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感情纠葛
    当孙坤说出“无念禅师”这个名字的时候,叶清玄就知道,这条线索算是完全中断了。

    开玩笑,如果叶清玄到外面去说,“无念禅师”唯恐天下不乱,故意散播“天魃魔尸”的消息,保证他第一时间就会沦为江湖的笑柄,说他得了失心疯都是轻的,弄不好众叛亲离,被人指责别有用心,甚至沦为整个江湖的公敌。

    假如想不通的事太多,就只有不想,否则越想越乱,也还不如不去想。

    这一向是叶清玄的原则。

    可是他纵然不想,仿佛还是可以隐隐感觉到,在这个江湖的某个阴暗角落里,正有一个人,用他那双比狐狸还狡猾、比毒蛇还狠毒的眼睛,在盯着这里……

    只要稍有机会,他便要再次掀起无边的惊涛骇浪!

    无论这个人是谁,都必将是他生平仅遇的,最可怕的对手。

    鬼宫一行人并没有立即出发,令人意外地又住了下来。

    侯亭死跟着孙坤周围,防止他再次被人暗算。

    但敌人显然并不知道“通吃老爷”就是孙坤,故而许久没有杀手出现。

    他好像也已隐隐感觉到这个人是谁了。

    而叶清玄利用这段时间,探访了一个人。

    当叶清玄见到孔雀的时候,不由得再次感叹这个人真会享受。

    原本不知是何模样的院落,此时已经被整饬得极为幽雅。

    片片修竹,点点梅花。

    石桌、石凳,散布在华盖一般的榕树之下。

    一座新搭建的茅草小亭,极有味道地座落在茅草屋的外面,院落从外间的篱笆墙,再到里面的茅草屋,竟然给叶清玄重逢杜甫草堂的错落感。

    好个清幽的所在。

    最主要的,明明知道这里的景观完全都是新盖的,叶清玄竟然在这些东西上看出了岁月的痕迹,并且毫无新房屋的那股子气味。

    “别告诉我原本这地方就是如此……”叶清玄不禁失笑。

    孔雀头也不抬地喝了一杯茶,淡淡道:“这里唯一的原物,就是头顶上的这颗大榕树,也是因为这颗大树,我才买下这里……”

    摸了摸石凳上充满的岁月划痕,叶清玄犹疑道:“拿这些东西……”

    “我讨厌新东西的气味,尤其是石粉和木粉的味道。”孔雀淡淡说道,“好在百里之外的镇上,有一些看得过眼的院落。我也买了下来,将它们一起搬了过来。这里的一切,都是重新安装的,只不过都是老东西,不是新的……”

    叶清玄摇头失笑。“这就是品味吗?真tmd贵。”

    孔雀抬起头,认真地看了叶清玄一眼,淡淡道:“你犯不上因为苦恼,而到我这里撒气……”

    “看得出来?”叶清玄坐在石凳上,将眼前的凉茶一饮而尽。

    孔雀笑而不语。

    “晦气。”叶清玄嘟囔一句,道:“原本的行程被意外打破,但想不到,竟然会遇到这么一档子事……”话锋一转,叶清玄又问:“鬼宫的人没走,是不是跟你有关?”

    莲步轻传,沈楚儿姣好的身材缓缓而来,捧着的香炉轻轻放在一旁,凤目在叶清玄身上瞥过,脸色微微一红,连忙对着孔雀道:“舅父,酒菜准备好了……”

    “好。”孔雀洒然而起,淡然道:“入席再说。”

    **********

    小小的茅草亭之内,桌上已摆好四碟果子,四碟小菜,还有八色案酒。

    一碟熏鱼、一碟熏鸭、一碟水晶蹄膀、一碟小割烧鹅、一碟乌皮鸡、一碟舞驴公、一碟羊角葱小炒的核桃肉、一碟肥肥的羊贯肠,还有个刚端上来的火燎羊头。

    叶清玄看得食指大动,接着疑惑问道:“百花谷不是吃素吗?怎么今天开荤了?”

    孔雀已安然入席,闻言淡淡道:“百花谷从不吃素,只不过谷中女子居多,不喜荤食。这些小菜,都是楚儿亲手为你做的……”

    叶清玄哈哈一笑,挨个夹了一些,一边吃一边赞赏道:“嗯,嗯,果然美味,楚儿妹子这手艺真是天下无双,真不知道以后谁会有这个福气,把你娶过门。”

    旁边沈楚儿顿时惹得大红脸,慌忙道:“叶大哥净胡说……我去拿酒。”

    说完小鹿一般慌忙逃走。

    看着沈楚儿远去的背影,叶清玄和孔雀眼中都是流出一丝怜惜。

    唉——

    二人不免齐齐一叹,接着对视片刻,失声而笑。

    叶清玄朝着孔雀拱了拱手,道:“看着楚儿妹妹如此开心,真要感谢前辈了。”

    孔雀瞥了叶清玄一眼,淡淡道:“我是楚儿的亲舅舅,妹妹一家遭遇不测,我当然要对得起家人……可惜……”

    “可惜什么?”叶清玄往嘴里夹了一大筷子水晶蹄膀,吃的香甜。

    “可惜我这个舅舅,终究无法照顾她一辈子……”

    咳咳咳……

    叶清玄被吓得呛住,连忙摆手道:“打住,打住。孔雀前辈,你千万别说什么楚儿姑娘对我有意思,然后把她的后半生托付给我之类的话,太吓人了!”

    孔雀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啊!”叶清玄答道。

    “梅吟雪?”孔雀点了点头,道:“可以理解。但楚儿应该不介意……”

    “我介意。”叶清玄认真道:“孔雀前辈,为了楚儿,我宁愿得罪天下人,为了给沈大侠夫妇报仇,我也愿意得罪天下的白道……但这一切绝对不是因为我喜欢楚儿姑娘,而是我一直把她当成我的妹妹,亲妹妹,是自家的亲人……这种感情……无法替代,但也没办法转变为……爱情!”

    当啷!

    话音一落,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二人倏然回头,却见沈楚儿脸色苍白,呆呆地站在亭外。

    尴尬!

    大大的“尴尬”二字写在叶清玄的脸上。

    叶清玄忙不迭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道:“楚儿姑娘,绝对不是你不好,我……”

    “大哥,你不要说了。”沈楚儿突地展颜一笑,“你对我的感情,我懂,而且我也是如此的。”

    说完转身面向孔雀,窟通一声跪倒在地,吓得二人直接跳了起来。

    “你做什么?”孔雀脸色一变,呵斥道:“快给我站起来。”

    “还请舅舅从此不要再提此事……”沈楚儿执拗地道:“爹娘死前,我已经暗暗发誓,若是不为爹娘报仇,楚儿一生绝不嫁人!”

    “你……”孔雀气得拂袖而起,“啪”的扇了楚儿一记耳光,怒道:“你爹娘的仇,我尚且不敢保证能报得了,就凭你?如果你一辈子报不了仇,就一辈子孤老到死吗?”

    “楚儿愿意一试。”

    “混账,你这是找死,知道吗?”

    沈楚儿银牙咬碎,死拗道:“楚儿宁愿一死。”

    “你……”孔雀眉毛一立,甩手又要再打。

    叶清玄慌忙上前拦阻道:“前辈,前辈,手下留情……”

    孔雀猛地一甩手,冲着叶清玄咆哮道:“滚!”

    叶清玄顿时一愣。“前辈这又是何必……”

    “滚!”

    蓬——

    孔雀暴喝一声,甩手间满桌子酒菜全部飞洒,携着一股无匹罡气,宛如最锋利的暗器,直奔叶清玄而来。

    盛怒之下,孔雀出手竟是毫不留情。

    沈楚儿惊呼出声,叶清玄也是吓得飞身后退。

    滴溜溜一转,叶清玄全力施展,这才在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这些要命的“暗器”。

    孔雀绝世容颜此刻已经变得狰狞,竟然挥手间,又要再次出手。

    “舅舅……”

    沈楚儿悲呼一声,一把扯住孔雀的腿。

    孔雀身子一僵,完全站住。身子微微发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前辈,我……”叶清玄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放佛在此时此刻,他才想起孔雀毕竟是魔门宗主,这喜怒无常的脾气,是说变就变……

    “你走吧!”孔雀缓缓转身,背对着叶清玄,柔柔的嗓音中充满了疲惫,“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沈家的仇也跟你无关……更不要再出现在楚儿跟前,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