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1】畜生不如
    就在叶清玄被元狂拦住去路的时候,三十里外的密林深处,二百多名鬼宫和魔门其他宗门的高手,分而侍卫四周,里三层外三层,护卫着一个巨大的圆圈。

    计都和孙妍夫妇二人躺在一块突出的大石旁边,周围是绿草茵茵的草地,二人静静地察眼前峰峦迭起的山区,双手紧握,眼神宁静而安详。

    他们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不远,看淡了生死,反倒更加坦然。

    夫妇二人不远处,孙南星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出声,灰白的头发披散下来,形如枯槁一般的老人,看上去极为可怜。

    阴九幽枯瘦的身形端坐在一块尖石之上,头上依旧罩着从未见他摘下来的黑色斗笠,全身运功发劲,身躯微微颤抖,若是有人细看,当会发觉他的身子距离尖石尚有一段距离,竟是依靠护身罡气硬生生地漂浮在尖石之上。

    “鬼箫”幽玄饶有兴趣地看着阴九幽,自从河东府一战败给“剑君”李幕儒之后,反倒激发了他的争强好斗的性格,无时无刻不在修炼,因此最近一段时间,这个鬼宗之主的实力,一直都在突飞猛进之中。

    哈哈哈……

    一阵狂妄的大笑声中,午烈阳如同一团火云,呼啸着漂浮而来。

    甫一落地,一袭火红大袍的午烈阳便用他那粗豪的大嗓门嚷道:“他奶奶的,到底还是让战东来和彭天烈两个家伙逃了,不过彭老虎中了我一记,短期内休想再出手!”

    香风流转,月宫仙子一般的姬若艳从午烈阳背后转了出来,面带和蔼笑意,瞥过计都和孙妍夫妇,笑着对众人道:“最紧迫的追兵已经被击溃,剩下的跳梁小丑自有属下对付,阴兄,幽兄,为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问出进入圣地的钥匙才好……”

    群魔一时沉默,眼神却是一瞬不眨地看向了计都。

    幽玄轻叹一口气,缓缓起身,对着计都道:“计都兄弟,看在同门份上,你还是把圣地的钥匙交出来吧,免得坏了我们同门之间的情谊……”

    计都冷冷一笑,道:“幽玄,当初你便与我等不和,恨死我等倒是真的,你我之间有何情谊可言?”

    幽玄叹息道:“那还不是因为罗破敌重用你等,却对我们这些非嫡系大肆打压,方才结怨的么?如今罗破敌已经死了,活着的那个,不过是个徒有外表的傀儡,难道你还要为他尽忠?”

    “我曾发下圣门毒誓……”

    “哈哈哈……毒誓?什么毒誓?”午烈阳咆哮一声,火红色的眉毛立起道:“你交出钥匙,不一定会违反毒誓而死,但你若是不交出来,现在就得死!”

    计都瞪了午烈阳一眼,冷笑不语,只是抱紧了孙妍。

    群魔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孙妍身上,姬若艳柔声道:“妹子还真是可怜,竟然会被丈夫连累。唉,姐姐可以替你求个情,只要你劝我计都兄弟交出圣地钥匙,我可以保证饶你二人性命!”

    孙妍惨然一笑,抬头温柔地看向自己的丈夫,淡淡道:“小女子断然不会背叛自家丈夫的,你们也休要在我身上打主意,我男人说不交,那便是我二人的主意。”

    姬若艳脸色瞬间阴冷,又对计都道:“计都,你夫妇二人的性命,还有你家丈人的性命,全都在你一念之间。如果你肯交出钥匙,不但可以免你们一死,更可分你一杯羹,成为我们的盟友,日后一起开发‘天魃魔尸’身上的秘密,重塑圣门,称霸武林。”

    计都淡然道:“江湖上的争斗,我早已厌倦,对你的提议,我根本不感兴趣。我也不是为了罗破敌,甚至不是为了圣门……如果你们真的肯放我们离开,我愿意交出圣地钥匙。”

    群魔一听,顿时大喜。

    午烈阳把手一伸,吼道:“计都,把钥匙交出来,我们立即放了你……”

    计都目不转睛地瞪着对方,冷声道:“当我傻的吗?我若先交出来,你们岂会放了我等?哼哼,要想得到圣地钥匙,先放我们走,只要到了安全地方,我绝对会交出来。”

    “呸,你现在还有资格谈条件?”午烈阳登时大怒,啪的一掌拍在计都胸口,嘶啦一声,宛如一块烙铁印在胸口,一股焦臭的味道顿时扩散开来,“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你还真把我们当成了普通蠢贼不成?”

    嘶嘶炙烤的声音不绝,午烈阳的罡气凝聚在计都胸口,发出炽热的气息和焦臭味,孙妍热泪夺眶而出,却硬是咬住嘴唇,忍住一切悲呼出声。

    计都疼得大汗淋漓,但依旧毫不动摇,看向午烈阳的眼神充满了鄙视,狞声道:“午烈阳,对我这个手无寸铁、武功被废之人也能下得如此狠手,果然很有风范。只可惜,你的这点道行,比之我能承受的痛苦,可是弱上几万倍!”

    “死到临头还跟我嘴硬?”午烈阳冷冷一笑,目光看向一旁的孙妍,狞声道:“你计都是个英雄,大英雄,不过我倒要看看,你的妻子会不会也是女中豪杰!”

    说完一伸手,手掌红如烙铁,又要向孙妍拍去。

    就在他伸手的瞬间,一只鸟爪般的大手将其按住,幽玄冰冷的声音看向孙妍,淡淡道:“计都的女人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的男人,还是劝一劝吧。”

    孙妍握着计都的手,握得更紧,冷声道:“我男人说了,只要你放了我们,还有我爹,我们立即把圣地的钥匙交出来……”

    群魔一时齐齐冷笑。

    阴九幽沙哑的声音响起道:“好得很啊,果然有几分气度。怪不得你爹会把孙家上下,以及未来的家主之位传给你,果然是人中龙凤……不过,你再坚持下去,惹恼了我们,别说是这个家主当不成,你爹也要被你连累受苦,日后我鬼宫更会铲平你孙家满门……这样的结果,你也忍心?”

    话音一落,旁边的孙南星面容一惊,望向孙妍哀声道:“女儿啊,可怜可怜你的老父亲,老朽死不足惜,但你不能让孙家毁在你我父女的手上啊!那可都是你的血肉亲眷啊!”

    “爹——”孙妍悲呼道:“你不要相信他们的威胁,一旦我们交出钥匙,我们一家更是谁也活不了!”

    “我可以发下圣门毒誓!”阴九幽朗声道:“只要你们交出钥匙,立即放人,保证你们一家的安全,永远不会被人打扰!”

    计都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圣门早已不在你们心中,你们一个个成立自己的门派,就算发下圣门毒誓,又能把你们如何?”

    姬若艳皱眉道:“计都兄,你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我们了?”

    “先放人,再言其他!”计都一口咬死。

    “先放孙南星,可好?”

    “不行。”计都断然道。

    “那放了你妻子和丈人,你可愿意?”

    “不行。一起放。”这一次却是孙妍答话。

    “鬼笑”幽玄怒道:“计都,没有这么谈条件的……卓惠梵、罗破敌,青华帝君,甚至白道的武林人士,都在左右,我们可没时间等你们安全了再拿东西,到时候说不定钥匙会落在谁的手中呢……”

    计都冷笑数声,闭目不答。

    “好极了!”午烈阳大怒,轰的一声,双手燃起烈焰,咆哮道:“我们没时间跟他们废话,到底说不说?不说,老子先杀了你的老丈人!”

    孙南星脸色惨白,连滚带爬地到了女儿身边,一把拉住小腿,哀求道:“女儿,女儿,你救救为父?念在多年养育之恩,念在你早死的娘亲,念在我对你的信任,念在整个孙家的未来,你就让女婿把那个什么钥匙交出来吧!”

    孙妍望着白发苍苍的父亲,嘴唇几次抖动,最后悲呼道:“爹爹……原谅女儿不孝!”

    说完一如计都,转首将头埋入计都的怀里。

    轰!

    一声巨响,午烈阳一双火掌狠狠地拍在了身旁两株腰粗的大树之上,瞬间大树被火焰包围,烈烈火声和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

    “女儿,为父这般求你,你竟然如此无情?”一瞬间,孙南星的声音从哀求变成了极度的冰冷。

    计都、孙妍夫妇,默然不语。

    阴九幽幽寒冰冷的声调传来道:“孙兄,看来你的苦情戏没有用处,女生外向,你的乖女儿压根就不把你这老爹放在眼里……”

    此话一出,孙妍倏然抬头,一双秀目不能置信地瞪着自己的父亲,惊呼道:“爹,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哼……”阴九幽冷冷道:“问你爹啊?”

    孙妍一脸震惊地呼喝道:“爹,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竟然害你的女儿?”

    “嗤——”这时候,计都缓缓睁开眼睛,冷声道:“妍儿,我说过什么?你爹,根本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畜生!”

    噗——

    话音刚落,一只人手飞上了半空。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呆滞——

    孙妍不能置信地盯着眼前,缓缓看向自己的右手,原本秀美的嫩手,此时已经被一剑削飞,落在脚下,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

    剧痛袭来——

    啊!

    孙妍倏然一声惨叫,痛苦万分地捂住喷血的手腕,同时更令她心痛的,是痛下毒手之人,竟是自己的父亲。

    “妍儿!”计都瞬间目赤欲裂,望向孙南星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孙南星,你竟然向自己女儿下手,你简直畜生不如!”

    这一招,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便是心狠手辣的魔门诸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阴九幽看了看自己空空剑鞘,默默地点头,退向一边。

    此时的孙南星,脸色狰狞,阴沉如水,刚刚还孱弱不堪的形象瞬间变得阴郁而强大,望着自己的女儿女婿,狞声道:“计都,你说的不错。我就是个畜生!为了‘天魃魔尸’,我硬是牺牲一个女儿去讨好你,但你死到临头,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好极了,好极了。这个女儿是我给你的,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把她杀了,算是你还我的……”

    咻——

    剑锋再起,孙妍一条小腿登时为之一断!

    孙妍惨叫晕厥。

    “老匹夫,有本事你冲我来!”

    孙南星仰天大笑,道:“女儿是我的,她的命是我给你,关你屁事?午兄,让这个贱人醒过来!”

    “好!”午烈阳一扬手,一股烈焰呼啸落在孙妍胸口,嘶啦,浓烟冒起,孙妍顿时再被疼醒,不似人声的惨叫传遍密林内外。

    “计都,你说是不说!”

    午烈阳的烈火掌依旧灼烧不停,计都痛苦万分地扑在孙妍身上,即便是死命扑打,依旧无法熄灭掌火,最后一狠心,竟然张开大口,用嘴巴去撕咬黏在皮肤上的火焰罡气。

    只是瞬间,计都的嘴巴便被火焰烧烂,差点连舌头都同时烤熟!

    啊!?

    群魔想不到计都竟然这么不知死活,连忙上前施救,“阴后”姬若艳一挥手,月华如水般的掌力输出,不但灭了掌火,更抑制住了二人的伤势。

    当众人将趴在孙妍胸前的计都扯开的时候,面对二人的惨状,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孙妍胸膛上的衣服已然烧尽,原本饱满的胸部,硬是被烧得稀烂,露出白惨惨的胸骨和黑漆漆的焦肉;而计都更是凄惨,整个嘴巴已经不见,露出血肉模糊的牙床,烂兮兮的舌头耷拉在嘴巴外面,已经完全熟透!

    片刻的呆滞,即便是群魔,也不由得为下的重手而后悔。

    嘴巴烂成这样,还怎能说话?

    “他还有手!”孙南星扑上去一把扯住计都的衣襟,摇晃着咆哮道:“把钥匙交给我,交出来!嘴巴没了,用手写,只要你写出来,我还可以放你们走!”

    噗!

    计都冷然一笑,将自己熟透的舌头咬烂,喷了孙南星一头一脸!

    “可恶!”孙南星已经完全癫狂,多少年来的算计,任凭孙府伤亡过半,就是为了得到‘天魃魔尸’的秘密,到了今日,他怎能放弃?

    毁了女婿算什么?

    杀了女儿又算什么?

    只要得到“天魃魔尸”,自己平庸的资质就能得到弥补,就有机会称霸武林,到时候,别说是死了女儿,便是全家死光,那也是值得的!

    噗!

    啊!——

    孙南星狠毒的眼光一闪,竟将孙妍一只右眼,硬生生挖了出来!

    咔,咔咔……

    计都的右腿被午烈阳捏得粉碎……

    “交出来——”

    群魔齐齐上前,咆哮嘶吼!

    计都仰天大笑,眼中充满了绝望和仇恨——

    反正也活不了,就让我带着圣门最大的秘密死去好了,从此天下间,再不会有圣门,圣地,以及“天魃魔尸”了!

    叱——

    就在此时,一声厉啸倏然鹊起,声音起时,来人尚在远方,声音落时,外围已经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

    惨叫声瞬起!

    群魔骇然回头……

    昂——

    虎啸龙吟,一套神龙从地面腾起,半空中倏然轰落而下!

    “叶清玄!?”

    群魔异口同声,惊骇欲绝……

    计都绝望的双眼中,竟不由自主地流下一滴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