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夜探救人
    当“卓惠梵”这三个字从叶清玄的嘴里吐出的时候,似乎这整件事背后的主谋,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就算卓惠梵不是主谋,“天魃魔尸”的事件也定然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如今整件事的关键,就在计都身上。

    掌握计都,就抓住了整个事情的关键。

    “我们现在就动手……”叶清玄深思熟虑,最后坚定地道。

    “怎么做?”孙坤面色沉重,但依然问道。

    叶清玄嘿嘿一乐,道:“你的强项,打洞!”

    **********

    从午后二时开始,一直到了午夜十二时。

    利用十个小时的功夫,孙坤从迎仙楼后面另一条街道的无人宅院,一直挖到了鬼宫诸人所在的小院底下。

    窟通!

    一股黑烟从灶坑底下冒起,接着便是被压抑的咳嗽声和更加压抑的笑声。

    巨大的铁锅被缓缓推到一边,叶清玄满脸漆黑地从灶坑里钻了上来,张口喷出一股灰土,环目四周,压低了声线,问道:“这不是厨房吗?”

    “对啊,对啊,嘿嘿嘿……”孙坤压抑不住笑意的声音响起道:“老人家我就喜欢捅别人家的灶台……”

    “那你不说一声,害我弄了一身灰!”叶清玄没好气地说着,同时将手里的铁锅放在一边,抱怨道:“你怎么挑了这个地儿?万一对方开火做饭,我岂不是会被火烧死?被铁锅烫死!?”

    “呸,当你家孙老爷是雏儿啊?我早就看好鬼宫的人怕被人下毒,所以一直在吃自备的冷食,而且往厨房挖洞是最安全的了,这里人多声杂,不易发觉地下挖洞的声音……少废话,快点上去。”

    叶清玄灰头土脸地爬了上来,罡气一振,砰地一声轻响,全身上下所有灰土全被震落地面,罡风卷过,竟是没有泛起一点土烟。

    “晦气!”叶清玄嘟囔着冲向一旁水缸,虽然看似干净不少,但手和脸上依旧沾满锅底灰余烬。

    孙坤一轱辘爬了上来,看着叶清玄的狼狈模样,捂着嘴巴肚子抽搐不停,又担心暴露行踪,故而忍得极为辛苦。

    叶清玄无奈苦笑,都这个时候了,这老小孩还有这般恶作剧的心情。

    这个厨房位于小院的西侧,与正南正北的小楼相隔不远。

    顺着虚掩的窗户,叶清玄偷偷窥视整栋小楼。

    漆黑的夜色之下,整栋小楼也完全处于一片漆黑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人迹,宛如深渊鬼蜮一般。

    嗯!?

    叶清玄不由得深深皱眉。

    “怎么样?”孙坤凑过来问道。

    “不太对劲。”叶清玄淡淡道:“完全没有一点人的气息,这不太对啊……”

    孙坤惊讶地看了看小楼,又盯着叶清玄,笑道:“你小子就能装神弄鬼,鬼宫的人向来行踪鬼魅,这敛声之道就有专门的功法,要是他们跟常人一样打嗝放屁打呼噜,又怎会被整个江湖所忌惮……更何况,这里距离小楼起码有二十丈距离,就算真的打嗝放屁,这么远你还能听到?”

    叶清玄撇了撇嘴,傲然道:“二十丈距离?就算他们离我五十丈远,我也能听到你喘气的声音……”

    “我滴乖乖……你小子属狗的啊?”孙坤登时瞪大了双眼,接着脸色一正,以从未有过的严肃面容问道:“如此说来,你郑重回答我一个问题……”

    叶清玄被他的正式吓了一跳,难道他看出什么问题?忙不迭认真答道:“前辈请问……”

    孙坤郑重点了点头,凑前一步,低身问道:“你耳朵这么灵,是不是经常趴你兄弟的墙根儿,听人行房练出来的?”

    叶清玄气得差点背过气,恶狠狠地喷出一个字,“滚——”

    嗤,嗤嗤——

    孙坤捂嘴大乐,笑得前仰后合。

    被孙坤这小老头捉弄得头晕脑胀的叶清玄,正合计是不是挑个地方,狠狠掐他一把,这时一阵衣袂破空之声传来,两道人影呼啸而来,直接上了鬼宫所在的房顶。

    二人屏息静气,连忙缩头。

    “是岑三金的人!”孙坤探头探脑地说道。

    叶清玄默默点头。

    在“随影刀”隋正风被杀的那晚,秃头的‘辟地斧’冯阿三曾经带着这两个人,在他和侯亭的面前匆匆而过。

    二人实力未入先天,但应该也是地元境的好手,只见二人轻盈地一个翻身,便从屋檐下的一处窗口翻身入内。

    叶清玄二人顿时瞪大了双眼,只是呼吸之间,楼内倏然传来一声惨叫,紧闭的窗户倏然崩碎,两具破碎不堪的尸体直接被丢下院落,砰然落地。

    有埋伏!

    孙坤一低头,惊呼道:“你看到了吧?你管这叫没人?”

    “不对!”叶清玄不但没有因此吃惊,反而脸色大变,急道:“是机括的声音!”

    话音未落,叶清玄已经翻身飞起,直入破开的窗户之内。

    孙坤惊呼半声,却是连忙捂住大嘴,半晌才骂了一句:“这个蠢小子……”

    叶清玄急匆匆遁入小楼之中,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小楼里虽然没有人声,但却埋伏下了不少机关,刚刚进入房内的二人,正是中了机关埋伏,才被袭身亡,叶清玄灵识超乎常人,顿时听到了机关爆发时的机括声响。

    鬼宫既然利用机关阻挡来人偷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真的跑了……

    叶清玄飞身而入的瞬间,眼角便已察觉到看似空旷无人的大堂中竟然有几缕细如毛发的细线反射出盈盈月光,半空中身躯一扭,改前冲之势为侧翻,双手凌空一吸,整个人如同壁虎一样吸附在了大堂边缘的一根庭柱之上。

    只是简单一看,整个两层楼高的大堂,全部布满了那种丝线,显然连接着极为凶险的机关,而更令叶清玄震惊的是,就在大堂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

    匆匆一瞥,叶清玄竟然发觉这些人全部都是被劫持的孙府人马,每个人都被点了穴道,脸上铺着用水淋了的厚厚黄纸,上面画着狰狞的鬼脸图案。

    除了几个人的胸口还有浮动之外,大多数人全部窒息身亡。

    怪不得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原来鬼宫的人真的下了毒手!

    叶清玄二话不说,指尖轻轻一划,顿时将那几个尚有余息之人脸上的黄纸划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