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0】枫林渡口
    云收雨罢。

    战东来从虞丘芷八爪鱼般痴缠的肢体间解脱出来,看了一眼那张春意犹浓的俏脸,在她滑腻腻的光头和饱满挺茁的酥胸上揉捏了几把,满意地听了几声甜腻的嗓音,嘴角荡起一丝邪邪笑意,便昂身而起。

    在这座四面透风的小楼上,战东来赤着身体,尽情展露着他雄健完美的身躯,任凭清风在身躯上涤荡,带着花香的清风令人微微发醺。

    倒了一杯最好的葡萄美酒,战东来缓步走向窗边,看着窗外美景,将杯中酒台式干燥箱一饮而尽,淡淡道:“叶清玄倒是会享受,竟然可以在这个小城里找到这样的宅院。”

    叶清玄等人走后,战东来便占据了这座景色优美的宅院,而那个守护的老仆,早已化为碎肉,成了所有花草的肥料。

    彭天烈冷冰冰的声音传来道:“少主,有圣主佛爷的传话……”

    听闻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同时又是世上最严厉的师父摩云和尚,战东来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是不是又让我离母后远一点?”

    “少主英明。”彭天烈继续道:“佛爷还说,这一次的‘天魃魔尸’背后主使人不简单,说少主只可搅局,不可争夺……”

    “哼,老糊涂。谁在利用我,谁又可以被我利用,以为我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么?”

    “人生一世,只争朝夕。我可不想像他那样,躲在一个荒岛上称王称圣上百年。要争,趁着年轻,我便要做天下第一。”

    战东来冷哼一声,右手轻轻一探,指端罡气萦绕,射出一道如同蛛丝般的劲气,一株月季花瞬间枯萎,但其所携带的生命能量,却系数被吸入了战东来体内。

    战东来撇了撇嘴,道:“植物的榨取,也不过是些水分养分,还是武林高手比较不错……上次的那个什么隋正风就不错,只可惜少了一点……”

    彭天烈道:“启禀少主,已经帮您物色了几名武林人物,俱都是黑.道上单枪匹马的独行盗,死了都没人察觉!”

    “好极了。”战东来舔了舔嘴唇,双目射出饥渴的光芒,“这件事就交给你打点了,务必每天能让我吃上一顿大餐。三年内,我要突破神化!”

    “自是无问题。但是少主……”彭天烈诧异的声音响起,“叶清玄一行人已经离去三天,我们还要等?”

    “不急,不急。”战东来又倒了一杯酒,轻酌一口,又道:“把消息放出去……就说叶清玄已经得到进入魔门圣地的钥匙,‘天魃魔尸’和魔门积累上千年的财宝,已唾手可得。”

    “好的,少主。”彭天烈答道。

    战东来摆了摆手指,淡然道:“记住,不但要传播消息,还要散播一些江湖评论。魔门圣地……嘿嘿,那里无论是武学,还是财富,都足以让将一个毫无根基的势力,瞬间拥有媲美十大门派的实力。这样一说,不但是魔门中人,便是一些白道门派,甚至十大门派,都会有人坐不住的……”

    “少主智计天下无双,属下这就去办。”彭天烈回应一声,飘身而去。

    战东来伸了一个懒腰,轻笑一声,道:“哼哼,叶清玄,我也让你尝尝与天下为敌的滋味!”

    战东来得意非常,转身入内,不一会,剧烈的呻吟声再次响起。

    **********

    叶清玄一行四人,离开了广寿府,一路向北而行。

    连日间翻山越岭,很少走官道,自也少有武林人士能够跟上四人的步伐。

    这一日,四人走出山林,眼前被一道大河拦住去路。

    枫林渡,扼荆、扬、中、冀四州交会要冲,又是大江渡口,形势极为险要,为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四人北上必由之地。

    四人到达渡口的时候,天时已近黄昏。

    往日渡船来往熙攘的渡口,此时却是空空如也。

    叶清玄立于斜阳,遥眺大江千里,浊流浩荡,夕阳之下,浮动起万片金鳞,气势极为雄壮。

    “看来我们的行程早就在别人的计算之中了。”侯亭放下巨大的铁桶挑子,一边扇着风,一边环目四顾说这话。

    孙坤抻着大脑袋,答道:“既然我们要去盛玉山,就必然要渡江,这枫林渡口,却是附近唯一有渡船的地方……”接着嘿嘿一乐,孙坤一抖脑袋上的小辫,问道:“你们说,这里会不会有人正等着我们呢?”

    妙秀和尚笑而不语。

    叶清玄眺望江面,突然道:“乌鸦嘴。”

    众人诧异抬头,见到下游芦苇荡中果然摇来一只小船。

    一个头戴箬笠,颔下银须飘拂的老年船夫,坐在船尾,双手荡桨,顺风逆流而渡,速度竟是极快,上百丈的距离不多时便到面前。

    小船穿行如梭,那老船夫双桨一收,自船中抄起一枝竹篙,插入水底泥中,将船定住,笑着向叶清玄等人说道:“此间渡船刚走,要等对岸客满,才会回来再渡。几位客官像有急事渡河,我这小船送你们过去如何?”

    这老船夫一篙中流,将这只小船硬生生定在江中。此地水流湍急,船速又高,浪花自船头冲来,飞珠溅雪,看上去力量颇大,但小船却连动都不动。只就这一点看来,老船夫的功力已是极为惊人。

    怪的是,对方似乎故意展露身手,毫无隐瞒之意。

    众人正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的好,旁边叶清玄扫了老船夫一眼,却是被船艄挂着的一物吸引注意力,心中一动,也不等其他人答话,身形微动,已然落在船中。

    侯亭和孙坤面面相觑,妙秀却是跟着一飘,落在船头,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如此,有劳船家了。”

    见到二人都已上船,二人自然不敢怠慢,齐齐拿好东西上了小船。

    老船夫竹篙一拨一点,船便荡开,然后弃篙用桨,横流而渡。

    叶清玄坐在船中央,独立苍茫,心生感慨,突听那老船夫突然开口吟唱船歌,道:“一心锄强下九州,了无烦恼了无忧。奇宝引得无常到,一过大江万事休!”

    众人听得那老船夫说的分明是自己一行人,身怀神武异宝之秘,引来了无数高手追杀,只要一过大江,必然凶险万分。

    侯亭和孙坤不由得齐齐动怒,还未等答话,便听得妙秀和尚突然吟唱道:“破衲芒鞋遍九州,何来烦恼何来忧?佛心恰如秋月洁,何惧乌云片刻留!”

    老船夫听得一愣,不由得钦佩点头,正待答话,却又听得叶清玄朗声高歌——

    “一袭青衫踏九州,何惧烦恼何惧忧?纵使天下群魔聚,我自一剑涤荡休!”

    老船夫片刻呆滞,接着仰头哈哈大笑,道:“大师好宽慰的佛心,叶少侠却是好重的杀心啊……”

    妙秀和尚施礼道:“难得‘西湖仙翁’阮大侠远来示警,贫僧妙秀有礼了。”

    “你是阮世涛?”孙坤眼睛一亮,看了叶清玄一眼,呵呵笑道:“怪不得叶小子毫无二心地登上了船,原来是大江盟的客卿长老啊!”

    叶清玄蔚然道:“还不是阮前辈挂的这串福钱,让我认出了自家人。不过叶某眼拙,却是没有认出阮前辈真身,实在歉然。”

    “无妨。久闻叶少侠大名,却是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会,分外欣慰。”阮世涛笑着答道:“鬼蜮几时尽,江湖魑魅多!大江盟势力所限,只能保几位大江南岸无忧,过了大江,几位前途茫茫,可要多加小心了。”

    叶清玄在船中仰着倒下,看着江水,淡然问道:“不知现在江北,又多了哪些小鬼呢?”

    阮世涛笑道:“世间小鬼那会入得少侠法眼,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黎道天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