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谁比我有钱
    ,!

    洛尘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好人。

    你对他好,他就是一个好人。

    你要是敢去触怒他的一些底线,他可能坏到连一丝人性都没有,毕竟他是仙尊,数万年的修道生活,他早就丢失掉了人性,只剩下那种你死我活的残忍性格了。

    只是这一世,洛尘重活一世,或多或少没有之前那么残忍了。

    但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善良的人了。

    张院长在一旁吓得两腿发软,这种滋味他昨晚已经尝过一次了,现在想想都可怕。

    那种滋味简直是生不如死。

    倒是一旁的张大师笑呵呵的开口道。

    “我看这种曹难治,伤的这么重,至少需要一个亿。”

    一个亿?

    “你有钱吗?”洛尘冷笑着看着那个护士。

    “我们可以救你,但是你也说了,医院不是做慈善的,你得先交钱。”

    一个亿?

    她区区一个护士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她根本不可能拿的出来。

    “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护士在哀嚎。

    “唉,我们其实也很想救你啊,但是你看,这是规矩,得先给钱啊。”洛尘讥诮道。

    “来吧,给钱,给钱我们立马就能治好你。”洛尘的笑容落在张院长的眼睛里,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

    “我这个人一直很讲道理的,而且还按照你的道理来。”

    “没有那么多钱,我,我,我没有,救,救我。”护士的脸上全是血,眼中充满了绝望。

    “那真是很遗憾呢,我们不能救你了。”洛尘蹲在地上,露出一副很可惜的表情,用手指轻轻划过那个护士脸上的伤口。

    顿时雪上加霜,那个护士疼的眼泪直掉。

    “你说,我给不给得起钱,跟你有多大关系呢?”

    “难道医院是你家开的?”

    “你那么喜欢大嘴巴,现在这个嘴巴还满意吗?”

    “张院长,按照规矩,要是没钱,该怎么办?”洛尘忽然站起来看着张院长。

    “赶,赶出去。”张院长有些结巴的开口道。

    “那你还在等什么?”洛尘笑眯眯的看着张院长。

    那个护士这一刻彻底绝望了,也后悔了。

    她那句话只是她自己说的,跟医院跟本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这个规矩。

    但是就因为这句话,她现在自食恶果了。

    本来没她什么事情,现在她才知道,她惹到了什人。

    她恨,但恨的不是洛尘等人。

    而是沈家沈玉成,因为这是一个火坑,但是沈玉成却让她跳了进去。

    她发誓,做鬼也不要放过沈玉成!

    “我希望医院一视同仁,可不要区别对待哦。”洛尘拍了拍张院长的肩膀。

    “别因为她是护士,就可以先不交钱,然后救她。”

    “咋们也别那么狠心,只要她交了钱,就救她。”

    张院长不断点头,连话都不敢说。

    现在他吓得差点倒在地上,他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毕竟经常做手术的,再怎么血肉模糊都不会害怕。

    但是现在,他真的吓得腿都软了。

    张院长等人离开了,门口的血迹都被擦的干干净净。

    然后洛尘整理了一下心情,推开门。

    “小尘,你跟我说,你那钱到底怎么回事?”沈月兰一看见洛尘进来就开口问道。

    “妈,没事了,你儿子有的是钱。”洛尘大大咧咧的往床上一坐。

    听的一旁的李佳怡不断翻白眼。

    然后洛尘又开口道。

    “而且,刚巧,我有个朋友和这个院长认识,人家啊,又把钱还给我了。”洛尘笑了笑。

    “真的?”沈月兰有些狐疑。

    “真的。”洛尘点点头,开玩笑,张院长现在哪里敢收洛尘的钱?

    那要是收了钱,那就成了催命的钱了。

    “那你回头真要好好感谢感谢人家,请人家吃一顿饭。”沈月兰倒是没有再怀疑了。

    丢失的那一魄,或多或少都对她有些影响,要是换做之前的沈月兰,肯定能够因为一些蛛丝马迹而怀疑。

    但是现在,因为那一魄的关系,她好像思想没有那么敏捷了。

    洛尘内心也叹息一声,以前自己的母亲心细如丝,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好忽悠了。

    不过也是好事,毕竟自己的母亲以前活得太累了。

    一个女人,却白手起家,打拼出来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这背后是多少心酸和辛苦?

    呵呵,沈家。

    拿走我母亲的东西,你们倒是看看最终会有什么下场?

    洛尘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慢慢的让沈家在绝望之中彻底毁灭!

    “小尘,妈妈今天想出院。”沈月兰开口道。

    “成。”洛尘也没有阻拦,沈月兰其实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

    只是丢掉了三魂七魄中的一魄,这一魄现在就在洛尘身上,在被洛尘温养。

    等彻底恢复,洛尘自然就会把这一魄还回去。

    不过沈月兰忽然神色又是一黯。

    “以前妈妈给你准备了很多钱,至少够你一辈子花的,现在妈妈却忽然身无分文了。”

    沈月兰叹息一声。

    “没事妈,我可以这样说,全国现在没有谁比我更有钱了。”洛尘笑了笑。

    沈月兰却也噗嗤一笑。

    “好。”沈月兰那表情明显不信。

    “妈,你得信我呐。”洛尘见沈月兰不相信。

    “行,妈信你。”沈月兰笑了笑。

    这句话能信吗?

    肯定不能信。

    全国比任何人都有钱,那至少得是首富了。

    这可能吗?

    不过沈月兰也不怪洛尘,而是觉得很欣慰,因为这明显是安慰自己的。

    不过一旁的李佳怡却不这么想,她最不喜欢,也最看不惯这种说大话的人。

    原本她想象当中,月兰姨的儿子是县城里来的,那么至少应该带着一点质朴,但是她却在洛尘身上一点都没感觉到。

    随后李佳怡的妈妈就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让洛尘母子去李家吃饭。

    而李佳怡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佳怡,我听说月兰姨出院了?”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

    “嗯。”

    “你们家帮忙给的医药费?”电话那头问道。

    “不是,她儿子自己给的。”李佳怡摇摇头。

    “她儿子不是县城里的吗?这么有钱?据说要一千多万呢?”

    “应该是他爸爸给他借的。”李佳怡也判断道。

    “不过他好像认识一个老大爷,人家和院长认识,又把钱还给他了。”李佳怡倒是实话实说。

    “好的。”电话挂断。

    那边的一间夜总会里,坐了十来个男男女女的,刚刚的电话也开的免提。

    “我去吧,给他一份大礼,一千多万,很快就能全部让他花光。”忽然一道冷冷的声音自角落里响起。“县城里来的,等于是个傻子,随便一点小手段,他就得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