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文风昌盛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天魃魔尸”对某些人来说,是稀世珍宝,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烫手山芋,自尽的毒药……

    叶清玄和妙秀和尚,都是后一种人。

    身负绝学的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利用“天魃魔尸”去修炼新的武学,而魔门功法,对于走上佛道二途的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借鉴之用,反而危险会更大。

    “天魃魔尸”无论是交给大禅寺,还是昆吾山,都是合理的。

    而对于妙秀和尚和无念禅师,大家也都信得过。

    所以,将“天魃魔尸”交给大禅寺保管,众人没有丝毫异议。

    “我们明天便启程,北上颖昌府。”封清岩沉声道:“‘天魃魔尸’事关重大,我们必须一起上路,任何故作疑兵的多余之举,都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稳妥,是是第一要务。”

    众人点头同意。

    在与孙克俭商议之后,众人决定明日一早,便立即启程。

    妙秀和尚给无念禅师留下大禅寺的密函,请他无论如何立即现身,具体的事务,包括“天魃魔尸”的一切,在叶清玄的要求下,并没有提及分毫。

    至于尽欢赌坊的王七爷,虽然众人皆知他与魔门勾结,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暴露下半具“天魃魔尸”失窃之事,故而暂且放过其人。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便在客栈店家的帮助下,买了三辆最舒服的驷马大车,几人分别乘坐其上,一路向北而去。

    四小与叶清玄、孙克俭同坐在中间的大车之上,他们几个从小拜师,十数年来,从未下过昆吾山。

    叶清玄虽然久走江湖,但对于此世的名山大川,只觉甚美,但对其背后的底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反观孙克俭学识渊博,武学一途只是他修身养性的小道,但却在见识上,堪称一代大宗师。

    这一路上,孙克俭尽展学识,将一切江湖秘典、武林避忌,以及中原各州府路途,名山大川,人文背景,甚至一地出过何等人物,有过何等武功,生前事迹几何,均能一一道来,不但令四小学到了许多江湖常识,人情世故,便是叶清玄都听得为之着迷,暗赞儒林学院不愧是天下第一书院,只看孙克俭的表现,便果然是教导后辈的一代名家。

    颖昌府之行,虽然是叶清玄被逼无奈之下卷入其中,但肩头重担却时刻难以放下,好在随行之中有四小陪伴,不知不觉间少了几分苦恼,多了几分快乐。

    按照封清岩的提议,众人外松内紧,从容不迫,至少在外人看来,这一行人的行程还颇为潇洒。

    一连走了十余日,众人几乎把路上遇到的各处名胜古迹,什么禅溪寺、九鹰峰、老君洞、千佛崖……尽数游览了一遍。

    而这一路跟随的各方武林人士,也不知凡几,只是各方都比较克制,再无胆敢挑衅之人。

    当众人到了颖昌府,顿时被这里兴盛的文风所吸引。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手捧书卷,腰跨宝剑的儒衫学子,上至八旬老翁,下至三岁孩童,无人不持礼以待人,宛然一群谦谦君子的派头。

    到了儒林学院的地头,叶清玄几人早已穿上昆吾派的道袍行头,表明身份的同时,也避免被人不停打探和窥视的麻烦。

    反倒是孙克俭重归师门,如鱼得水一般,换上自己师门的行头之后,一路上不停有人露出惊讶之色,连连上前打招呼。

    叶清玄看得出来,这些儒门学子大多并不认识孙克俭,只是孙克俭腰间代表其门内身份的玉牌实在太过招摇,当一位八旬老者见到孙克俭终于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用他那带着哭腔的嗓门,颤颤巍巍地吼出:“衍圣祭酒回来了,是衍圣祭酒回来了……”

    这一声大喝,顿时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原本只是对孙克俭礼遇有加的诸多学子,顿时脸色大变,熙熙攘攘地冲上前来,连连施礼,大嚷着“学生谁谁谁,见过衍圣祭酒”等等问候之语,瞻仰孙克俭的真容。

    那场面便是21世纪明星演唱会也不过如此。

    叶清玄骇然后退,回头向身旁见多识广的孙坤问道:“孙前辈,你这同宗怎么这么拉风?衍圣祭酒是什么?官职吗?”

    “虽然这也是朝廷册封的,但却不是官职。‘衍圣祭酒’是当世文采最焕烂的文墨大宗师,以学识论长短。每年八月二十七的‘文圣节’,便是由‘衍圣祭酒’亲自主持,并向文圣人大声朗读撰写的歌赋,焚以慰藉。这孙克俭当年颇为著作了许多歌词诗赋,文章甚为华美,为当代第一大文豪,自然是当今所有学子所仰慕的对象。”

    噢。

    原来如此。

    儒林学院,文武双修,这孙克俭便是文道一途的佼佼者,不愧是严静流的师弟。

    四小在众人身后,不知嘀咕什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叶清玄回头喝道:“消停点,要注意师门形象啊!”

    马云勇一抹大胡子,嘿嘿笑道:“小师叔,我们几个研究,是不是咱们昆吾派也弄个什么‘神仙祭酒’出来,专门封给念经念得好的同门,以后组织个祭天什么的,也威风威风。”

    叶清玄大乐。“这主意不错。”

    “别胡闹。”封清岩冷声喝道:“再惹事,每个人罚抄《道经》三百遍。小师弟也包括在内。”

    叶清玄登时脸色一苦。

    就在此时,叶清玄心中警兆忽生,异变突起!

    就在一行人左右两侧的四层小楼上,向着街道一侧的木制窗户齐齐爆碎,狂暴的罡气裹挟着千万点木屑,如同锐利的暗器一般,并卷携着真正的暗器,一起朝着下方人群席卷过来。

    队伍中,反应最快的就是叶清玄、孙坤和侯亭三人。

    叶清玄灵识过人,孙坤耳朵机敏,侯亭本就是擅长暗杀之人,自然对这场面更为熟悉。

    只是一刹那,三人各自做出不同的举动。

    叶清玄第一时间扑向了孙克俭,保护他的安全,侯亭则一甩大铁桶,飞身挡住天上射下的暗器,而孙坤则是关心自己人安危,转身挡在四小的跟前。

    嗡!

    叶清玄双手举天,托起一大片的罡气护罩,最大范围地拯救四周人群。

    封清岩和贺清竹二人,化为两道清风,直接落在孙克俭身侧,一挥袖,周围围观人群登时被屏退三丈之外。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