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儒林学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场刺杀来的突然,结束的也突然。

    狂风骤雨般的一场攻击,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内爆发和结束,孙克俭一行人,除了三人受伤之外,其余人并无大碍,近百人的刺客团体全部丧命,除此之外,周围的儒门学子因为躲闪不及,有数十人被激射的木屑暗器所伤,一时间满目疮痍,爱好遍地。

    封清岩拦在孙克俭身前,制止了他上前看护伤者的行为,低声道:“孙大人,现在局势未明,人群中也许还有敌人,不可涉险。这里交给我六师弟处置,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孙克俭看着遍地伤者,便是那相熟的老者也胸口中了一镖,不知生死,不由得哀叹一声,道:“想不到我这次回来,竟然给师门带来如此惨境,真是心中不安。清竹道长,还请多多安慰救治众人,所有费用老朽承担……”

    贺清竹点头表示明白。

    孙克俭再次叹息一声,转身欲去。

    不料就在此时,一阵乱哄哄的衣袂破空声传来,数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当前一人远远地大声喝道:“贼人休走,在儒林学院生事,还想一走了之吗?”

    声音初时,人尚在百丈之外,声音落下,人已飘然落在眼前。

    一位样貌不过三旬的文士,颌下留着短须,却带着一脸的骄狂和愤怒,手持宝剑,恶狠狠地指着封清岩三人,大喝道:“恶徒,儒林学院门前闹事,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尚且可以饶过尔等性命,若是胆敢反抗,哼哼……休怪我剑下无情。”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不但是封清岩和贺清竹,便是孙克俭也是面面相觑。

    封清岩上前一步,施礼道:“这位兄台,这里有些误会,我等并非刺客,而是受害者……”

    “我管你们谁杀谁?此事因你们而起,就是嫌犯。”那三旬文士双眼一瞪,对封清岩大声呵斥。

    贺清竹眉头一皱,本来不好的心情顿时愠怒。

    二人身后的孙克俭却是走上前来,拱手道:“这位学子可是监司所属,在下孙克俭,乃此一届‘衍圣祭酒’……”

    “哪来的山野村夫,也敢自称‘衍圣祭酒’?”那三旬文士登时大怒,“‘衍圣祭酒’之位已经空悬多年,我儒林学院正要再选祭酒,凭你也敢到此招摇撞骗?来人,全都给我抓起来!”

    话音一落,呼啦一下,周围最起码三十多名仗剑的儒门子弟拔剑在手,将众人围了起来。

    贺清竹终于忍耐不住,大喝道:“我们是应严院长之邀前来,你们怎可如此放肆?”

    那三旬文士更是大笑三声,狂喝道:“更是虚言,我家院长闭关半年有余,根本不曾出关,如今儒林学院为监司朱少陵主持,你们哪里可能是院长的贵客。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刷刷刷!

    几道剑光瞬间便到了贺清竹面前。

    “大胆……”贺清竹冷哼一声,单掌猛地一凝,三把长剑瞬间横亘在他面前一尺有余的地方,被生生“冻”在了半空中,三名儒门高手呲牙咧嘴,竟然也挣脱不得。

    贺清竹同时喝道:“我等乃昆吾派弟子,便是同道前来,尔等也不能如此无礼!”

    蓬!

    贺清竹单掌紧握成拳,空中三把被他控住的长剑,登时扭成一团,变成了一堆废铁。

    三名儒门高手惊呼后退,抛却手中残剑。

    那三旬文士眼中精光一闪,怒吼道:“还敢反抗?找死!”

    身躯一动,浩然正气冲天而起,手中宝剑使出的精妙剑招,直奔贺清竹而来。

    贺清竹眉头一立,正要教训对方,此时冷不防传来一声大喝:“卫宇不得无礼,此乃院长贵客!”

    声音传来,那三旬文士龙腾虎跃一般的身姿在空中一个折返,轻盈地落回原地,一脸怔然地回头望去。

    而另一侧,封清岩上前轻轻拽住贺清竹的衣袖,对着六师弟缓缓摇头,示意他不可生事。

    众人尽皆转头看去,只见柳梦言一脸歉意,拱手走来,道:“几位贵客,抱歉抱歉,梦言迎接来迟,造成如此误会,实在抱歉,抱歉!程卫宇,还不想几位贵客道歉!”

    众人冷眼看着这位“江南第一才子”到了跟前,与那程卫宇交头接耳一番,程卫宇明显面露愤然之色,但依旧心有不甘地拱了拱手,算作致歉,话也不说一句,转身而去。

    “几位,家师恭候多时,还请随我来吧。”柳梦言呵呵一笑,目光瞥了孙克俭一眼,竟然招呼也不打,率先而去。

    此时众人扶着侯亭和林云聪缓步而来,孙坤凑到众人前面,看着柳梦言的背影,呵呵一笑道:“我说同宗老孙啊,看来你这‘衍圣祭酒’的位置,的确出了大问题了。”

    众人心中恍然。

    只看柳梦言对待孙克俭的行为举止,别说是“衍圣祭酒”这等超脱的身份,便是对他师叔的辈分都没有给予足够尊重,众人心中不由得纷纷一沉。

    “难道这里有什么阴谋?”叶清玄问道。

    孙克俭捋须一笑,道:“叶小友恐怕不知道我那位院长师兄的脾气,以他凡事皆置身事外的毛病,绝对不会对我有什么阴谋之举,但看这位小师侄,只怕想动手之人的地位,仅次于严静流了。唉,身份地位皆为身外之物,我早已不在乎这个‘衍圣祭酒’的虚衔,只是有些可惜,可惜我儒门千年传道,最终门内弟子竟然都是如此野心勃勃,争强好胜,不循礼法,哪里还有一丝谦谦君子的气度?”

    孙坤呵呵笑道:“贵派先有郑展堂,后有齐濡林,还有李神通的那个儿子李怅然,都是魔门中人……同宗,你们儒林学院的问题,很大嘞。”

    有孙坤这冷嘲热讽一般的提醒,众人心头不由得都是一沉。

    的确如此。

    这个儒林学院,只怕绝非想象中那么单纯。

    这次严静流突如其来的邀请,到底是机遇,还是陷阱呢?

    “几位,请啊——”三十步外,柳梦言满脸笑意地躬身一礼,众人对视一眼,齐齐向前走去。

    这时候,退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