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6】喜欢与爱
    妙秀自然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故事,侯亭和叶清玄二人也没有点破,唯有孙坤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怪声调地道:“还好你来得及时,否则老夫还被人冤枉,替坏人传播假消息呢……”

    孙坤嘲讽的,自然是叶清玄之前对发布消息者的怀疑。

    叶清玄心下一叹,想了想依旧问道:“不知无念禅师从哪里得来这样重要的消息?”

    妙秀和孙坤齐齐摇头。

    妙秀和尚想了想道:“方丈自从玉皇顶归来,便深居简出,精研佛法,一直未曾出关,直到两个月前由凌云宫传来了一个请柬……”

    “林南轩?”叶清玄诧异问道。

    妙秀和尚摇了摇头,道:“如果是林宫主,方丈虽然敬佩,但绝不至于如此慎重……是宁中流。”

    天智散人!?

    这个名字一出现,不但是叶清玄,侯亭和孙坤齐齐一凛。

    作为白道武林的最高存在,宁中流这个名字几乎与陆地神仙一样受到人们的崇拜,自从两百年前与魔门第一高手毗魔逆天一战之后,宁中流便不再现于江湖,即便是孙坤这样的老头子,闻听宁中流三个字,也只能是如同听到偶像名字的孩童,双眼露出闪闪星光。

    “如此说来,这件事背后的谋算竟是如此之大,竟然连宁老神仙都惊动了,还把无念禅师请出山……”侯亭揉着肉团一样的脸蛋,脸色从未有过高的沉重,缓缓问道:“莫不是这件事背后的阴谋者,有可能是毗魔逆天?”

    众人低呼了一声,对这个比罗破敌还要神秘可怕的敌人,充满了敬畏。

    叶清玄看着妙秀和尚,问道:“无念禅师何时出山?”

    “已然出山。”

    “何时出现?”

    妙秀和尚浅浅一笑,道:“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比如……”

    “比如罗破敌无人能制?”叶清玄问道。

    妙秀和尚点了点头。

    叶清玄和孙坤、侯亭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

    敌方最具实力的强者行踪未明,这个时候无念禅师的确不能轻易现身。

    侯亭这时又问:“既然无念禅师已然出马,不知对‘天魃魔尸’可有处置的对策?”

    妙秀和尚叹息一声,道:“这一点小僧不知。但既然是凌云宫的宁散人交代,‘天魃魔尸’的最后归属,也应该是交予凌云宫吧……”

    噢……

    侯亭摩挲着下巴,眼中留意之色一闪而逝。

    这是孙坤打了个哈哈,笑道:“胖猴竟问些没养分的废话,试问天下间除了大禅寺和凌云宫,还有哪个门派有能力、有实力封印‘天魃魔尸’?如果交给你,你有本事保证不被魔门中人抢走吗?”

    侯亭呵呵一笑,道:“我只是确认一番,你倒是趁机奚落起我来了,也不见你之前有这么大义凛然,殊不知无念禅师交给你的消息,被你……”

    唔……

    侯亭还待说下去,却不料孙坤一把捂住他的嘴巴,骂道:“小心隔墙有耳,这等重要的事,你要是再敢大声嚷嚷出去,我立即跟你割席断交!”

    噗嗤!

    叶清玄看得大乐,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侯亭愕然片刻,同时也哈哈大笑起来。

    孙坤一脸怒意地瞪着二人,唯有妙秀和尚一脸懵逼。

    “既然目的明确,那这件事,我参合了。”叶清玄嘿嘿一笑,沉声道:“时不我待,魔门中的宗主,必然知晓魔门圣地所在,计都也当众把位置喊了出去,我们只有快马加鞭,直奔圣地,只要先敌一步拿到进入圣地的钥匙,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

    “我也去。”侯亭答道。

    孙坤嘻嘻一笑,道:“这么重要的秘密都已经知道了,我若不去你们能饶了我吗?更何况魔门圣地机关重重,对于我这个机关大师来说,正是用武之地。”

    “你不只会打洞吗?”侯亭诧异问道。

    “滚。”孙坤骂道:“老子只会打耗子洞,肥猪进不去……”

    “阿弥陀佛。”妙秀和尚松了一口气,道:“多谢三位义士,明日一早,我们立即出发。”

    **********

    月满西楼。

    莹白的月光之下,叶清玄独坐在小楼之上,四面窗户洞开,任凭晚风轻抚,带来窗前院下的缕缕花香。

    那是雏菊,那是茉莉,那是丁香……

    这里的主人颇有情趣,将这小楼左右的花园打理的极为雅致。

    守护的老家丁也很尽责,也甚爱这里的花花草草。

    趁着老家丁老眼昏花,这里的主人家又不在,叶清玄几人鹊巢鸠占,好好享受了这宁静的夜晚。

    夜凉如水,晚风轻柔。

    小楼上和平而宁静,他独自坐在窗前,心里平静而感动,他感激上天再一次赐给他的美妙生命,感激上天让他得到了梅吟雪这位绝世佳人,感激他能享受到如此美妙的人生。

    叶清玄望月长叹,这时候,他听见了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

    “咦?长夜漫漫,想不到不是我一个人彻夜难眠……”

    “混沌侯”侯亭沉重的身躯,脚下却是如同棉花一样落地轻盈,只不过叶清玄神识超乎常人,别说是棉花,便是风吹叶落的声音,他也能听得到。

    听到侯亭的一番话,叶清玄微微一笑,道:“你是彻夜难眠,我却是舍不得这里的夜色……你看,弦月如钩,晚风如熏,这样好的月色,怎能只是睡觉呢?”

    侯亭哈哈一笑,道:“老弟果然不愧是风流中人,能对着千百年亘古不变的月亮发出感叹,这样细腻的感情,不知让多少姑娘为之彻夜难眠啊……”

    “那就是叶某的罪过了。”叶清玄再一次想到了梅吟雪,淡淡道:“任它弱水三千,我也只取一瓢饮。”

    “怎么?老弟,江湖上都说你是个妻管严,只敢喜欢一个梅吟雪,却是真的?”

    叶清玄哈哈一笑,道:“任凭江湖上传闻吧。喜欢,嘿嘿,喜欢是什么?不过是性激素刺激大脑之后,带来的刹那冲动罢了……真正的感情,真正的爱情,得是抛弃了所有人体化学反应、在你完全冷静之后,还想着的、念着的那个人……”

    侯亭“噢”了一声,重新审视地看向叶清玄,吸了一口气,摇头道:“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