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待客之道
    孙之霖的一句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怔然当场。

    “之霖,胡闹什么?”

    这时,回廊的另一头,两个身影正巧走来,见到眼前的一幕,俱都是露出不满之色。

    说话之人年纪五旬左右,留着三缕长须,脸型瘦长古板,倒与孙之霖有七八分相似,应是孙之霖的父辈人物。

    而另外一人,却是让叶清玄眉头一皱,对方也是一位白发皓首的健硕老者,手中一根龙头拐杖,与叶清玄的仙风道骨比起来,反倒有一种龙行虎步的雄健之气。

    叶清玄的眉目只是在他脸上扫过,而对方却是一瞬不眨地盯着叶清玄,一脸狐疑的神色。

    那五旬老者的一声断喝,却让孙之霖狂妄的面容一敛,惊呼道:“啊,父亲……我这是……”

    “住口,当为父是瞎子?”那五旬男子冷冷喝道:“半分规矩都没有,这是我们孙家的待客之道吗?”

    孙之霖顿时垂首,不敢多言一句。

    旁边的一众子弟,忙不迭掩面而退,不敢上前一步。

    就连第一个见到叶清玄的褚燕,也被慕容欣欣拉扯着躲了起来。

    那男子骂完了儿子,方才转头看向一直笑而不语的叶清玄,面无表情地道:“在下孙延平,小儿无礼,让老先生见笑了。”

    叶清玄淡淡道:“无妨,令郎体内的暗伤,不过是常年练功不当所引发,对经脉产生了些滞碍罢了。”

    此言一出,不但孙延平一愣,便是其身侧的“龙飞”曲龙行也是眉头大皱。

    孙延平诧异道:“这么说来,小儿的暗疾已经痊愈喽?”

    “确实如此。”叶清玄答道,“老朽所幸所学功法,可以修复经脉损伤,故而对别人困难的暗疾,老朽倒还可以手到病除。至于令郎……练功太过冒进,每运行一周天,都会对经脉造成一丝损伤,长久积累下来,便有了些暗疾了。平时察觉不出什么来,但运转罡气,却会越来越迟滞,影响最后成就。”

    “以你的意思,是说我曲龙行不会教徒弟喽?”叶清玄话音一落,旁边的曲龙行突然冷哼一声,冷声喝问。

    果然不愧是狂妄一辈子的“龙飞”,一开口便充满了敌对之意。

    “这位是……”叶清玄拱手为礼,故作诧异地问道。

    曲龙行嘴角一撇,侧身傲然道:“我就是引起这位少侠‘练功不当’的罪魁祸首,‘龙飞’曲龙行。”

    曲龙行傲气冲天,提及自己的名号更是鼻孔翻上了新高度,以为自己一亮名号,对方保证会立即拱手道歉,在姿态上矮自己几分,而自己再以武林高手的面貌批评批评这个不知深浅的末学后进。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面这个看似比自己还大一些的老头子,眼神中毫无敬佩之意,而是带着一脸懵懂,以寻常武林人士的初次见面的客套话,道了句“久仰久仰”,便再无他意。

    没有得到足够尊重的曲龙行,瞬间便被点燃了怒火,这一次已经不是对方无意冒犯,而是直接的无视了。

    “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师承何处啊?”曲龙行耐着性子问道。

    “在下华佗,荒野村夫,无门无派,所学医术和功法,乃家中数代传习的家学,不足挂齿。”

    “哼哼,不足挂齿?我看是得意非常吧?”曲龙行猛地一顿手中龙头拐杖,愤然道:“兄台竟然看出劣徒身上的暗疾,是我这个当师傅的没教好,百般嘲讽之后,竟还说不足挂齿,是不是有些欺人过甚?”

    叶清玄连忙摆手,道:“曲兄,在下并无此意!”

    旁边孙氏父子一见曲龙行有意动手,齐齐吓了一跳,孙之霖连忙上前劝慰,而孙延平眉头一皱,想了想却没有阻拦。

    如今孙家之主重病卧床,而未来孙家家主之位,就在他与孙妍之间决定。

    一家之主,不但要持家有道,更要交际广泛,盟友遍天下,这样孙家才能稳定。

    一直以来,孙妍身畔都只有那个来历神秘、武功高绝的赘婿,而孙延平广结天下群雄,一向压了孙妍一头,这“龙飞”曲龙行更是其中佼楚,孙延平对自己继承家主之位向来自信。

    如今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老头子,几下便治好了他和曲龙行都为之无可奈何的暗疾,举手投足之间更隐隐有着一股大家风范,虽然看似境界还未到先天,但孙延平可不想阴沟里翻船,风采被这个老头夺走。

    这一次,正好借助曲龙行的臭脾气,探探对方的底细。

    孙之霖蹭到曲龙行身侧,谄媚笑道:“师父,是徒儿急功近利,练功操切了,还请师父责罚,切莫为此生气!”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孙之霖打懵,将孙延平打愣。

    曲龙行怒发冲冠,沉喝道:“滚开,师父为人构陷,你这逆徒不知为师父正名,还要帮着外人羞辱于我吗?”

    曲龙行这一巴掌,实在太过霸道,不但孙之霖暗自怒火上升,便是孙延平也变了脸色。

    打狗还要看主人,当着父亲的面打儿子,就算是为人师表,未免也太过不给他这个父亲面子了吧。

    “曲兄,稍安勿躁。”孙延平不咸不淡的一声,暗地里却不知隐藏了多少怒火。

    “延平,你也帮他?”曲龙行怒道。

    孙延平瞥了叶清玄一眼,淡淡道:“不论如何,都是我孙家的客人,还望曲兄能看在家父的面上,暂时息怒。”

    见到孙延平提及孙家家主,想到这位自己背后的大金主,曲龙行终是耸了耸鼻子,强忍下心中的怒火。

    孙延平拦住了曲龙行,但不见得对叶清玄便有好感,转头冷冷道:“这位华老兄,你刚才所言却是过于孟浪,当着人家师父面,折损练功不当,所言又过于主观,缺乏根据,也不怪曲兄生气。这样,我在这里做个和事老,你来向曲兄倒茶认罪,这件事便如此过去,如何?”

    叶清玄听得暗自冷笑,这孙延平看似公道,又为自己挡了一劫,但实际上却依然充满敌意,明显要折辱自己一番,自己又岂肯受辱?

    正要冷笑拒绝的时候,身后莲步盈盈,孙妍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道:“大哥,何故在这里堵住我的贵客,让他为毫无错误的话道歉呢?这也不是我们孙家的待客之道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