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3】好勇斗狠
    “这些鬼东西,真是令人讨厌。”之前还哭鼻子的年轻人发出一声低骂,却被旁边的同门齐齐拽到了身后。

    桀桀桀……

    邙山双鬼望向对方一阵阴笑,齐声道:“是了,是了,我们是讨厌鬼,但你又是什么鬼?小白脸,我看你当无头鬼正合适……”

    说完二鬼身影飘忽,阴风呼啸,转瞬间便已出手。

    “二位有话好说……”

    首当其冲的儒林高手还未说完话,对方的哭丧棒和招魂幡便已经砸倒临头。

    那青年无奈苦笑,擎出腰间宝剑,与另一名同门齐齐迎上双鬼的兵刃,只是一击之间,狂风尽荡,罡气四溢,儒林学院的二人被对手一击之力震飞出去数丈距离,落地后踉跄不已,勉强制住身形,二人不由得齐齐色变。

    “我杀了你!”

    招惹是非的那名青年登时同时面对双鬼,只不过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癫狂地拔出宝剑,独自而上。

    “师弟,不要……”

    “回来……”

    他的两位师兄大惊失色,齐齐呼唤。

    “桀桀”鬼笑之间,阴盛阴荣身法展开,呼的一声,化为一片黑烟,那青年的一剑顿时落空,还未等他收回宝剑,左右肩膀同时一紧,接着双手剧痛,竟然被双鬼同时擒住了肩背。

    “放手,放手……”此时那青年怒不可遏,竟然依旧不知死活地破口大骂,“邙山双鬼,你们找死,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爹是谁吗?”

    邙山双鬼对视一眼,齐齐大笑,道:“孙子,我管你爹是谁,今天老子是你的爷爷。撕了他……”

    “住手!”

    “不要……”

    那青年的两位师兄已经骇得脸色铁青,奋不顾身地向前冲来,却已是远水难解近渴。

    就在双鬼两手用力,想要将那狂妄小子硬生生撕碎的时候,空中突然一缕罡风袭来,如同半月展开,呼啸间切割而至。

    如果邙山双鬼真要撕了那小子,保证二人也没有机会逃走,恐怕自己也要从腰间被人一分为二了。

    “起!”

    邙山双鬼扯着青年一声低喝,同时拔地而起,让开了对手一击。

    两朵罡气如同盛开的繁华,突然从天而降,分别在双鬼擒住青年的手上点了一记。

    啪,啪!

    邙山双鬼同时与对方接了一掌,但也放开了擒住的青年。

    一道身影飞至,双方分开左右落下。

    狂妄青年只觉得一阵翻飞,落地后竟然发现自己跌入己方两位师兄的怀中,而他眼前一花,一个身影轻盈羽落,一把纸扇“唰”的打开,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缓缓笑道:“两位阴兄,舍弟年少轻狂,二位可否给在下一个薄面,饶他一次?柳梦言在此多谢了。”

    说完,那新来的翩翩公子一躬到底,竟然真是有着“江南第一才子”之称的柳梦言。

    红风飘过,满腔桃花香。

    在柳梦言落地的同时,一个身穿桃花红的绝世美女同样翩翩而落,盈盈站立在柳梦言身旁。

    红衣女子长得极美,再衬着一身红装,愈显得清丽华贵,人面桃花,相互辉映。

    之前被解救的青年见之一呆,忙不迭上前,恭敬道:“大哥,袁姑娘……”

    “大师兄,芷若姑娘。”

    另外两名儒林学院的弟子同样上前见礼。

    “等回去再找你们算账。”柳梦言瞪了三人一眼,面向邙山双鬼,却依旧保持极佳的风度。

    面对这位严静流的大弟子,儒林学院成就最大的年轻高手,三个年轻人的脸上齐齐浮现一丝惶恐。

    叶清玄对柳梦言自然很是熟悉,想不到洛都一别之后,竟然在此地相遇。

    那个青年是他的弟弟吗?

    不知道是族弟,还是亲弟弟。

    至于柳梦言身旁的那个姑娘……

    呼,如果记得不差,这位姑娘应该就是当年逼得四哥皇甫泰明逃婚的那位,凤仪阁外门的第一的美女,袁芷若……

    说起来,自家兄弟有些对不起这位姑娘,只因为她是凤仪阁的弟子,皇甫泰明又另有所爱,所以双方连一面都没见,就被皇甫泰明逃婚至今,成为天下武林的一大笑柄,连带着卓惠梵都觉得她失去意义,一直雪藏到凤仪阁的破灭。

    可恶的凤仪阁,可恶的卓惠梵……

    当年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多少个无辜的女子。

    叶清玄幽幽一叹,接着又自失一笑,虽然自家兄弟对不起她,但看起来这位美女已经有了新的春天,与那柳梦言关系匪浅。

    “又一个小白脸……”阴荣诡异的声调充斥不满。

    “撕烂了,就不帅了!”阴盛同样残忍地道。

    柳梦言一愣,想不到对方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顿时脸色一沉,将纸扇“唰”的一收,敲了敲掌心,低声道:“芷若,带着他们往后一点。”

    袁芷若温柔地“嗯”了一声,妙目一飘,三个儒林学院弟子忙不迭后退。

    柳梦言对阵邙山双鬼,双方战事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得旁边一声冷哼,早就不耐的“混沌侯”侯亭冷冷喝道:“小孩子要打架,就给我滚到一边去……”

    柳梦言脸色一变,正要说话,而另一侧的邙山双鬼早已厉啸一声,双掌拍至。

    侯亭即便是没有铁桶,双手衣袖一挥,荡起两团灰影,同时一记劈空掌,砰然声响中,邙山双鬼如同崩飞的炮弹,瞬间被拍飞了出去。

    “?”柳梦言惊呼出声,接着上前一礼,恭敬道:“原来是‘混沌侯’,侯前辈在此,晚辈……”

    “少来这些虚礼,我跟你们儒门不是一个路子。”侯亭一摆手,打断对方的话头,同时一指地上的尸首,沉声道:“你们年轻人就知道好勇斗狠,却忘了到底为何而来了?”

    砰,砰!

    两声闷响,阴盛阴荣撞破院墙,灰头土脸地冲了进来,隔着数丈距离,与侯亭遥遥相对。

    侯亭看也不看二人一眼,喝道:“两个小子,要动手就找你爹来,要是不敢动手,就老实的待着……”

    邙山双鬼脸色数变,终究没有出手。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随着侯亭的目光,缓缓转向凶案现场的那一具尸体上。

    而在尸体的旁边,叶清玄早已蹲伏在地,仔细而又谨慎地观察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