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1】群魔聚首
    “这个人情我认了。”叶清玄不由得失笑点头,接着心中突然一亮,追问道:“如此说来,凤仪阁在你们的师叔祖定逸的主持下,有意重新振作,恢复当初在白道中的地位喽?”

    “不行吗?”姮素雅微笑道:“是难了点,但只要凤仪阁有益于江湖,百年之后,不难再获江湖尊重,重塑当时地位……”

    “嗯,这个可能性大大存在的。”叶清玄认真问道:“尤其是现在……若是能用某个消息,将魔门余孽一网打尽,无疑对凤仪阁的名声是个巨大的反转……”

    姮素雅秀目一亮,接着瞥了叶清玄一眼,失笑道:“叶兄话里话外,似乎暗示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凤仪阁所为了?”

    “难道不是?”叶清玄反问。

    姮素雅冷笑一声,淡淡道:“看来叶兄对我凤仪阁的成见依然如故,须知,为害武林的是卓惠梵,凤仪阁不过被其利用,本身也是受害者。素雅可以郑重声明,此地发生的一切,都与凤仪阁无关。”

    叶清玄眉头紧皱,虽然不说话,但隐隐觉得姮素雅说的不是假话。

    姮素雅接着一笑,目光狡黠地道:“不过经叶兄这么一提醒,说不得这一次还真是我凤仪阁的机会,若是能将魔门就此铲除,我凤仪阁岂不是立即便可获得江湖的认同?”

    “局势混乱,难道凤仪阁还要再插上一脚?”叶清玄叹息一声。

    姮素雅冷声道:“反正到了今天,叶兄这样的正道人士还都在怀疑凤仪阁,若是再不获取利益,凤仪阁岂不愚蠢?”

    姮素雅一边说着,一边盈盈一礼,恭敬道:“素雅就此别过,希望叶兄不要忘记答应凤仪阁的承诺……”

    叶清玄无奈拱手,“姮仙子放心,只要一有卓惠梵的下落,必然第一个通知贵门。”

    看着姮素雅翩然而去,叶清玄不由得叹息一声。

    看来这个江湖,又要大乱一场了。

    **********

    夜色已浓。

    广寿府外八十里,梅香山。

    冷雾从山壑之下的山林中缓缓升起,带着荆南特有的一种梅香,从山路那边飘来,山坳间的三十丈草坪,尽在冷雾梅香之中。

    雾香之中,缓缓响起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

    就像是响尾蛇的响尾,饥蚕在噬桑,寒蝉在振羽,恐怖,阴森,诡异!

    声音是从一支箫管吹出来的……

    箫声不住在变动,合成一首完整的曲子。

    只是这曲子并不令人感到愉悦,反倒像是鬼魂的呻吟,魔鬼的呢喃,濒死灵魂的呼啸……

    令这片浓雾中的夜色,更加的令人毛骨悚然。

    也许,只有幽冥鬼府之中,才会有这样的曲调,吹萧的是鬼,听曲的也不是人。

    箫声一响动,周围的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硕大的草坪仿佛就变成了阴森恐怖的幽冥,飘浮在周围的烟雾仿佛就化成了舞蹈中的幽冥群鬼。

    月色不知何时破开乌云,洒下一片银辉。

    那银辉照得冷雾更加虚幻,但依然可见身影。

    吹箫人的身影。

    那吹箫之人,四五十岁的年纪,青青白白的面色,颧骨高耸,两腮无肉,脸容干瘪,眼眶亦是深陷,藏在眼窝之内的那一对眼珠子闪烁着青幽幽的光芒,骤看来就像是黑夜荒林中的两点磷火。

    吹箫人的身子同样枯瘦,那一袭黑布长衫虽已狭窄,穿在他的身上仍觉宽阔。

    衣袖也很宽阔,一双手却在袖外,手背上青筋毕露,活像是爬满了一条条的蚯蚓,手指却一如鸟爪,枯瘦,且布满伤疤。

    洞箫横抓在对方的手指之间,一尺长短,乌黑发亮,也不知是铁还是什么打就,绝非竹制。

    竹箫绝不能吹出那种声音。

    箫声飘荡,飞出了草坪,山外,林外。

    箫声不住在变幻,人面却完全没有变化,若不是手指在颤动,若不是山风吹起了吹箫人的衣袂、发髻,没想会把他当成一个活人。

    山风渐起,吹散了冷雾,吹来了梅香。

    月色更加迷人。

    迷人的月色之下,诡异的箫声之内,黑森森的密林边缘,飘荡出一朵鬼魅一般的白云。

    箫声突歇。

    那幽魂也在刹那停了下来,月光下缓缓落在吹箫人的面前。

    明月斜照。

    一位衣饰素淡雅丽,脸庞深藏在重纱之内的女子,正迎风而立,面对吹箫之人。

    她的身形婀娜修长,头结高髻,纵使看不到她的花容,也感到她迫人而来的高雅风姿。

    只是盈盈一立,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风情,又充满成熟之至的诱惑味道。

    如此不用露出玉容,仍可生出如此强大魅力的女子,世间真是极难遇到。

    那女子目光始终不离吹箫人之面,缓步上前,幽幽一叹,道:“想不到久不问江湖事的‘鬼箫’幽玄师兄,也被阴九幽请了出山……若艳来迟,累师兄久等了。”

    想不到,这绝世芳华的丽人,竟是月宗之主“阴后”姬若艳。

    “鬼箫”幽玄慢悠悠地抚过手中短箫,低沉的嗓音响起道:“不是姬宗主迟到,而是鄙人来早了……眼见圣门九宗三十六道,在罗破敌肆意妄为之下,分崩离析,而诸位九宗之主又因‘天魃魔尸’大打出手,为兄身为三十六道梵音门之主,又岂能久居深山,坐视不理?”

    “这么说,幽玄师兄并非阴九幽的帮手喽?”姬若艳浅笑问道。

    “鬼箫”幽玄微微一笑,面容森然,深邃的眼中冒起股股幽火,冷声道:“阴九幽请我来做东道,便是以我之公正遍邀各宗,共同解决门内之事。我若是轻易便可被人收买,你们又怎愿给我面子来赴约呢?”

    哈哈哈……

    此话一落,密林中便传来一阵开怀大笑,一个浑身火红的大汉昂步而出,正是火宗午烈阳。

    “幽玄兄这话说的好,阴九幽能请你出山,这手做的漂亮,否则这件事无需废话,直接便可以动手了……”

    午烈阳气焰熊熊,自然惹得旁人不满。

    阴九幽冷冷声音传来,道:“多年不见,午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只不过,最近听闻你投靠了‘天尊’黎道天,难道还自认是我圣门中人吗?”

    午烈阳脸色顿时一凝,烈焰轰然而起,周遭树木齐齐遭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