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 神医神针
    叶清玄面带微笑,将手指轻轻搭在孙南星的脉门之上,度入罡气,沿着对方的十二正经一番探查。

    从脉象上看,孙南星的确是气虚体弱,脉象杂乱无章,十二正经中虚火旺盛,正是枯木余炭的迹象,说是行将就木,绝对说得过去。

    孙南星仰倒在轮椅之内,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不时咳嗽,抽动身躯,看上去放佛随时都会倒毙一般。

    叶清玄微微阖眼,将神识开动到了最大,直入对方丹田之中。

    按照计都的说法,孙南星是中了魔门的“冰蚕蛊毒”。

    这“冰蚕蛊毒”的主体是一只冰蚕蛊,比之人的毛发还要细小百倍,肉眼极难发现,叮在宿主的丹田之内便会深深蛰伏起来。

    对于宿主来说,真正有威胁的不是这只冰蚕蛊,而是它身上分泌的一种毒素。这种毒素会逐渐侵蚀宿主的经络、血脉,破坏宿主体质,致使宿主体弱多病,早衰而亡。而从外表看上去,却毫无症状可言,与普通人的老死者一般无二。

    此时孙南星体内的症状,与中了“冰蚕蛊毒”的人一模一样,但叶清玄总是感到有一丝不对劲……

    尤其是那只叮在丹田正中心的“冰蚕蛊”,放佛像是睡着了一般,分外的死气沉沉,一动不动。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盛名已久的武林十大奇毒之一,以前查阅的古籍,包括“医仙”浣叶的典籍,对此都没有太过详细的描述,所以他也不清楚这样的情景,是否正常。

    但无论如何,第六感告诉他,这里面有些问题……

    可是……

    问题在哪?

    叶清玄收回右手,捋须沉吟不语。

    周围诸人全都露出注意的神色,孙延平的表情更是焦急。

    之前船上的大战,孙延平的表现已经被人嫌弃,又因为曲龙行的临阵脱逃,令他引以为傲的江湖关系饱受质疑,与此相反,“华佗”的优异表现无疑反向证明了他的无能。

    诸多条件之下,孙延平似乎看到孙家继承人的位置离他越来越远,故而此时的他反倒更希望父亲能活得久一点,给他搬回局面的时间和机会。

    但救下父亲的人,绝不能是“华佗”。

    作为被妹妹请来的“神医”,“华佗”表现得越完美,孙妍得到继承人之位的可能便越大。

    要不是这个人力挽狂澜,他孙延平又怎会有如此地步?

    想到此处,孙延平看向华佗的表情,充满了憎恶。

    此时见叶清玄出手之后便沉默不语,若得众人抓耳挠腮,不知病情到底如何,孙延平忍不住冷笑一声,道:“华神医,不知家父病情如何,烦请告知一二。”

    叶清玄闭目不语,毫不理睬。

    孙延平受了冷落,更是暗怒,讥讽道:“华神医该不会是判断不出家父病情,又不肯否认自己无能,便在这里拖延时间,装什么神秘吧?”

    此言一出,四周众人不由得纷纷议论。

    孙妍脸色不虞,忍不住喝止道:“大哥,还请不要打断华神医的思路,父亲病情要紧……”

    “父亲病情是很要紧,但普天之下就连‘医仙’浣叶都不敢医治,他这个游方郎中,有什么本事治得?我看纯属浪费时间!”

    孙延平撇着嘴角,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四周众人议论声更是热烈,纷纷猜测这“华神医”到底有没有治病的本事,说起来虽然众人为他所救,但也仅见于武功,而从未领略过对方的医术。

    此时叶清玄凝眉苦思的表情,便是孙妍也看得内心慌张,她当然不清楚父亲中的是“冰蚕蛊毒”,更无法相信,下毒之人便是自己深爱的夫君,她只是单纯的担心,担心父亲的病症是否真的无药可治。偏偏此时叶清玄的模样,让她心中分外没底。

    计都安静地坐在一旁,眼睛更是一瞬不眨,不停地在叶清玄和孙南星的身上扫来扫去。

    众人焦虑非常,孙延平一直在旁边泼冷水,反倒是身为病患的孙南星分外没有变化,此时只是轻轻一笑,道:“自己的病,自己清楚,无所谓啦,老夫今年行将九十,活够了……”

    “父亲不要如此说……”为难了半天,孙妍终于忍耐不住,开口询问,“华神医……您看家父的病情……”

    “妍儿,不要打扰华先生。”孙南星淡淡吩咐道。

    四周众人,不由得再次陷入沉寂之中。

    而此时的叶清玄,脑海中却是翻江倒海般的苦思——

    到底,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他送出的罡气早在孙老爷子的体内经脉运行一周,确定孙老爷子全身虚火干耗元气,十二正经阻滞不畅,身体虚弱不堪,经络血脉疲而无力,完全是余炭将尽的症状。

    但……

    疲而无力!?

    对了,“冰蚕蛊”的作用,便是吸收人体的生命养分,令人体不停虚弱下去,尤其会造成经络淤堵,血脉枯萎,最终“衰老”而亡。

    但孙南星虽然脉象上全部是此症状,但无论是经络,还是血脉,看似虚弱,但绝非不可逆转的枯萎,甚至罡气也并无虚耗,虽然在丹田内沉寂不动,但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力道。

    要知道,经脉受损的人,绝对不会拥有如此强劲的罡气。

    经络仅是虚弱,而未受任何枯萎损伤,只能说明一件事——“冰蚕蛊”根本没有发挥作用。

    体虚脉弱,以叶清玄所知,就有不下二十种办法,眼前孙南星的模样,完全可以用特殊毒素制造出一种逼真的假象!

    想通此处,叶清玄心中豁然开朗,双目骤然睁开,闪发一道精芒。

    恰于此时,孙延平不耐的声音响起:“华先生,家父到底如何救治,还请你直接明言,若是没有办法,也请直说,莫要在此浪费大家时间!”

    叶清玄冷哼一声,突地一摆手,指尖显出一根银针,接着在众人惊呼声中,倏然一点,扎在孙南星的丹田之上。

    这一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万万没有想到叶清玄招呼也不打一下,就这么直接出手。

    孙南星眼中精光一闪,几乎下意识地抵挡,但手只是一动,便骤然颤抖,连忙捂住咳嗽的嘴巴。

    叶清玄银针直入丹田,刺入“冰蚕蛊”的头颈,接着用罡气吸住蛊毒,直接拔出体外!

    同一时间,罡气直钻孙南星的太阳肺经,接着走中焦,下大肠经,沿着全身瞬间走了一个周天,将他体内所有用来制造假象的虚弱毒素,全部带走。

    呼吸之间!

    叶清玄只是用针一刺,一拔,那孙南星便已“啊”的一声,倏然站了起来。

    众人瞬间目瞪口呆,接着一片哗然!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