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2】都给我滚
    轰——

    神龙呼啸轰落,罡气形成肆虐的气浪,以叶清玄落地之点为中心,呼啸着扩散开来,周遭三十丈近百米的范围内,准备不及的魔门高手如同狂风中的枯叶,被气浪席卷,吹向四面八方,超过百名魔门高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在空中便已被震碎内脏,喷血而亡。

    咔,咔隆隆……

    叶清玄浑身神龙般金黄色的气劲缠绕,令他宛如天神下凡,双眼扫过计都夫妇,瞬间迸发最酷烈的杀意。

    “你就是叶清玄?”第一次见到对方的“鬼箫”幽玄从惊愕中醒转,看着叶清玄大笑道:“冲动狂悖,今天定教你有来无……啊!?”

    话音未落——

    昂!

    一声象鸣……

    叶清玄身上缠绕的金黄色罡气,如火焰般剧烈燃烧,纵横无敌、所向披靡的打出平平无奇的一拳。

    刹那间,整个空间都放佛塌陷了一般,叶清玄这一拳足有十龙十象之力,看似动作慢至极点,偏偏幽玄知道这一拳的速度实在让他避无可避,任凭身边同伴近在咫尺,可他依旧感到了深深独面强敌的恐惧感和孤独感。

    姬若艳和午烈阳的惊呼声在耳畔响起,幽玄硬着头皮一掌迎上,同时另一手罡气运转,手中“鬼箫”的孔中一连射出数枚专破内家罡气的毒镖。

    噗噗噗……

    叶清玄距离太近,这数枚钢镖毫无例外地射在了他的胸口上,“鬼箫”幽玄得意的笑容刚刚浮现,接着就变成了无边的恐惧。

    那几枚钢镖竟然连叶清玄的护身罡气都没有破开,被一堵金黄色的琉璃状气墙挡住,硬生生悬在了半空中。

    他的恐惧还不知如此……

    当叶清玄的拳与幽玄的掌交锋在一处之时,幽玄初时毫无所觉,但耳畔却传来手臂骨骼清晰的爆碎之声,声音一路上传,从手掌、小臂、大臂、肩胛骨……最后行将扩散全身的时候,幽玄终于反应过来,形如鬼魅的轻功亡命施展,奋力向后退却,终于在那股恐怖巨力击中脊柱之前,滴溜溜地飞退数十丈,接着后撤的势头,抵消掉叶清玄这一拳的无上巨力,并且就此一去不返,惊慌逃遁!

    啵——

    直到这时,双方交击时的声响,方才扩散开来。

    无论是叶清玄这一拳的速度,还是幽玄逃遁的速度,竟然都超过了音速,待魔门其他宗主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蓦然一击结束之时,作为强力外援的“鬼箫”幽玄,早已逃得不知所踪。

    “咦,有些低估他的速度了呢……”叶清玄冷冷一嘁,却让在场所有魔门宗主齐齐冒汗。

    “鬼箫”幽玄也许在江湖上声名不显,但在魔门内部,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绝世高手,凭借超乎寻常的轻功,以及诡异的鬼箫音波功,常常杀人于无形之中,令人防不胜防,绝对是最难招惹的神秘人物。

    但想不到今日遇到了叶清玄,却是让他大失颜面,甚至差点丢掉小命。

    “鬼箫”幽玄擅长的是暗杀,最不擅长的就是面对面的硬磕,叶清玄对这个敌手完全不熟悉,偏偏因着愤怒而出手的蛮力一击,正中幽玄的软肋,任凭他的速度如何天下难寻,到头来也不过是勉强逃走,没有被叶清玄一拳震死罢了。

    “鬼箫”幽玄心中的窝火自不必提,叶清玄这一击多多少少也震撼住了其他魔门宗主。

    “不要怕,他只有一个人!”午烈阳嘶声狂吼,用来掩盖内心的恐惧。

    砰,呼——

    叶清玄如象进击,猛地跨来一步,震得大地动摇,同时又是一拳,直向午烈阳面门而来!

    轰!

    午烈阳怒不可遏,全身火焰罡气呼啸而起,可惜看上去凶猛的烈焰却并没有与叶清玄强攻,而是双掌交叉,在身前一封,抵挡叶清玄的来拳!

    “呼,十一层!”叶清玄罡气再提一个层次,总共十三层的在第二拳中便涨到了第十一层,一拳之力拥有十一龙象的合力!

    这一拳,更狂暴!

    呼——

    拳未至,只是劲道带起的狂风,便将午烈阳浑身熊熊燃烧的火焰罡气全部吹灭……

    啊呀!?

    午烈阳肝胆寸裂,自知完全挡不住对方这睥睨天下的一拳,就在此时,旁边的姬若艳和阴九幽终于动了!

    不是他们不动,而是完全被叶清玄的气势所压倒,反应不及。

    “月华如水!”

    姬若艳一声娇喝,全身罡气尽数冒出,整个人散发出盈盈月光,方圆十丈之内,尽数被一股阴凉如水的气息笼罩,叶清玄顿时感到身子一紧,空气的阻力陡然上升百倍,竟像是身处海水之中,不,就像是处于水银之中。

    在姬若艳的手中,显出一把短短的月牙匕首,漫天月华放佛在向匕首中汇聚,月牙匕首也在汇聚罡气之后,渐渐散发出萌萌月光。

    叶清玄感受得到那把匕首的威胁,只需两个呼吸之后,这把锋锐的匕首必然会施展雷霆一击……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阴九幽已经化身一道鬼影,用他那变态的速度,在周遭的密林中不断穿梭,速度不断叠加,越来越快,越来越阴狠,竟是以极速增加剑锋的攻击力,随着剑尖冒出的幽兰火光,可以说,他的想法已经达到了目的。

    敌方之中,唯有孙南星武功最弱,但他也是心肠最狠的一个,眼见叶清玄来势汹汹,己方高手还未合击,便已重伤逃遁一位,眼珠子一转,孙南星非但没有上前帮忙,反而一回身,扭头就跑!

    仅存的三位魔门宗主顿时破口大骂,但也无法分身阻止。

    不过呼吸之间,孙南星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就算少了一个孙南星,叶清玄的压力也一点不见减少!

    叱!

    危难时刻,叶清玄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轰出的一拳,不但没有收回,反而陡然再次上升一番气势。

    十二层的带来了十二头龙象叠加的力量,整个空间都开始隆隆作响,姬若艳身躯一震,手中匕首汇聚的月华都差点崩溃,竟是被叶清玄的强悍力道差点崩散了神功。

    砰,轰!

    一直躲在一旁的阴盛、阴荣兄弟二人,手中的招魂幡和哭丧棒同时砸在叶清玄的脑袋上。

    罡气迸发,兄弟二人不但没能伤到叶清玄,反而被其反震的力道震飞出去,半空中齐齐喷血,落地后窟通仰倒,爬不起来。

    “叶清玄受死!”阴九幽的剑气终于汇聚了最多的罡气,增添了最快的速度,蓝色火焰破空而至,直刺叶清玄的胸口!

    同一时间,午烈阳双目通红,已经知道生死存亡关头,亡命地发动罡气,呼啸的烈焰再次腾空而起。

    姬若艳娇柔一笑,整个人如同月宫仙子,手持月牙匕首,飘然而来……

    三大魔门宗主,同时发动最强劲的绝学,势要将叶清玄当场格杀。

    而此时的叶清玄,深吸一口气,轰出的一拳迅速化为手掌,与另一手同时收回腰间,淡淡地说道:“第十三层——”接着一声暴喝:“亢龙——有——悔——”

    十三头龙象的无上巨力,并没有单纯的以肉身施展出来,而是叠加上暴虐的至阳罡气,双手向天空一托,整个人化为一条神龙咆哮而起,接着在空中倏然坠落,迎面轰向三大魔门宗主的合力一击!

    方圆十丈范围内,整个空间倏然变得混沌一片,一团压抑到了极致的巨大光团,竟放佛吸收了周围所有光线,浮现出暗金色的光芒。

    宛如破碎的蛋壳,一条条裂痕在光团表面上显现,毫光从裂缝中照出,接着,啵——

    毫光顿起!

    被压缩在十丈范围内的无匹罡气,终于迸发出天崩地裂般的气势……

    隆隆隆——

    肆虐的罡气,如同海啸来临时的巨浪,带着幽兰、黑暗、金黄、月白、火红的颜色,以毁灭一切的石头向外扩张,所有挡路的一切,全部碾得粉碎。

    还没来得及躲避的魔门高手,全部尖叫着四散逃命,但最终无奈地在罡气巨浪中化为虚无。

    来吧。

    已经没有了躲避之力的计都夫妇,望着滚滚而来的巨浪,抱得紧紧,直面死亡……

    最后关头,一道虚影笼罩天地,将二人护在中心。

    罡气巨浪呼啸而过……

    一时间天昏地暗,宛如世界崩溃之时,地上的泥土成吨地卷飞,不一会身下便已一片虚空。

    罡气中带着死亡的气息,一会阴冷冰寒,一会炽热灼痛……

    如此反复数十息,当计都以为世界真的崩溃之际,那席卷天下的巨浪,终于完全消失。

    叶清玄衣衫褴褛,形容狼狈,但依旧坚如磐石地护在他的身前。

    “没事?”叶清玄一抹嘴角溢出的鲜血,肃容问道。

    计都惨然一笑,缓缓道:“叶清玄,我活不了了……”

    叶清玄脸色一变,连忙上前一探,果不其然,计都体内的经脉、内脏,全数已然破烂不堪,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他不活。

    叶清玄懊恼地叹息一声,因为之前救计都,废了他的内力,使得他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刚刚罡气震荡,即便是先天级别的高手尚且不能苟活,更何况是计都呢?

    见到叶清玄懊悔的模样,计都呵呵冷笑不止,用充满讥讽的眼色,问道:“说起来,刚刚的出手相救,我应该谢谢你,不过,你也是为了‘天魃魔尸’而来吧?可惜让你白跑了一趟……”

    “相公……”孙妍仅存一目,浑身因剧烈的疼痛颤抖着,“这一次,我们一起走吧,我再不想见到这个丑陋的世界,和这些丑陋的人……”

    叶清玄微微叹息,缓缓道:“我这次前来,并非只是为了‘天魃魔尸’,更是为了救二位脱离苦海,无奈途中被人拦截,迟到了一步……”

    见到计都和孙妍齐齐露出讽刺的笑容,叶清玄知道二人不会相信,于是突然用华佗的声音说道:“二位还记得老朽的声音吗?”

    此音一出,计都夫妇二人顿时瞪大了双眼。

    “是你?”

    “不错。”叶清玄看着不能置信的二人,认真说道:“你们身上的秘密,我早已知晓,但见你二人已有悔过之心,又萌生退隐江湖的想法,故而想要助你们一臂之力,谁曾料想……”

    “哼哼,呵呵,哈哈哈……”计都连连摇头,失笑道:“天意,这就是天意。我计都一生都想在圣门中夺取功名,想不到最后杀我的是同门,救我的却是仇寇!报应,报应……”

    哇!

    话音未落,计都喷出一口带着内脏碎块的鲜血。

    叶清玄连忙上前,输入一道生系罡气,勉强存住计都的最后一口气。

    呼,呼呼——

    四周衣袂破空的声音此起彼伏,大量人马赶来的声音不绝于耳。

    叶清玄与三位魔门宗主的一战,实在太过惊天动地,终于把苦苦追寻计都踪迹的各路高手吸引了过来。

    “啊——这是什么情况?”

    “天啊,这是什么人干的?”

    “会不会是罗破敌到了?”

    “罗破敌?在哪?在哪?”

    ……

    此时叶清玄等人的位置,是一个直径达到百丈的巨大深坑,除了焦黑的泥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便是一些地下的石头,也被震得粉碎。

    人群汹涌,站在了巨大深坑的边缘,同时无数双眼睛,也看到了坑底的叶清玄和计都夫妇。

    “计都!是计都!”

    “终于找到他了……”

    “魔门妖孽,赶紧交代魔门圣地所在,可以给你和你妇人一个全尸……”

    “旁边那小子是谁?是魔门余孽,还是武林同道?”

    “交出计都,饶你不死!”

    ……

    一时间,群情激昂,咒骂纷纷。

    叶清玄头也不抬,便已然感受到人群中几个若有若无的气息,那才是最厉害的高手,而非台前这些呼天唤地的各路小丑。

    人群中,他感受到了侯亭和孙坤,感受到了“疯龙”元狂和“秀龙”文白羽,他们俩身边,还有一个气息断断续续宛如垂死之人的强者,“病龙”祝秧。

    此外,还有岑三金,冯阿三,铁驼,柳梦言……甚至,他还“找到了”李幕儒……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为了“天魃魔尸”而来,这令他心情极为恶劣。

    计都望着四周无数双贪婪的双眼,惨然一笑,道:“看到了吗?现在就算我想把秘密交给你,只怕你也无法带走,反而会害了自己。何不就让我带着这个秘密走呢?”

    孙妍柔弱的声音道:“相公,他们好可恶!”

    叶清玄无奈叹息:“世人丑恶,但这个江湖却不能不救,钥匙虽然在你手中,但我不确定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是否还有后手,所以我一定要得到那半具‘天魃魔尸’,掌握主动。”

    计都眼中精光一闪,问道:“我若告诉你,你就不怕成为武林公敌?”

    叶清玄微微一笑,道:“与整个武林为敌的事,我还做的少吗?”

    计都似乎想到了以前,失笑一声,道:“是了,是了。你不怕,你是叶清玄,差点忘了你是叶清玄……”

    二人之间的亲密私话,依然引起周遭群雄的极大不满。

    “混蛋,计都把秘密告诉那小子了!”

    “交出计都!交出秘密!”

    “不交出来,连你一块杀了!”

    “小子你死定了!报个字号,爷爷为你立碑!”

    聒噪的声音铺天盖地。

    叶清玄眉头紧皱,而计都更是冷笑连连。

    “叶清玄,看到这些人的疯狂了吗?你确定要知道?”

    “我确定。”

    “好。”计都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蓦然大喝道:“魔门圣地便在云梦大泽以北五百里,盛玉山深处!”

    这一声大喝,顿时引得周围一静,接着群雄哗然出声,想不到计都竟然将魔门圣地当众吼了出来,这无疑会再次引起天下武林的争夺。

    便是叶清玄,都没有想到计都会出这么一手,到头来,还是要搅乱江湖。

    趁着群雄哗然的时刻,计都快速道:“他们不知道进入圣地还需要钥匙,我把圣地供出来,他们便不会为难你了……”

    叶清玄心中一热,虽然结果混乱,但想不到临死之前,计都竟然还会为自己着想。

    “谢谢……”叶清玄道谢。

    计都看着叶清玄苦涩一笑,声音突然变得艰难,缓缓道:“你要记得……钥匙……在庙中,在大佛……噗——”

    最后关头,计都终于熬到油尽灯枯,一口气没上来,喷出一大口鲜血。

    叶清玄忙不迭再次施救,但却回天乏力,计都瞪大了双眼,嘴角带着对世人的嘲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叶清玄心中一片悲凉,久久无语,待发现孙妍有些不对之时,一翻她的身体,却发现她的心窝插了一把匕首,早已咽气多时。

    “嘿,计都他两口子死了!”

    “没那么便宜,谁知道他临死前说的是真是假?”

    “他身上一定有秘密,说不定圣地地图就在他身上,或是在他媳妇身上……”

    “抢尸体,扒光了检查!”

    ……

    绿林群雄们不满足于得到的信息,便连计都夫妇最后一丝尊严都不肯放过。

    “交出计都!”“交出计都!”“交出计都!”

    冲天的叫喊声中,叶清玄终于爆发,毫不顾忌在场群雄的面子,冷冷喝道——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