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4】凶案现场
    随着侯亭的举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受害者,也投向了受害者跟前的叶清玄。

    “这位兄台是什么人?”柳梦言上前一步,冷声喝问:“这么多武林同道面前,你怎敢随意乱动……”

    话音未落,冷不防被一旁的侯亭打断道:“是谁?”

    柳梦言顿时面色一僵,侯亭这句话问的明显不是他,而是场地中检查尸体的那个平凡年轻人,被人无视的感觉让他暗自愤怒。

    周遭不少人都认出,叶清玄就是之前被虞丘芷调戏,更差点在山贼手中丧命的倒霉蛋,只是大家万万想不到,“血榜”著名杀手的侯亭,竟然问得颇为礼貌。

    “你认识……”叶清玄深吸一口气,淡淡道:“大家都认得。”

    众人闻言尽皆诧异。

    “你快说就完了,卖什么关子?”柳梦言的弟弟再次出口喝问,结果被所有人狠狠瞪了一眼,当然也包括柳梦言。

    “谁?”侯亭再问。

    叶清玄站起身。“‘随影刀’,隋正风。”

    啊!?

    群雄低呼一声,呼啦一下,齐齐围了过来。

    那是一具完全没有了人形的干尸,就像是当年被“血魔”厉莫引吸干了精血高手一样。

    干枯的尸体面上,带着死前无比的恐惧模样,双眼已经完全泛白、干瘪,上嘴唇果然有隋正风那两撇醒目的小胡子,只不过对方没有身穿锦袍,而是黑色的夜行衣。

    更加诡异的是,干尸的身上布满了晶莹发亮的蜘丝,放佛刚从蜘蛛网里穿行而出一般。

    “哇,他这是刚从哪个山洞里钻出来的吗?”人群中,一个抱着肩膀的年轻剑客失声笑道。

    侯亭蹲下身子,看了半天,愁向叶清玄。

    同样,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这位相貌平凡的年轻人身上。

    捻了捻蛛丝,叶清玄面色沉重,缓缓道:“看似蛛丝,却不是蛛丝。虽然逐渐消散,但蛛丝上明显蕴含大量罡气……”

    侯亭眉头一挑,“这蛛丝是罡气形成的?”

    此言一出,尽皆哗然。

    罡气化形为蛛丝实物,这是多么令人惊骇的武功。

    “不仅仅如此……”叶清玄缓缓道:“蛛丝是实体,不是虚幻的罡气,这只能说明一点——对方修炼的,是一种可以在体内形成蛛丝,并用罡气释放的邪门武功……而且这门武功,还可以吸食人类精血,如果所料不差,这些被吸食的罡气精血,可以作用于施法者本身。”

    叶清玄抬头,说出令在场所有人都恐惧的一句话。

    “这是一门超越,可以将对手精血罡气完全转化、不虞异种罡气冲突的魔功……”

    哗——

    这一下,就连侯亭都发出惊骇的惊呼声。

    “胡说八道。”柳梦言的弟弟再次越众而出,冲着叶清玄大喝道:“你到底是谁?竟然在此妖言惑众,不惧异种罡气冲突的新魔功?你个连山贼都打不过的废物,当我们没见过世面么?”

    一边说着,对方一边冲到跟前,指着叶清玄的鼻子大喝。

    叶清玄放佛看着白痴一样地看着对方,最终不耐转身,完全无视。

    那青年顿时大怒,回头看了兄长一眼,见他没有任何表示,顿时胆气一状,回身便给了叶清玄一拳。

    砰!

    未等他拳头袭至,整个人便被侯亭一甩手,活生生地扔飞了出去。

    他的两名师兄惊呼一声,忙不迭去接,反倒是柳梦言面带微笑地看着叶清玄,别说身子,连眼睛都没转一下。

    “你有把握?”侯亭问道。

    莫名的,因为侯亭对他的重视,导致在场所有的武林人士,全部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最起码有八成。”叶清玄答道。

    侯亭微微一笑,道:“我信你。”

    叶清玄呵呵一乐,没有说话。

    对侯亭来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给他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玄而又玄。

    作为一名杀手,他对自己的第六感一向自信。

    尤其在对方说破自己名字,而自己产生了杀意的时候,对方只是微微一笑,竟然令他无法锁定对方的身形,明明只是坐在自己面前,他却没了出手的自信,放佛只要一出手,对方就像是倒映在水中的影子,完全无法击实,而自己,则会在对方的反击之下,当场丧命。

    这种感觉,很不爽,但很真实。

    索性放弃杀机,重新焕发好奇心的时候,他又再次意外的发现,眼前的青年给他的感觉,很舒服,和风徐徐,如沐春风。

    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侯亭的潜意识却告诉他,与其跟这个年轻人为敌,不如跟他交朋友。

    所以,侯亭选择,信任他。

    叶清玄没有经历过侯亭的心理变化,自然很诧异对方为何对自己如此信任,但不管怎么说,有人相信,总比被人怀疑来的舒服。

    微微一笑,叶清玄对着周围所有人道:“魔门有新高手了。各位要是没什么事,不妨各自回家,不要凑这个热闹了。”

    此时此刻,凶案现场的周围最起码到了二十多个武林人物,面对叶清玄的规劝,众人齐声冷哼,人影纷纷,避离现场。

    侯亭抚了抚手掌,起身道:“别说是他们,就连我也听不进去你的话。好言难劝找死的鬼……”

    邙山双鬼齐声冷哼。

    侯亭一愣,与叶清玄对视大笑起来。

    “走。我再请你吃碗馄饨!”侯亭一摆手,昂然而去。

    “太好了。”叶清玄大笑追上。

    邙山双鬼瞪了柳梦言一行人一眼,同样飞身而去。

    柳梦言看着地上的干尸,松了一口气,回头瞪着弟弟,怒道:“还好出事的不是你……我们走!”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凶案现场,顿时走的人影全无。

    夜风吹拂,地面的干尸双手怒伸向天空,放佛带着所有的不甘,怒问苍天一样。

    脚步声偏偏在此时响起。

    面容妖异俊美如同女子的孔雀,缓步到了干尸跟前,望之微微一叹,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这等奇功竟然真的被她练成了。”

    带着一脸凄苦的沈楚儿从孔雀的身后闪了出来,柔声问道:“舅父,你说的他……是谁?”

    孔雀看着那张几乎是妹妹翻版的容颜,微微一笑道:“不急。你马上就能见到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