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一掌之威
    惊人的热浪,即便千米之外,依然感到灼热。

    孙克俭一行人所在的区域已经完全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周边不少民宅也跟着遭了秧,即便没有直接被火烧到,但热浪席卷,不少民宅堆砌的柴火堆依旧被烘烤得着了火,接着火势上窜,将整栋房屋都燃烧起来。

    这些民居一向结成街道,火势一上来,立即越烧越大。

    附近的居民全部动员起来,人人拎着水桶、水盆,从井中打上水来,开始向火源区域泼水。

    孩子哭,大人叫,整片城区已经陷入混乱之中。

    当叶清玄从半空中落下,眼前的一切已经让人心生绝望。

    滔天的烈焰和浓烟,充满了生人勿进的气息。

    火场内外,以百丈距离划割出清晰的内外之别。

    百丈之外,民居已然起火,众乱纷纷,而百丈之内,早已陷于一片火海和浓烟之中,哪怕是脚下的沙子,都已经被高温融化,再凝固成了琉璃一般的模样。

    叶清玄从空中落下,当然已经看出,那百丈范围内燃烧的一切,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手掌。

    可以说,眼前的一切,都是黎道天的一掌之威。

    十几个居民还在从房屋内抢救财物,突然一阵热浪袭来,惨叫声中,十几人全部沾染烈火,化为十几个人形火炬。

    叶清玄忙不迭立即出手,席卷,一掌扫去,十几个满地打滚的人形火炬,顿时重新变成人形,他们每个人都是满脸漆黑,身上被火焰灼出无数大泡。

    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动弹不得,只能原地不停哀嚎。

    局面顿时更加混乱。

    望着冲天热浪,叶清玄更加焦虑,一咬牙,毫不顾忌热浪袭体,直接冲入了火场之中。

    当妙秀和尚追来之时,正看到叶清玄浑身裹起一团冰雾,冲入火海之中。

    正想随之追去的时候,旁边被火焰烧得行将倒塌的房屋中,突然响起婴儿和孩子的嚎哭声,无奈一叹,妙秀和尚转身扑向了另一侧的房屋。

    **********

    护身罡气转化为罡气,叶清玄此时并不觉得痛苦,但罡气的消耗却是倍数增加。

    一入火海之中,满眼浓烟烈火,耳畔是“呼呼”的火焰之声。

    这里不仅仅是凡物燃烧的结果,放佛一切都可以燃烧,即便是空气也带着火意。

    这便是罡气达到至境的结果。

    即便没有燃烧物,只要罡气存在,就可以在空气中剧烈燃烧,经久不息。

    果然是黎道天的气息。

    只不过这火焰中含着一种邪异的毒热,还有点像是拜火教主的气息。

    传闻黎道天武功突然大进,看来他一定是得到了拜火教的圣典,才能有此突破。

    火焰与浓烟遮挡住了眼前的一切,叶清玄只能凭借超常的六识来判断方向和出路。

    几步之外,叶清玄忽有所感,猛地一运罡气,寒冰气息瞬间荡漾开来,方圆三十丈范围内的烈焰和浓烟,瞬间全部熄灭,露出一片焦黑的炼狱之地。

    最起码有二十个人形的身影树立在原地,依旧保持着生前的姿势,甚至连脸上的恐惧神色都保持不变。

    其中最起码有七八个人,还一副精干武者的打扮,从还未烧毁的兵器上看,这些人应该是锦衣卫派来保护孙克俭的护卫,想不到这些精锐之士连黎道天的一掌之威都无法承受,直接被炼化成灰。

    这些人形的灰烬只保持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因为冷热的急剧变化而崩坏。

    蓬——

    轻微破裂声响,这二十多具遗骸尽数化为灰烬,变成了二十多个骨灰堆。

    叶清玄微微一叹,罡气收敛……

    呼!

    惊人的热浪再次卷来,将寒气熄灭的地域再次点燃,强烈的热风将地面上的灰烬卷起,飞上半空,这些客死异乡的武者们,最终连一把骨灰都没有留下来。

    叶清玄呆愣愣地看着漫天余烬,心中一片悲凉,接着,又从悲凉中升起一道冲天的怒火,对黎道天的怒火。

    残忍、无情、令人发指!

    这些都不足以形容黎道天的罪过……

    叶清玄奋起腾空,身形直达三十丈高空,凌空往下,范围足足达到百丈以上的巨大火焰掌印,就印在自己的下方。

    叶清玄虚空起舞,身形如龙似蛇,被他运转至巅峰,甚至是超巅峰,一直达到他十二成的功力,气息一凝,幻化而出的金色神龙突然从须眉开始,逐渐冰封,最终,一条三十余丈的冰龙形成,仰天一声长啸,轰然扑下烈焰腾腾的火场。

    掌风于十丈高空倏然而断,砰然声响中,冰龙破碎,化为漫天风雪,在掌风的压力下,直接盖在黎道天硕大无匹的火焰掌印上。

    七成。

    七成的烈焰瞬间被破灭,一片焦黑的大地上,飘起鹅毛白雪,刹那间天地一片煞白,掩盖住人世间一切的不堪。

    周围居民之中爆出了惊天的欢呼声和赞美声。

    寒冰的气息之下,剩余的火焰也在民众的奋勇中被快速熄灭。

    望着眼前一片坍塌的屋舍,满地被冰雪覆盖的人形灰烬,叶清玄双手颤抖,不敢上前分辨丝毫,生怕在其中看到自己熟悉的面孔,那样的悲伤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阿弥陀佛!”妙秀和尚到了他的身后,淡淡道:“吉人自有天相。贫僧相信,封施主他们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叶清玄默然无语,死死忍受伤心欲裂的痛苦。

    虽然他已经是个天下少有的武林高手,但武功的高绝,并没有让他超脱凡世的情感,反而让这股感情变得更加浓烈,更加纯粹,更加热爱生命……

    所以,他无法忍受任何一个至亲的离去。

    此时此刻,他早已将所有的愤怒、仇恨抛在脑后,有的只是惶恐……

    害怕失去亲人的惶恐。

    这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

    就在他惶惶不知所措的时候,哗啦——

    一声破开砖瓦的声响。

    几个身影从无尽的灰烬中破土而出,一个熟悉的声音破开风雪,“七师弟,是你吗?”

    二师兄……

    惊喜交加!

    叶清玄心神一松,噗——

    一口热血喷出,整个人仰天倒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