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自食恶果
    ,!

    你给得起吗?

    护士早就被沈玉成拿了十万块钱给她,让她等洛尘来了,故意羞辱这对母子。

    换做以前,沈月兰要是遇到这种人,怕是早就掏出一叠钱砸过去,砸她脸上去了。

    但是现在,她的确身无分文,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她的银行卡都被人拿走了。

    而且签署那份文件之后,她的所有资产真是被全部拿走了,干干净净,一分都没有留给她。

    可见沈家到底做事有多绝!

    这也是沈玉成的一种报复,毕竟这么多年,沈玉成抱着沈家这颗大树,在生意方面都不如沈月兰做的好。

    这一度让他被人笑话。

    所以现在,他对沈月兰自然会来这么一手报复。

    “我给不给的起,跟你有关系吗?”洛尘冷笑一声。

    “我是怕你明明给不起,却还要在这里装大尾巴狼,那边都核实好了,一共千一百五十三万。”护士冷笑一声。

    “现在你给得吗?”

    她之前就被告知了,这对母子不可能有钱。

    那个女的的儿子是县城来的,能有钱才怪了。

    沈月兰一听也吓了一跳,然后担忧的看着洛尘,毕竟洛家什么情况,她当年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而且洛尘父亲的性格她多少也了解一点,根本不适合经商,只适合从政。

    所以洛尘应该不可能能立刻拿出这么多钱来。

    李佳怡摇摇头看了看洛尘。

    她也觉得洛尘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毕竟就算你一个月能够挣十万,那也得存多久了?

    刚刚两母子的谈话之中,她也听出来来了。

    洛尘才刚刚读完大学,踏入社会呢。

    一时之间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见到洛尘没说话,李佳怡内心不由得冷笑。

    现在知道了吧?

    刚刚她在车上已经提醒过洛尘了,但是洛尘偏偏不听。

    一千多万呢,这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县城里来的人,能随手拿的出一千多万?

    显然不太可能。

    这就是普通人和他们这种燕京大家族的差距。

    洛尘却偏偏不信。

    李佳怡叹息了一声,然后又要开口。

    但是洛尘却依旧摇摇头道。

    “不用,我会去给,今天这个事情可没那么容易结束。”洛尘冷笑一声。

    “现在可不是要面子的时候。”李佳怡听见这句话,顿时有些生气了。

    心说你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要在这里装什么逼?

    等下要是拿不出来,可就丢人丢大了。

    “儿子,要不就让佳怡这丫头去给吧。”沈月兰也怕洛尘等下子为了面子下不来台。

    对他们这些大家族来说,这笔钱倒是容易,但是对于洛尘来说,那可就是天大的一笔数目了。

    “拿poss机来。”洛尘却没有多说什么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给!”那个护士冷哼一声就出去了。

    “小尘,你?”

    “妈没事。”洛尘摆摆手,然后掏出了电话,打了个电话过去。

    “嗯,你先把他给我带过来。”

    一旁的李佳怡翻着白眼,装的很挺像。

    很快护士就拿着poss机来了,直接丢在洛尘面前,然后一脸冷笑的看着洛尘。

    “来,你划卡给我看。”

    护士冷冷的露出讥讽。

    但是洛尘还真的掏出一张卡,然后直接划卡了。

    这让李佳怡和沈月兰都愣住了。

    真有钱?

    那个护士也愣住了,这不合情合理啊?

    “小尘,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是不是你爸给你去借的?”沈月兰忽然开口道。

    沈月兰这么一开口,顿时李佳怡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这样。

    不然你说一个县城来的人,怎么可能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洛尘还没来得及解释。

    门外就走来了一堆人。

    为首的居然是张大师,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

    那个护士在见到那个老头的时候由愣住了。

    “张院长,你怎么来了?”护士一惊。

    张院长是搞科研的,平日里极少出现。

    不过现在却拢拉着脑袋。

    他怎么来的了?

    他能不来,他敢不来了吗?

    他要是不来,他今天都看不到日落了。

    昨天半夜他便在家里直接从被窝里拧了出来。

    本来他还在反抗,但是看到那个领头的张大师的手段后,他知道,他反抗不了了。

    也不敢反抗了。

    因为他得罪的可不是普通人,稍有不慎,怕是他的家人都要跟着一起下去。

    “洛先生。”张院长客客气气的开口道。

    认识?

    这让一屋子的人顿时愣住了。

    “张院长,你们”

    “不用说了,你已经被开除了。”张院长忽然开口道。

    “院长我”

    那个护士刚要解释却又被洛尘打断了。

    “妈,我出去处理点事情。”洛尘微微一笑,然后随手把门一关。

    外面瞬间安静了,似乎听不到一点声音。

    不过外面的走廊里可一点都不安静。

    “张院长,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规矩,那就是不给钱,就不治病是吧?”洛尘忽然冷笑一声。

    张院长顿时吓了一跳,脸都白了。

    昨晚她差点没被张大师折磨的死过去,现在见到幕后的人,这句话顿时吓得他冷汗都出来了。

    他是可以不在乎什么燕京的大家族,但他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

    “没事,你不用紧张,我只是听她说的。”洛尘笑了,不过脸色却猛地一沉。

    “好,好的很,都说医者父母心,我今天也算见识到什么叫做父母了。”洛尘冷哼一声。

    刺啦~

    这响声来的莫名其妙,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啊~”一声尖叫紧随其后。

    那个护士的嘴角开裂,直接裂到了耳根处。

    然后洛尘看向了张大师。

    张大师随手一丢,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直接丢进了那个护士的嘴里。

    如果仔细看去,会发现那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蛊虫!

    几乎就在丢进那个护士嘴里的刹那,那个护士直接就倒在地上了。

    然后那个护士蜷缩在地上,浑身开始痉挛,不断颤抖,她痛苦到极致,脸都变形了。

    肉眼可见,她的皮肤里全是一条一条的细长黑色虫子再钻来钻去。

    “救命,救命~”护士痛苦的在地上嘶喊道。

    但是洛尘却蹲下来,然后冷笑着看着护士。“张院长,你觉得这种病,得要先交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