候,便再次刺激他的经脉,令其以更快的速度产生罡气。

    随着这些弟子的倒地,整个“杀威道”的压力也越来越弱,林云聪的步伐越来越轻快,对方学子倒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当林云聪最后一步,跨出整个“杀威道”的时候,身躯一震,罡气蜂拥而出,如云霞一般缠绕全身。

    经过这“杀威道”的片刻打磨,林云聪竟然实力再次突破,境界又上升了一层。

    “小师叔,我到先天期六层了!”林云聪只有一米六的身高,瞪大了双眼,满脸兴奋。

    叶清玄点了点头,转身指了指周围,笑道:“云聪,你能有今日成绩,还不得好好感谢这五百儒林学院的师兄们?”

    众人齐齐转身,看着身后可谓奇观的场面。

    整整五百儒门学子,全都成了落水狗一般,汗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倒在地上,与泥土混在一处,每个人翻着白眼、口吐白沫,不时还有身躯抽搐,呕吐不止,大小便失禁之人……气味可谓令人惊喜。

    昆吾山四小满脸笑意,站成齐齐的一排,冲着满地身影,以及周边脸色极其难看的柳梦言、冯恒言等人,深深鞠了一躬,大声赞道:“多谢各位师兄指点!”

    这一刻的场景,深深植入每一个儒门学子的心田。

    滔天一般的耻辱,即便是在百年之后提起来,也一样为儒门学子深以为耻!

    这也成了“昆吾派”与“儒林学院”日后在江湖上不断一争长短的由头,甚至最终形成了闻名天下的“天下第一武道大会”。

    原本想跟对方一个下马威,结果却当众打脸,让儒林学院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面,此时的柳梦言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

    脸色铁青的他兴趣全无,再也不敢安排什么特别节目,一路脸色苍白,木昂昂地带着叶清玄等人到了儒林学院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

    承天殿。

    足足有七层楼高的巨大殿堂,建造在儒林学院最高的书山之上。

    颖昌府本来没有山,这座山是硬生生挖掘出来的。积土为山,名为“书山”,掘土成湖,名为“学海”。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登台望远,立足承天楼最高的第七层上,整座颖昌府壮丽的景色,尽收眼底,令人壮为观止。

    叶清玄等人第一次见识到了这座有着两千年文化底蕴的名城是如何的伟大。

    鳞次栉比的巨大书院,重重房檐由远及近,将整个颖昌府团团围住,更外延则是那五层楼房高低的巨大城墙,书山与学海相映成趣,在这一片威严肃穆的书院当中,增添了一丝活泼气氛。

    “严院长并不在此办公……”柳梦言笑呵呵地说了一句,指了指书山背后的林木深处,那里竟有一个小小村落,“家师有言,不相请,任何儒门弟子不得入内,在下只能送各位到此了。各位,告辞。”

    盈盈一礼,柳梦言保持了一名儒者最后的风度,转身翩然而去。

    一众人不禁有些意外,孙坤挠了挠头,问道:“这是何意?让我们自己走进去?”

    “会不会是陷阱?”侯亭道。

    孙克俭缓步到了阑珊之处,望着远处的小小村落,嘿然一笑,喃喃自语道:“静流兄,想当年一直向往的耕读传家,竟然在自己做了院长之后,凭着权力真的做到了。”

    众人目光再次聚集。

    远端的小村落,果然阡陌纵横,桑林处处,一派平和的农家景象。

    “走吧,那里的确是严静流的避世之所。”孙克俭摇了摇头,道:“即为江湖人,又怎能做到不理江湖事呢?”

    孙克俭一边叹息,一边率先跃下承天殿,直奔山后小村而去。

    众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上。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