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怎么可能
    叶清玄身子一动,已然落下。

    蓬——

    侯亭大手在灶坑上一挥,土砖爆飞,直接将那洞穴掀了开来。

    洞口小,里面大,这灶坑的里面竟然宛如地窖一般,布置的有床有桌椅,更有通风口令空气流通,而且还有不少存粮。

    虽然说不上有多豪华,但足以让一两个人在这里面住上个十天半个月不用出来。

    而更令人惊讶的,当然是此时的“通吃老爷”,正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孙坤惊慌失措地上前想要搬动尸体,却被侯亭一把扯住,喝道:“别乱动,不要命啦?”

    叶清玄一挥手,“通吃老爷”的尸体被翻了过来,一条赤红色的细长小蛇倏然窜出,直奔最近的叶清玄扑来——

    叮!

    一声轻响,叶清玄屈指一弹,一枚铜钱直接将那条赤红小蛇射飞了出去,并牢牢钉在了地上,正打算上前仔细观察之际,不料那赤红小蛇猛地一挣,竟然毫发无损地摆脱了身上的铜钱,仅仅落下几枚鳞片,便顺着通风口蹿了出去。

    叶清玄反应不及,竟然令它逃走。

    “这是什么蛇?竟然如此坚韧?”叶清玄大奇,忍不住惊呼道。

    身后传来侯亭沉重的声音,缓缓道:“先别管蛇了,看看人还有没有救!”

    叶清玄忙不迭转身,入目处,是一个足有六七十岁的干巴小老头儿,此时已经是满脸漆黑,不知生死。

    很显然,他是中了剧毒。

    叶清玄指尖射出一道罡气,轻轻触碰对方的颈侧,先是眼神闪过一丝奇色,接着微微一叹,道:“已经咽气了!”

    窟通!

    一旁的孙坤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双眼放射出恐惧的光芒,嘴唇不停蠕动,痴呆一样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怎么会……”

    叶清玄牢牢盯着孙坤去看,似乎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什么东西一般。

    侯亭叹了口气,上前安慰道:“孙兄怕是认识‘通吃老爷’吧?唉,想不到我们问了几个问题,竟然就让‘通吃老爷’命丧黄泉……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不如将他埋了吧。”

    叶清玄闻听点了点头。

    “埋了,将他埋了……”孙坤毫无焦距的双眼逐渐清明,见侯亭大手一挥就要震塌房屋,埋住尸体,猛地窜了起来,大喝道:“不能埋,绝对不能埋……”

    侯亭一愣,“这是为何?”

    叶清玄嘴角一扯,对方的反应,似乎让他心中的某个判断更加确定。

    孙坤摇了摇头,道:“既然有人想让他死,那就让人家知道好了。你把他埋了,别人见不到尸体,说不定还以为人活着,说不定还会去找‘通吃老爷’……”

    “这是什么道理……”侯亭诧异道:“人反正都已经死了,你管还有没有人找他?”

    叶清玄眼神一定,失笑道:“我想孙前辈的意思是……就让人以为‘通吃老爷’死掉好了,这样就没人再找他了。”

    孙坤身子一僵,半天说不话来。

    侯亭不断摇头。“我还是不明白,反倒越说越糊涂……”

    叶清玄微微一笑,道:“既然‘通吃老爷’死了,自然不会有人再找‘通吃老爷’的麻烦,但如果让人家知道‘通吃老爷’没有死,或者发现‘通吃老爷’另有其人……”

    这时侯亭方才一怔,惊呼道:“什么?死得这个不是‘通吃老爷’?你怎么知道?”

    “因为死得这个人,根本不会武功,而且还是个哑巴……”叶清玄笑呵呵的一句话,顿时让侯亭陷入了呆愣,而旁边的孙坤则是冷汗直冒。

    叶清玄转而面向面无血色的孙坤,淡淡道:“刚刚测试死者脉搏的时候,我便发现,那人的喉咙位置有一片淡淡的疤痕,稍一探查,便已发现对方咽喉部位的肌肉萎缩。很明显,这个人曾经咽喉部位受过创伤,致使他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侯亭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听到他在讲话……”

    “有些人会口技或是腹语,可以让声音听起来像是别人所说,而且也有几门功法,可以令声音变得虚无缥缈,听不清从哪里发音……”

    接着叶清玄施展,侯亭目瞪口呆地看着叶清玄张口说话,但偏偏声音从屋外传来,飘飘荡荡,不知何方。

    “这,这这……”侯亭脑筋顿时乱成一团,“如果他不是真的‘通吃老爷’,那我们刚才又明显与‘通吃老爷’说过话,那岂不是说,‘通吃老爷’就在附近……”

    叶清玄这才赞赏地点了点头。

    侯亭呆愣愣地扫过叶清玄,接着倏然看向孙坤,惊呼道:“地老鼠,你……”

    “不错。”孙坤咬了咬嘴唇,面无表情地道:“我就是‘通吃老爷’,逍遥侯帐下负责收集情报的长史……只不过怕招惹麻烦,故而从来没有对外宣扬过……”

    孙坤这句话犹如霹雳,令侯亭呆愣当场。

    数十年交情,竟然还不知道朋友的真实身份。

    孙坤幽幽一叹,沉声道:“这个身份太过隐秘,天下知道的不超过五个人……还请侯兄不要张扬……”

    “那这人是……”侯亭问道。

    “不过是我从破庙附近的寻来的要饭的,我花钱雇他,只需趴在这里不动,便有一百两银子赚……”

    只需有吃有喝地呆上几天,就有一百两银子赚,这的确是个划算的买卖。但因为这一百两银子而丢掉性命,那就太不划算了。

    哪怕对方只是个苟且生活的要饭的。

    “什么人想杀你?”叶清玄追问,“或者说,当初让你散布‘天魃魔尸’消息的人,是谁?”

    侯亭皱眉。“你怀疑是散布消息的人要杀人灭口?”

    “不可能。绝不可能。”孙坤脸色苍白,极力否认道:“给我消息的那个人,绝对不会害我,更不可能想要杀我……而且,他跟我提及此事,只是为了利用四海阁的影响力,去提醒江湖中人,而我太贪财,才会将这个消息拿去贩卖……”

    叶清玄心中疑窦更重。

    越是不可能的人物,便越有可能就是元凶……

    “是谁,到底是谁?”叶清玄追问。

    孙坤的目光扫过侯亭,最后落在叶清玄脸上,一咬牙,沉声道:“大禅寺,无念禅师……”

    啊!?

    这回不但是侯亭,就连叶清玄也完全傻了。

    无念禅师!?

    这四个字的分量,足以震动整个江湖!

    怎么会是他呢……

    此时的叶清玄,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