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书法剑法
    儒林学院,与其说是学院,不如说是宫殿,也许名字改为“儒林学宫”可能更为恰当。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两千年的儒学圣地,规模已经胜比洛都的皇宫。

    这是天下间唯一一处建筑逾制而不被朝廷惩处的地方。

    迎面便是五层楼高的巨大城墙,宏伟的城门严丝合璧,只有两侧的圆巷形门洞向外人敞开。

    进入门洞,便是主大殿前的宏伟广场。

    大门两旁设有监司的守备所,驻屯了两百儒门高手,由两名先天后期的高手指挥,循例问过后,便在十二名儒家高手的护卫下,往内院行去。

    与世俗皇宫差不多的布局,儒林学院依旧是“前殿后寝”,前方的殿堂便是传道、授业、解惑之所,而后面则是师范和学生们的住所。

    前廷三座主殿,巍峨壮丽,位于整个建筑群的中轴线上,左侧是文殿,备有各类书籍和小型课室;右边是武殿,与文殿的机能几乎想同。

    庄严肃穆的殿堂之间,还建有大量的花园、空地,无数读书人在这里读书讨论,朗朗之声不绝于耳,而另一侧则有不少儒门武者比剑较技,兵刃交击的声音同样透过树林传来。

    文武之风极盛。

    叶清玄等人一路沿途观览,只见殿堂、楼阁、园林里的亭、台、廊廓等等,无不法度严紧,气象肃穆,非是其他门派所能比拟的。

    内廷建筑形式比外廷更多样化,布局紧凑,各组建筑自成庭院,四周有院墙围绕,不同区间又有高大宫墙相隔,若没有人引路,迷途是毫不稀奇的事。

    贺清竹多年来主持昆吾学院,对儒林学院的一切大为关注,不时传来点头赞许,或是摇头叹息的声音。

    领路的柳梦言自从见到叶清玄之后,一直没有正式打过招呼,放佛当初在洛都,叶清玄以帅天凡的身份,与他产生的冲突完全不存在一般。

    只是这位“江南第一才子”似乎有示威之嫌,所领的地方,尽数都是儒门精英学子的聚集之地,不时还会有人上前与他亲热打招呼,而对于叶清玄等身穿道袍的昆吾弟子,也同样表现出了极为浓厚的兴趣。

    轰然间,前方传来一片叫好之声。

    柳梦言领先而去,众人随之身后,见到一片灵秀的乔木繁花中间,一片空地之上,围满了手持书卷、宝剑的儒门学子。

    在空地之上,两侧树木中间挂着一张巨大的纸张,一个身影手持毛笔,上下翻飞,挥毫泼墨地书写着一首诗词,笔法纵横开阖,宛如施展拳脚一般。

    诗曰——

    五月寒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观。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整首诗总共四十个字,合在一起,便是一套极其高明的武功。

    每一字的笔画有多少,招式的变化便有多少。

    尤其每句律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用力最多的地方,显然也是最为凌厉的招式。

    笔划多者,不觉其繁,笔划少者,不见其陋。

    其缩也凝重,似尺蠖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狡兔之脱。淋漓酣畅,雄浑刚健,俊逸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

    四周儒门学子看得目眩神驰、如痴如狂,叫好声此起彼伏。

    众人之中,唯有叶清玄和贺清竹二人既懂得书法,又懂得剑法,旁边的孙坤看得抓耳挠腮,忍不住凑过啦低声问道:“叶小子,那个上蹿下跳的家伙功夫到底怎么样?为何这帮小子跟见了神仙一般,如此热烈。”

    叶清玄笑呵呵地答道:“书法写得不错。武功也不错。不过非要把武功和书法拧巴到一起,我倒觉得有些不自然。”

    贺清竹失笑道:“依我看,不过是喜好书法之人的玩耍之举,对敌之时,以简明扼要的招数取胜才是关键,如果非要在对手的胸口写个字出来,却是有病。”

    众人听得不由得齐笑出声。

    便是孙克俭也摇头叹息,直呼“本末倒置”、“哗众取宠”。

    反倒是孙科翻了翻眼睛,反驳道:“不会吧。我看这小子写的书法挺像那么回事的。以书法入武功,古而有之。当今最有名的便是严静流大家,即为天下第一书法家,同时也是武林中极强的强者,据传他那手绝技,便是从一幅古代书法大家的字帖中领悟出来的,怎能说书法不可以当成武功使?”

    这时一旁的孙克俭笑着答道:“这恐怕是武林中人以讹传讹了。”

    “哦?”众人听得一愣,齐齐向他看来,便是前方的柳梦言也耳朵竖立,显然听到了几人谈话,忍不住露出聆听的模样。

    孙克俭看着场地内的学子,淡淡道:“我师兄的这套的确是旷古绝技,但其根本却并非是从书法中得来,只能说是那幅书法给了他触类旁通的灵感罢了。”

    孙克俭一边说着,一边回忆当时的场景。

    “那次是他三十八岁之时,凭生第九次入关。习练的不过是我派根基的。因为平日里就喜好书法,并将武术的招式融入书法之中,令他的书法铁钩银划气象万千。而他每练一次字,就等同于练了一遍剑法……这些暂且不提。只说那幅《八峰图》,当初我也见过,乃是前古书法大家书写的八个‘峰’字,既有甲骨文,又有金文,又分大篆、鸟篆,行书、楷书、草书、隶书……严师兄爱之如宝,经常临摹其中不同的笔法。”

    “那次闭关本就是他行将突破之时,原本武学还有最后一道关隘需要突破,心烦意乱之时以书法稳定身心。想不到,就在不停地书写之时,那处难以突破的关隘竟然被他悟通,兴奋之余,便将这次闭关领悟的武学称呼为。这只是严师兄对书法的喜爱罢了,绝非从书法中领悟什么武学。那幅《八峰图》现在就挂在他的书房之中,无数人都可以看到。但就算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恐怕也无法从中练成。”

    原来如此。

    众人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因果,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便是那柳梦言,竟也是如此表情,放佛破解了他心中一个谜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