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8】尽欢赌坊
    ,精彩小说免费!

    昆吾山混世小魔女陆云萱现身!

    叶清玄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太美好了……

    “小师叔,我可找到你了……”陆云萱兴冲冲地跑了过来,脑袋上的小辫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不停地颤动。

    十二岁的陆云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只比叶清玄矮了一头,不改的是脸上洋溢的笑容,古灵精怪的脾气,还有她那亘古不变的冲天小辫。

    尤其是她看到了孙坤,看到那脑袋上跟自己一样的冲天小辫时,原本直奔叶清玄的冲刺,瞬间转了个弯,直接到了孙坤跟前,呆愣愣地瞪着孙坤。

    “你干什么?”孙坤莫名其妙地问道。

    陆云萱比划了一下自己和孙坤的个头,转身对叶清玄悄声道:“小师叔,这弟弟长得好老……”

    众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孙坤怒极,“这谁家熊孩子?”

    “咦?你不是弟弟?”陆云萱奇道。

    孙坤跳脚骂道:“我是你爷爷!”

    “我是你奶奶!”陆云萱的火爆脾气那是蘸火就爆!

    哈哈哈……

    侯亭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

    一老一少就这么瞪着眼对视,叶清玄看得大翻白眼,一把扯住陆云萱的脖领子,直接拎到眼前,沉声道:“丫头,你怎么下山的?”

    “师门重任!”陆云萱一脸凝重答道。

    “放屁!”叶清玄脑门上青筋直跳,“昆吾派加上昆吾学院,上上下下的人够组成一个集团军的了,师门任务轮得到你?你该不会是偷着下山的吧?”

    “小、师、叔……”陆云萱委屈地一瘪嘴,眼泪开始在眼圈里打转,“我真的是跟二师叔和六师叔一起下山的,他们领了任务,护送一个姓孙的什么大官去儒林学院,那姓孙的见我们几个小的亲切,故而带在身边长长见识的。”

    “我信你才有鬼嘞!”叶清玄怒道,接着一愣,皱眉问道:“姓孙的大官,去儒林学院?那人是不是样貌五旬,一袭儒袍,气度威严,叫孙克俭?”

    “对,对对对……那老头是这个名字,看上去也挺神气的。师叔你认识他?”陆云萱眨巴眨巴眼睛,好奇问道。

    “嗯,算是朋友……嘶,别转移话题!”叶清玄皱眉道:“既然你跟着二位师伯,是他们叫你来找我的吗?”

    “不是。”陆云萱摇了摇头,接着神色一苦,叫道:“小师叔救命,有人抓了我弟弟,还抓了马大哈和小林子……他们,他们……”

    “什么?”叶清玄怒上心头,猛地一拍桌子,“谁这么大胆子,敢抓昆吾派弟子?”

    对于叶清玄来说,除了梅吟雪之外,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同门,尤其这七个小子,都是他不能碰触的逆鳞……

    陆云萱两腿悬空,见到叶清玄如此激动,也愤然挥舞小拳头道:“小师叔,你一定要替我们报仇,他们听说我们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分外嚣张呢!”

    “是什么人?”

    “他们就在尽欢赌坊……”

    “好,我这就去……什么?”叶清玄突然瞪大了双眼,“赌坊?”

    叶清玄将陆云萱放落地面,一脸严肃地瞪着她。

    陆云萱一脸严肃,神秘兮兮地低声道:“小师叔,那可是他们窝点……”

    叶清玄一脸怀疑的看着陆云萱。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冷哼,孙坤坐在椅子上,惦着小脚,阴阳怪气地道:“尽欢赌坊可是大大有名,不止是在江城府,其势力遍布大江中下游,每个大城市几乎都有尽欢赌坊所在。但尽欢赌坊挣得的是太平钱,最忌讳跟朝廷和大门派结仇,赌博的生意可就不好弄了……”说完瞥了陆云萱一眼,眨巴眨巴眼睛,嬉笑道:“丫头,该不会是你跟朋友手痒,去赌了两把,结果把人都输了吧?”

    陆云萱登时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你会算命?”

    “什么?”叶清玄惊呼一声,差点咬到舌头,“你真的去赌,然后把你亲弟弟和两个同门给输了?”

    陆云萱尴尬地怼着手指,细如蚊声地道:“人家输了娘给的簪子,想赢回来嘛……”

    “陆、云、萱!”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名字,叶清玄已经气得五迷三道了,伸手就抓向陆云萱的后脖领子,没想到陆云萱早有防范,嗞溜一下,钻到了桌子另一边,跟叶清玄围着桌子打起了磨磨。

    叶清玄道:“我说你怎么不找我二师兄和六师兄,原来是这么档子事,你可真有出息啊!”

    陆云萱嘿嘿一乐,道:“小师叔最疼我了,你不能见死不救!”

    “你放心!”叶清玄指着陆云萱咆哮道:“我下手没那么重,保证不打死你!那就不用救了……”

    “小师叔欺负我,我告诉我娘!”

    “有本事你就把你弟弟赌输的事说出去,我保证抱头鼠窜的不是我……”

    这一大一小围着桌子,施展绝世轻功,一阵滴溜溜乱转。

    叶清玄连都用上了,那陆云萱竟然还能对付两句,不被抓到。

    众人看得哈哈大笑,就连妙秀都是摇头不已,乐不可支。

    再狡猾的狐狸,也不是好猎人的对手。

    终于在转到第二十圈的时候,叶清玄使了一把,将半空中转折不停的陆云萱给抓在了手里。

    “呜呜呜,我不活了,小师叔你打死我吧!”不等叶清玄动手,陆云萱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赖大哭,一张干干净净的漂亮脸蛋,哭得雨带梨花,真是我见犹怜。

    侯亭哈哈大笑,也知道叶清玄舍不得揍她,上前拉开二人,劝道:“小孩子贪玩罢了,不必如此。倒是这尽欢赌坊有点意思,知道你的名号还扣下孩子,说不定现在人家正等着咱们上门呢……”

    孙坤在背后冷哼一声,颇为不满。

    叶清玄也没在意,看着陆云萱一眼,沉声问道:“这事因你而起,你现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陆云萱不敢怠慢,详尽说来。

    事情倒也简单,四小随着大队到了江城府,此时叶清玄“天魃魔尸”的事情传来,几个大人于是研究此事对这次与儒林学院结盟的影响,几个小的出门闲逛,好奇心之下进了尽欢赌坊,没想到陆云萱不但脾气臭,牌品也臭,尽欢赌坊本来没有赌人的规矩,但陆云萱输红了眼,硬是抬出了小师叔的字号,非要用人来赌,结果手气大臭,竟然把弟弟陆云明和马云勇、林云聪,全都输给了赌坊。

    最后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赌坊里有人提醒,说她小师叔就在这家酒楼用膳,陆云萱一听大喜,就来找叶清玄帮忙捞人来了。

    叶清玄原本还生气陆云萱的臭性子,但听到最后,却沉默不语了。

    这时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孙坤突然插嘴道:“我说丫头,你是说,最后赌坊里有人提醒你来找你家小师叔?”

    陆云萱点了点头。

    “赌坊的人?”孙坤再问。

    陆云萱想了想,郑重点头,道:“就是赌坊的人,提醒我的是荷官,一个大秃头,但他背后有个阴损小子不停支招,就站在荷官的身后,跟那秃头勾肩搭背的,这主意一定是他出的。”

    这回轮到孙坤露出诧异神色,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此时侯亭上前一步,笑道:“不管怎么说,看来最后人家的目标,还是叶子你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清玄洒然一笑,道:“既然人家出招了,咱们接着就是!”

    陆云萱恍然道:“噢,原来我们只是鱼饵,钓的是小师叔这条大鱼啊!”

    “你可给我歇歇吧!”叶清玄恨声道:“你们要是不先手欠,后嘴欠,人家能想到通过你们来对付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