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3】怎么可能
    叶清玄不得不承认,玉皇顶一战之后,中原武林所有的正道势力,不,应该说一切可以阻碍魔门崛起的势力,全部受损严重。

    当然,表面上看,魔门也因为罗破敌和卓惠梵的败亡,而受到近乎毁灭的打击。

    包括那些外域势力,也因为插手中原,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龙萨顿珠、源赖洲俱都身亡,青华帝君丧失北狄基业……

    如今,整个江湖都陷入一片虚弱之中。这个时候,若是有哪个强力势力想要崛起,势必更加易如反掌。

    叶清玄曾经以为,江湖经过这场磨难之后,已经到了休养生息的时刻,但突然间他发现,看似风平浪静的江湖底下,暗流依旧汹涌,而且更加猛烈。

    之前的数次浴血拼杀,几年的生死决斗,最后都像是帮着某个势力的崛起而扫清障碍。

    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分外让他不爽。

    偏偏这种感觉让他如芒在背,却又难以琢磨,这就更令他恼火。

    而在他最恼火的紧要关头,偏偏又在路上遇到了颇让他讨厌的人。

    “喂,你给我站住!”

    一声呵斥,行人密集的街道上,突然兴起一股罡风,一个人影极速而来,将挡路的一干行人系数撞得一个趔趄。

    来人在叶清玄面前一个急停,露出一张颇为年轻英俊的面孔。

    正是那个柳梦言的同族兄弟。

    此时他横眉怒对,看着叶清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那两位一向与他同行的师兄弟从其身后赶来,见到他拦住叶清玄,都是上前劝阻。

    “轻尘,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就是,就是,你忘记令兄的告诫了?要是再惹事,只怕会被你哥哥责怪……”

    柳轻尘回身怒瞪了二人一眼,喝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胆小,难道就此不要我们儒林三英的脸面了?”说着一指叶清玄的鼻子,极为狂妄地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看不起我。前几日要不是有我家哥哥拦着,我早就暴揍你一顿,今天正好少爷我心情不好,在街上碰到,就算你小子倒霉,拿你练练……”

    啪!

    柳轻尘话音未落,叶清玄扬手就给了他一个嘴巴。

    叶清玄注视着对方惊愕的面孔,冷冷道:“心情不好就找我麻烦?巧的很,老子今天心情也不好!”

    “你敢打我?”不但柳轻尘此时大吃一惊,就连他身后的两个儒士剑客也是一脸震撼,“你知道我是谁吗?凭你也敢打我?”

    去尼玛的!

    叶清玄登时大怒,反手之间,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个世界,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

    “混蛋!”柳轻尘大喝一声,反手一抽,宝剑已然到了手中,“我杀了你!”

    柳轻尘拔剑出鞘的刹那,他身后的两位师兄弟也同样抽出宝剑。

    虽然之前协力阻止柳轻尘惹事,可既然已经招惹了麻烦,作为柳轻尘死党的二人,连忙拔剑在手,同时逼向一脸怒容的叶清玄。

    三个人,三柄剑,都是百炼精钢铸成的青锋长剑。

    剑柄的黄穗在风中飘飞,柳轻尘只是一动,三人等于同时出手。隐隐间,竟然引动一股连贯一气的充沛剑意,赫然正是儒林学院的不传之秘,。

    首当其冲的柳轻尘,虽然性格纨绔,但武功竟是最为高明。

    他的剑法精妙流动,虽然还不能和燕绝翎、夏侯清枫这等年青一代一等一的高手相比,可是灵剑轻盈,意在剑先,已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何况这虽然人数只有三人,但剑阵结构精密,配合无间,三柄剑竟然可以合成一股剑意,罡气也凝成一股,就算对面是一位境界比三人高上一筹的武林高手,也绝对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剑光如网。

    此刻的叶清玄,就像是一条落入大网的鱼,任由他飞腾跳跃,也休想逃出网外。

    在柳轻尘的眼中,那个狂妄的平庸青年,已经完全被他的绝世剑法吓傻,竟然到了现在连任何反应都没有。

    剑网越收越紧。

    叶清玄凝目对视,忽然冷哼一声,道:“剑法是好剑法,剑阵也是好剑阵,只可惜……你们选错了对象。”

    柳轻尘等三人齐齐冷哼,没人开口问他“为何选错对象”,因为就算他们想问,也已经来不及。

    就在他们脸上的嘲讽笑意还未退去的时候,叶清玄已出手!

    整个人的身子根本未动,动的只是他的右手,或者说,动得只是他右手的两根手指。

    只是漫天轻轻一划,锵!

    一声锐耳的金铁声鸣,三柄长剑竟然刹那间,同时落入了叶清玄的两根手指之中。

    啊!?

    这一下,柳轻尘三个年轻人同时色变,脸上的狂妄齐齐变成了不能置信的呆滞。

    捕鱼的大网,瞬间成了大鱼嘴里的玩具,这样的变化,任谁也难以相信。

    叮!

    脆响声起,三柄精钢青锋剑的剑尖,齐齐被叶清玄右手双指折断,一抖手,锋利的剑尖如劲弩般射出,同时射穿三人右脚的鞋尖,插在脚掌大拇指与二拇指之间的缝隙。

    那股皮肉感受到的凉意,顺着脚趾直上脊柱,再上头顶,最后化为一道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叶清玄心情实在不爽,瞪着面前的柳轻尘,淡淡道:“你叫柳轻尘?‘东海听潮阁’的柳轻烟是你的亲姐姐吧?年少轻狂,不知进退,今天就代你姐姐给你一个教训!”

    “你敢——”

    一道寒光,长虹般射来。

    柳轻尘恼羞成怒,将手中断剑如暗器一般打来,剑光眨眼便已到了他咽喉要害的之前。

    死不悔改!

    叶清玄反而笑了,怒极而笑!

    断剑被其屈指一弹,飞上半空,同一时间,叶清玄已经横起一掌,印在了柳轻尘的胸腹之间。

    叮!

    当柳轻尘身躯抛飞的时候,弹飞断剑时的声响,方才传入其他人的耳朵之中。

    他出手的速度,竟然超过了音速。

    柳轻尘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丢入空中的蛤蟆,来不及惊呼,便已如同抛飞的炮弹,飞出去十多丈远,砸烂了一排街边摊位,引来一片惊呼叫骂之声。

    “轻尘……”另二人惊呼一声,连忙跑去搀扶。

    “你赔我的栗子,赔我的糖炒栗子!”

    一个老太太抓住晕头转向的柳轻尘衣襟,死也不撒手!

    柳轻尘信手一挥,喝道:“你给我躲开!”

    孰料,他这一挥手,不但没推开那个老太太,反而不能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你,怎么……我,我,这是……”柳轻尘瞪大了双眼,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你的内力已经被我废了!”叶清玄已经转身离去,冷冷的声音飘来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去尝尝做普通人的滋味吧!”

    “你……”柳轻尘怒不可遏,正待破口大骂,脸色突然涨得通红,接着“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直接仰面倒地。

    “轻尘,轻尘……”

    两个同门师兄弟吓得慌了手脚,连忙一阵捶胸顺气的,只是短暂片刻,二人同时呆傻。

    柳轻尘,死了!

    呼——

    衣袂破空之声传来,叶清玄从天而降,脸色竟是从未有过的铁青,只是稍作探查,接着倏然立起,环目四顾。

    不对,不对……

    这怎么可能?

    柳轻尘竟然真的死了!?

    这一刻,叶清玄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骇然四顾,却发觉之间接触过柳轻尘的老太太,早已不知去向!

    “你杀了轻尘,你杀了柳轻尘……”

    “我们儒林学院,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

    二人肆声咆哮,抱着柳轻尘的尸体快速远去。

    四周围满了观望之人,对着叶清玄指指点点,而叶清玄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嘴角却只能泛起一丝苦笑。

    都说人要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

    今天……

    还真tmd点儿背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