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仙境谷底
    能够让男人也垂涎三尺的男人,除了孔雀,还能是谁?

    当孔雀冷冷说出让侯亭留下一只眼睛的话时,侯亭身上的冷汗已经如同雨滴般湿透了衣衫。

    魔门九宗中花宗之主。

    无论是智计还是武功,都足以在江湖上称绝。

    侯亭自问武功可以在天绝手下逃出升天,但在孔雀手下,却是没有一点底气。

    不是他自问打不过孔雀,是他压根就不知道孔雀会如何出手……

    江湖上见过孔雀出手的,并且还好好活在世上的,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侯亭自然是如临大敌,动也不敢动,而叶清玄不禁哈哈一笑,开口道:“孔雀前辈,嘿嘿,不过是个误会,你又何必……”

    “你,闭嘴!”孔雀将碗里的馄饨汤一口气喝完,冷冷喝道:“我有让你说话吗?”

    叶清玄顿时语塞。

    孔雀把大碗一推,接着抢过叶清玄面前的一碗,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吃了个精光……

    叶清玄和侯亭看得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位传说中做什么事情都精致到极限的花宗之主,此时为何饿的像个乞丐。

    吃完了叶清玄这一碗之后,孔雀再次冷冷瞥着叶清玄,眼中杀气森寒,“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

    叶清玄欲哭无泪。“不是前辈不让我说话吗?”

    “放屁!”孔雀喝道:“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多什么嘴?”

    叶清玄暗地里大翻白眼,想了想,认真答道:“圣地的钥匙还没拿到手,我……”

    呛!

    一股锐气横亘在叶清玄的眼睛前方,一枚细细的银针,距离眼球不足发丝的距离。

    “别说我不想听的废话。”孔雀冷冷答道,眼神中的杀气,让叶清玄彻底明白,对方没有跟他开玩笑,而是极为认真的。“楚儿在哪?”

    叶清玄一愣,“楚儿不见了?”

    “她没有找过你?”孔雀再问。

    叶清玄摇头。

    孔雀森然的气息令叶清玄和侯亭二人极为不舒服。

    “就因为你……就因为你的一个决定,楚儿走了。”孔雀面容开始变得狰狞,“我找了她许久,没有一点踪迹。你最好祈祷她没有出什么事,否则我第一个就不会饶过你……”

    此时的叶清玄,已经完全的呆愣了。

    沈楚儿,她会干什么傻事吗?

    无论如何,叶清玄自问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哪怕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如此选择,因为他喜欢的是梅吟雪,这一颗心里,容不得其他女人。

    可为此让沈楚儿出事,却绝不是叶清玄所愿。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感情的事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为何还有这等错综纷乱的感情纠葛找上自己呢?

    “阿弥陀佛,小僧妙秀见过孔雀宗主……”

    一声佛号,妙秀和尚从院落里缓缓升了上来,轻盈地站在一簇花丛之上。

    “小和尚……”孔雀此时缓缓起身,冷冷道:“别跟我讲你佛家的歪理,你还不配开导我,想阻止我杀叶清玄,让无念来吧。还有你……”

    孔雀瞪了侯亭一眼,道:“我知道你的名头,黑道上应该有些关系,发出消息,帮我找到我的外甥女,三个月为限,否则取你眼珠……”

    话音落时,孔雀人已经飞离出去,徒留小楼一片香风。

    妙秀和尚不禁失笑,看了一眼一脸尴尬的侯亭,以及面色呆滞的叶清玄,轻声问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问他!”侯亭指了叶清玄一下。

    叶清玄长叹一声。“冤孽啊——”

    **********

    沈楚儿从未感到可以睡得如此舒服。

    当她睁开眼睛,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天堂。

    要不是挪动间感受到身体几处伤痛,她几乎都不想从这么软的床榻上起来。

    沈楚儿发觉自己躺在一层厚厚的、松软的地席上,入目处,是一间明亮的木质房间,四周窗户大开,可以一览外面的秀丽景色。

    自己的衣衫极为完整,这让沈楚儿极为放心,只是胳膊和膝盖几处地方有些淤青,右手肘位置包着厚布,里面是草药的清香。

    想来自己跌下悬崖,在河水中撞击到几次。

    房间内的布置简单而富有情调,一桌一椅,全部都是手工制作,极为古朴。

    一侧墙壁上挂着蓑衣帽子,另一侧的柜子里放满了釜、炉、盆、碗、箸等,俱都是烧制的粗陶,或是木制品。

    沈楚儿至今对于自己跃下悬崖的行为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神志恍惚,竟然做出了这么愚蠢的事情。

    如果自己真的死了,父母的仇又有何人来报?

    想到这里,沈楚儿更加感恩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

    扶着墙壁,沈楚儿缓缓走出小屋,待出了房门,眼前一亮,境界顿开。

    这是一条绝美的小谷,抬头处,一层云雾漂浮于头顶。

    天光不知从何而人,明朗异常,丝毫不觉黑暗。

    到处修竹老树,翠壁清流,水木清华已极。

    时值盛夏,天气却凉爽得如同仲秋。几道瀑布飞泉,宛如凌空匹练,玉龙倒挂,珠雪四溅。洗得峰壁上的那些厚厚青苔,苍翠欲滴,绿人眉宇。

    此处的小木屋修葺在一座微微突出的小石山之上,脚下石质白细,温润如玉,周遭有淡淡雾气弥漫,有如仙境。

    沿着石砌的台阶向下,沈楚儿一路走到了谷底。

    雾气渐薄,她甚至有一种越来越光亮的感觉,壑壁上也多了草苔之类的植物,正茫然前行之时,沈楚儿这时闻到了一股香气。

    那股香气初入鼻,她还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有问题,接着一声腹鸣,饥饿感瞬间袭来,令她脸上一红,连忙更加快速地朝着香味传来的方向摸去。

    穿过了一层薄薄雾气,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赫然是一个庞大的水潭,两面峭壁,一面瀑布,还有的一面却是两边短短的峭壁夹着的一个大缺口,满溢的潭水由这个缺口注下去,远望蓝天白云,群山青葱。

    那面瀑布也非常特别,千丝万缕,如纱丛一样从石缝中流出来,幽然地注进水潭内,虽然有水声,那种水声却有如天籁,音韵悠扬,令人听来舒服之极。

    水潭当中有几块奇大的巨石,那之上赫然以石块砌着另一间小屋。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正坐在小屋前面临水的一力石上烤着鱼,香气正是由烤鱼上透出来的。

    这地方,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