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颍川孙家
    ,乃道门最正宗最基础的功法口诀,号称三清之至宝,黄庭之华章,道门三千法门之总纲。

    论中正平和,天下无功法出其右。

    叶清玄以此功法权作计都调息运气之用,看似随意和无可奈何,殊不知确是正合计都此时脆弱不堪的经脉。

    叶清玄贯入计都体内的罡气,沿着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走了一圈,计都只觉得体内如同艳阳高照,暖洋洋的从未有过的舒服。

    尤其是这股阳火之气在“手太阴肺经”上重点运行,汇聚上中下三焦,将其肺部经络中的阴寒死气全部逼离,计都深呼一口气,竟是带着大量的腥臭蒸汽。

    叶清玄将计都体内所有的,连同侵入体内的蛛丝状诡异罡气,最后全部逼入计都的丹田之内,使得其整个小腹如同黑雾缭绕,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生机。

    计都天君数十年苦练的魔门功法,此刻在毫无压制的情况下,开始疯狂反噬他的身体。

    “注意,我要断你的死气了!”叶清玄额头见汗,沉声提醒。

    计都强忍小腹处阴毒蚀骨的痛楚,郑重地点了点头。

    叶清玄手指如玉,冒起丝丝白光,一指点在对方的丹田之上,表面以生系罡气化掉,但暗地里却是以将对方苦练数十年的先天罡气,吸了个一干二净。

    在的熔炼之下,任何属性的罡气都被炼化成了北冥真气,哪怕是这种邪门真气,剥开其外在属性,其内在也是由人体精气神所化的能量精华。

    这一番施为,在计都足足剧烈颤抖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叶清玄方才吸空了他体内最后一丝罡气。

    此刻的计都就如同一个空壳,数十年苦修全部化为虚无。

    但同样的,令其苦楚数十年的根源,也清除得一干二净。

    当最后一丝消失,计都发出一声痛楚呻吟,整个人便直接沉沉睡了过去。

    均匀的呼吸声,是如此平和,甚至就连他另外半个枯萎的身体,也放佛焕发出新的生机,拥有一丝常人的血肉颜色。

    孙妍看得大喜,忍不住上前相询,却被叶清玄示意退后,二人离开床榻,叶清玄方才擦了擦额头汗水,低声道:“裴兄的伤势暂时不会有大碍了。不知裴兄练的是什么凶险功法,竟对身体有如此巨大伤害。今日一遭清除,有什么后遗症尚不清除,但还请注意身体的调养,不可再练之前的邪门功法了,否则必死。”

    “如此多谢老先生了。”孙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向熟睡的计都,眼神中一阵患得患失的神情,接着告罪一声,从舱外唤来一名丫鬟,为叶清玄安排了一个舱室。

    叶清玄所在舱室,距离计都所在倒还不远,拐过一个走廊,旁边一间舱室突然打开,一个娇俏的年轻女子闪了出来,差点与叶清玄撞个满怀。

    叮铃铃,一阵铃响,却是来自少女的耳环。

    叶清玄脚下轻挪,同时罡气轻柔一挡,将那少女柔柔地送到了一边。

    “呀,对不起,惊扰老先生了。”女子连忙施礼道歉。

    叶清玄微微一笑,连道无妨。

    对面少女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反倒是叶清玄诧异了一下,对方的容貌似乎从哪里见过,尤其对方银铃耳环也颇有印象,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这时,少女身后的舱门再次打开,传出里面热闹的男女打闹的声音,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傲然而来,哈哈笑道:“褚燕姑娘,咱们说好的,输了要罚酒三杯,你怎么跑了……”

    又是一个面熟小子。

    褚燕!?

    噢——

    叶清玄当即想起,当初与龙萨顿珠的一次交锋时,便有这队年轻人意外的卷入进来,起因还是因为采阴补阳的崇邪麟。

    眼前的褚燕,就是自己老友褚焕褚倩的族妹,那位翩翩公子哥按照印象,似乎是叫做孙之霖,乃是“龙飞”曲龙行的关门弟子,同时也是颍川孙家的嫡孙。

    想不到过了这么久,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他与孙妍同为孙姓,难道这船是颍川孙家的?

    “咦?这位是……”似乎才发觉旁边还有叶清玄的存在,孙之霖诧异问道。

    领路的婢女答道:“孙少爷,这位是姑奶奶请来为姑爷治病的神医。”

    “姑姑请来的?”孙之霖瞥了叶清玄一眼,冷笑道:“又是神医,哼哼,这次出门,姑姑不知道请了多少神医了,没一个中用的。要我说啊,姑姑就多余这么痴情,那个病怏怏的家伙,根本不配进我们孙家的家门……趁早死了干净。”

    叶清玄毫不在意,淡淡一笑,对那婢女道:“还烦请带我回舱。”

    “站住!”

    叶清玄身子刚动,孙之霖便一把拦住了去路,唰地打开一把摇扇,傲气冲天地道:“看你这老头还挺有派头的,正巧少爷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治治……”

    叶清玄瞧了瞧孙之霖,笑问:“这位公子哪里不舒服?”

    “废话,你不会自己看吗?”孙之霖一撇嘴,道:“要是连个病症都看不出来,你还敢自称神医?趁早重新写块招牌。”

    “少爷……”婢女为难不已。

    旁边的褚燕也是颇为尴尬,不过似乎这里的巧遇也惊动了船舱里面的人员,不一会便探出来数个脑袋,其中既有认识的慕容欣欣和马天豪,也有不认识的数位。俱都是一副好奇的表情,看着孙之霖难为自家客人。

    叶清玄捋须长笑,答道:“既有如此要求……也罢……”说完叶清玄左手化为蒲扇一般,在孙之霖的胸前背后,一连按了二十多掌,甚至还顺道扇了他两记耳光。

    “你干什么?”

    “老头子找死……”

    “敢动手,弟兄们抄家伙!”

    ……

    呼啦一下,孙之霖身后的一帮兄弟姐妹们,齐齐抽出兵刃,就要让动手的叶清玄好看。

    而此时待晕头转向的孙之霖终于站定,就要勃然大怒的时候,叶清玄洒然一笑,道:“孙小友,再试试看,身上的伤可有好转?”

    唰!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孙之霖,充满了诧异神色。

    孙之霖略一运气,顿时一副见了鬼般的表情,惊呼道:“他奶奶的,真的好了。”

    话音刚落,回廊终端的又一个舱门打开,露出一张极为严肃的中年面孔,“之霖,胡闹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