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0】河上激战
    “小子好眼力!”来人狂然大喝道:“老夫就是元狂!”

    叶清玄眼睛一眯,淡淡道:“不久前刚刚与你家特使有了秘密约定,今日为何拦我?”

    元狂浑身罡气烈烈风响,鼓荡的罡气更是令他漂浮在河水之上,凝立半空,头发胡须尽皆张扬,果然一副疯疯癫癫的派头,闻言大笑道:“哈哈哈,凤仪阁实力不比往昔,今日是她们有求于九龙宫,而九龙宫已无需再看凤仪阁脸色,虽然为了早年毒誓,会为凤仪阁奔走,但我九龙宫还有自己要事,不会成为凤仪阁门前的一条恶犬。至于为何拦你?哼哼,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糊涂吗?”

    “你来为路未霜报仇?”叶清玄声音一沉,暗运罡气。

    元狂癫狂一声大笑,吼道:“路未霜那小子跟我不对付,要杀你的是‘病龙’祝秧,我来是阻止你坏了我们的好事……”

    叶清玄顿时大吃一惊,喝道:“你说什么?坏你们好事?你们跟魔门勾结?”

    “呸!杂碎才会跟魔门勾结。”啐了一口后,元狂冷冷道:“看在定逸面子上,老子不会杀你,但要留你片刻。嘿嘿,魔门中人不但自相残杀,更有卓惠梵、罗破敌、青华帝君更重要人物赶来,等他们到齐了,我们再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怎会容你抢先救走计都?”

    叶清玄深深一吸气,劝告道:“这个想法太疯狂了,罗破敌几人的武功可不是吃素的,你们小心玩火**!”

    “哈哈哈,罗破敌不过是失魂落魄、被人控制的小丑罢了,如何与我们九龙宫相比?”元狂仰头大笑,道:“等我们九龙宫将魔门余孽一网打尽,到时候就不是凤仪阁重拾名声,而是我九龙宫成为新的超然大派了!”

    又是一群不甘蛰伏的野心之辈。

    叶清玄倒吸一口冷气,想不到九龙宫的人竟然有如此之大的野心,竟然想取凤仪阁而代之。

    叶清玄知晓对方没有痛下杀手,就已经给足了面子,但眼前的情形不容他退缩,计都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尤其“天魃魔尸”的情报不能泄露,否则天下必然大乱。

    叶清玄救人心切,唯有抱了抱拳,沉声道:“既然前辈不愿让路,那晚辈只有得罪了!”

    元狂疯癫般地晃了晃脑袋,嘎嘎怪笑一声,狞声道:“如果是你主动挑衅,那我就算杀了你,向来定逸那老太婆也不会怪罪的了。来吧!”

    脚下一顿,芦苇载着叶清玄如箭一般射出,右手剑指一伸,人还未至,的剑气已经横过十丈距离,刺得元狂睁不开眼睛。

    为了方便追击,叶清玄的无锋早已留在了侯亭处看护。反正他那对铁桶和扁担已经够招摇了,也不差他那门板一般的重剑了。

    元狂心下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早前还万万看不起凤仪阁所说的这个青年,觉得不过是江湖人吹捧的结果,但实际上一交手,元狂立即推翻了之前的轻蔑看法。

    已经看出叶清玄这一手剑气的厉害之处,元狂须发眉毛一齐直竖,眼中精光闪烁,一声长啸.腾空扑来,避开叶清玄这一剑的锋芒。

    元狂一身湿透的大袍呼呼作响,半空中罡气一震,湿透了的大袍瞬间迸射出万点水珠,如同万点锋利的暗器,朝着下方的叶清玄罩去。

    叶清玄毫不在意,护身罡气一展,那足以洞穿钢铁的水珠在他身前三尺的位置,全部被截停下来,如同遇到隐形的墙壁,慢慢滑落,重归河水之中。

    这时元狂有若金刚天神的雄伟身形,双足在河面一点,砰然在身后荡起冲天浪花,整个人如同脱膛的炮弹一般射来,运双拳巨力,狠命一击,直奔叶清玄面门。

    叶清玄脚下一扭,芦苇带着他诡异地在河面上划出一道弧形,避开正面而来的双拳,一指剑气点向元狂的耳后重穴,威胁对方安全的同时,恰到好处地避开了对方的凶狠攻击。

    两人并非在实地上交手,在河面上的交战,辗转腾挪比起地面上更加消耗罡气,而且招式凶狠,次次出手都是要人性命,往往看似毫不费力的互相一击,其中计算的精确,内中的凶险,实非一般高手所能想象。

    两个如此高绝层次的高手对战,往往一招不慎,就会断出胜负。

    叶清玄看似年轻,但这些年与他对战的高手不计其数,而且往往他都是以弱战强,故而极为懂得罡气的运用之妙,也懂得如何避让敌人的锋芒,并于间不容发之际找到对手的弱点。

    从这一点上看,别说是九龙宫的几位潜心修炼的供奉,便是魔门中那几位祸乱江湖的高手,也不比叶清玄更高明。

    元狂狂笑声中一低头,让开叶清玄的一指。

    接着五指箕张,每只指头都如同灵蛇一般抖动起来,在有限的指动幅度里作着奇异的动作,罡气呼啸而来,就像五件兵器往叶清玄不停招呼。

    叶清玄冷哼一声,双手如昙花盛开,抖出一朵朵波浪状的指劲,以指破指,封锁了对方每一指的攻势。

    双方手指射出的罡气相撞,竟然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爆响。

    二人一触既分,接着又再次凶狠地撞到一处。

    自从玉皇顶一战之后,叶清玄回到昆吾山,不但苦练绝学,更将积压在昆吾山的多名高手内力再次一扫而光,终于在罡气总量上突飞猛进,就算再遇到龙萨顿珠、源赖洲这样的半步神话高手,也完全不怵,有信心对付每一场恶仗。

    两个人将河水搅得漫天激荡,在空中形成层层水幕,落下时又被震成水粉,稍微离远一点,便是连二人身影都分不出来,更不论看出二人的样貌。

    互相交击时的劲气声响,更是没有停下的时候。

    二人这一缠斗,足足有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叶清玄大怒,一声大喝中,蓦地剑芒暴涨!

    “去!”

    叶清玄一指剑气,横空激荡!

    初时,这一剑平平无奇,河面平静……

    但对面的元狂却是脸色大变,狂运罡气,疯狂后撤!

    嗡——

    瞬间!

    伴随着叶清玄那一道剑气的射出,河面隆隆作响,竟然被剑气硬生生劈出一条丈余深宽、浪花激荡的鸿沟,激射飞速远遁的元狂!

    这一条被劈开的河面,足足达二十丈开外,元狂最终勉强侧身避让,“飕”一声往横斜下,没入水里。

    空中缓缓飘下一块棕灰色的衣袖,竟是元狂被剑气割断了的一小截大袍。

    叶清玄急促呼吸,紧盯河面。

    而那元狂自从没入水后,便再不见任何影踪,早已远遁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