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同门相迫
    ,精彩小说免费!

    被孙坤打了个胖头肿脸的白阳子,依旧死硬地不肯认输,只是嘴巴肿大,说话有些漏风,不但没有任何威慑力,反倒增添不少怪诞的讽刺意味。

    孙坤看着对面猪头一样的白阳子呵呵一笑,道:“呀呵?还这么狂?看来我这一顿嘴巴还没把你打醒?”

    白阳子一阵语塞。

    如此丢脸的事情,反倒让白阳子的怒火更加旺盛,也逐渐失去了理智。

    对面的一行人显然不是他能对付的,于是他把满腔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玄羽身上。

    “玄羽!你竟然看着门人受辱而无动于衷,难道你也想象玄化那贼道一样,背叛师门吗?”

    此言一出,不但玄羽脸色一沉,便是叶清玄也微现怒意。

    “混账东西!玄化真人也是你能诋毁的?”叶清玄冷冷喝道:“玄化真人为天下正道而舍身,岂容你这等败类侮辱?”

    “你才放屁!”白阳子冷哼一声道:“玄化是不是背叛师门,我们说了算,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说完转向玄羽,更加怒意昭然地大喝道:“混账,你还看着,还不动手?难道想象玄鸣等人一般,被万剑穿心而死?”

    玄羽道人脸色勃然大怒,转头喝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白阳子吓得一哆嗦,但转念之间,突然冷笑起来,阴声道:“玄羽,你少跟我面前逞威风,别忘了,龙虎山上还有你的几个好徒儿等着你立功的消息呢,要不是看在你有悔过之心,你的那些好徒儿,只怕早就如玄鸣一系,全部以叛教之罪处死了!”

    玄羽道人怒不可遏,一双手青筋暴露,几乎把手中拂尘的把柄握得细碎,但瞪大的双眼最终还是一闭,英雄迟暮一般叹息一声,高呼一声:“罢了!罢了!妙秀大师,恕玄羽无礼了!”

    呼——

    玄羽道人腾空而起,手中拂尘只是一挥,剧烈的罡气顿时呼啸而至,朝着妙秀四人卷来,竟是不管不顾地以一对四。

    玄羽道人内心羞愤欲绝,但为了被羁押的徒儿,不得不出手。

    想到牺牲的掌门师兄,想到性如烈火的师弟玄鸣一脉竟被妙济尽数杀死,一时间胸中气闷至极,存心想要一死了之。

    但他又不能自杀,否则门内徒弟必然活不了,但若是为了龙虎道门战死,妙济看在自己的份上,也为了门内弟子不至于反弹,怎样也会留自己徒儿性命的。

    故而这一出手,看似毫不留情,但同时袭向叶清玄等四人,根本不是取胜,而是纯粹的送死。他的全力出击,就是提醒妙秀等人不要留手。

    但对面的叶清玄等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听到刚才白阳子威胁玄羽道人的话,再加上玄羽一副决绝的表情,就知道他已心存死志,几乎不用招呼,在玄羽道人飞身而至的瞬间,四人纷作鸟兽散,呼啦一下便多了开来。

    蓬——

    席卷而空的罡气击中路旁一株三人合抱的巨大古树,只是一击之间便将那株数百年的古树连根掀翻,枝条纷纷撞折,巨大的烟土腾空,左右树林一片惊鸟乌云一般直上云霄。

    除了妙秀之外,其他人看得都是一惊。

    想不到这玄化真人的师弟,手底下的实力如此强悍,足以匹敌玄化真人练成第八转之前的实力,那可是足以匹敌卓惠梵的惊人实力。

    孙坤落地后滴溜溜一滚,抬头骇然吼道:“老杂毛,你下手还真狠啊!”

    另一侧,叶清玄翻身落地,妙秀和尚轻盈落在身侧,低声道:“叶少侠小心了。玄羽道人一向潜心修道,不问江湖恩怨,但我家方丈有言,龙虎道门之中除玄化之外,以他的实力最强,几乎有问鼎天绝榜之力。”

    叶清玄瞧得暗自点头,当年凤仪阁勾结妙济,暗算玄化,之后以雷霆之势掌控整座龙虎道门,若无凤仪阁的介入,只怕以妙济之能,恐非玄羽的对手。

    但也因玄羽、玄鸣等人的对抗,致使龙虎道门内部不稳,尤其玄化真人未死,将整个龙虎道门牢牢拖住,未能加入凤仪阁霍乱江湖的行动之中,可以说,玄羽等人也间接帮了叶清玄等人一把。

    玄羽道人一击而空,身形刚刚落地,背后的白阳子等人又在呼喝——

    “玄羽,你出手竟然放了空炮,莫不是故意放走敌人?”

    “我看你是念及旧情,不肯惩奸除恶!”

    “可怜龙虎山上十多名弟子都要因你丢掉性命……”

    “玄羽师叔,莫要自误啊!”

    ……

    几个道士连劝带威胁,玄羽道人已经气得双眼通红,几乎立即就想把几人毙于掌下,偏偏被拿住要害,此时毫无办法,此时气愤难忍,仰天一声悲啸,再次一次朝着叶清玄等人扑来。

    叶清玄和妙秀和尚均知道在这里与玄羽道人拼命实在没有必要,说不定妙济那老道巴不得玄羽道人死在他们手上,自然不与其交手。

    此刻听闻白阳子等人的威胁之语,不由得对视一眼,眼中齐齐一亮,“呼”的一声,直扑那四名不停叫嚣的道士。

    几乎与此同时,侯亭避让的脚步一顿,反而向前缠住玄羽道人,迎面白光一闪,拂尘已然卷来……

    瓮!

    沉重的铁桶如同流星锤一般,直接抵挡玄羽道人势大力沉的拂尘。

    岂知玄羽道人手中拂尘先是一卷,缠住了大铁桶,接着不是往外卸力,而是装作体力不支,竟一头往铁桶上撞来,眼见便是脑浆迸裂的下场。

    侯亭惊呼一声,连忙硬生生地往后一拽,但这仓促之举却令其一阵气血翻腾,脚下步伐顿时凌乱,一时躲闪不及,竟然被挣脱开的拂尘扫中了胸口……

    嘶啦!

    拂尘的丝线如刀一般将侯亭胸前的衣衫割得稀烂,同时数道血痕浮现在其胸口。

    侯亭受此重击,更是喷出一口鲜血,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下反倒把玄羽道人惊得一愣,脸上歉然之色一闪,下意识地就要上前搀扶……

    好!杀了他!——

    叫好声和喊杀声同时从白阳子等人方向响起,玄羽道人怒目而视,却正看到妙秀与叶清玄二人大鸟一般扑了过去,眼神中不由得顿时一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