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沈家会议
    ,!

    洛尘还没有去赴宴,电话便又响起来了。

    这一次是江彤然的电话。

    “小尘弟弟,月兰姨真的是你妈妈吗?”江彤然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

    “如果她是沈家沈月兰的话,我想应该没有弄错。”洛尘调侃道。

    “啊,那个有个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说下。”江彤然显得有些吞吞吐吐的。

    这让洛尘一下子就蹙眉了。

    “嗯,沈家的人把月兰阿姨的所有的钱和资产都拿走了,月兰阿姨现在怕是连住院的医药费等都给不起了。”江彤然带着哭腔。

    “那些东西不是我妈自己的吗?”洛尘紧皱眉头开口道。

    “那是交换条件,月兰阿姨可以见到你的交换条件。”江彤然开口道。

    “呵呵,好,沈家真是可以!”洛尘忽然寒声道,语气之中充满了杀意。

    实际上沈天君走的时候让沈玉成把医药费结了,但是沈玉成却故意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江彤然今天本来要去结账的,但是却忽然被江家的人带走了。

    江彤然原本是要参与到接洛尘回家的事情里面去的,但是却忽然半路被人带回了家,给软禁起来了。

    “行,我今晚就去燕京那边。”洛尘冷笑道。

    好的很,洛尘决定,他倒要去看看沈家到底有多大能耐可以这样对自己的母亲?

    又有多大的能耐能不能承受自己的怒火?

    把自己母亲辛苦打拼十几年的产业居然全部拿走,甚至连一点医药费都不留给自己的母亲?

    如此绝情绝义,简直已经闻所闻问了。

    忽然洛尘的内心就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恨意和熊熊烈火!

    让自己父亲曾经受尽羞辱,让自己母亲和父亲还有自己十几年却不能见面?

    若非他这一世不同了,怕是自己的母亲此刻早就死了,而自己的父亲说不定也会像上一世那样被无缘无故杀害!

    这一切都是拜沈家所赐!

    想到这里,洛尘又给张大师打了个电话。

    “把我账户上的钱盘点一下,然后海东那些之前和我作对的家族,该收的钱,全部给我收掉,公布出去,另外成立一个大型公司。”洛尘安排了一下,他有个计划,复仇计划!

    随后洛尘又给苏凌楚打了个电话,然后说了一些事情。

    做完这一切,洛尘冷笑一声,他要好好的准备一份大礼送给沈家!

    他要沈家的人在绝望之中被毁灭!

    狂风浪蝶之中,看沈家到底如何承受仙尊之怒?

    而此刻的沈家之中,沈天君看着沈家一屋子的人。

    这一屋子的人非常恐怖,每一个都是在某个领域赫赫有名的大佬,有在燕京的高官,有在部队的领导,有在商界的大佬,随便任何一个人,都是动动脚都能让燕京震动的人物。

    “关于月兰的事情就这样吧。”

    显然气氛有些严肃。

    “老爷子,这事儿你真不再考虑考虑了?”忽然一个少妇开口道。

    “老爷子,虽然这话难听,但是如果把那个孩子接回来,我们要怎么解释?”少妇露出不满的神色。

    “要知道,这么多年,除了沈家的人知道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月兰已经结婚甚至生了孩子,这么多年,我们对外可是一直宣称月兰还是单身,至今未婚!”少妇很强势,即便是在这个诚依旧敢直言。

    “可是月兰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那边的诊断不会有错。”沈天君叹息了一声。

    “那就让她带着这个秘密离去好了。”少妇直接开口道。

    这话可以说非常过分了,但是满屋子的却没有一个站出来说一句不是,包括沈天君。

    “不然我们燕京的其他家族会怎么看我们?”

    “而且那个孩子一直漂泊在外,从未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也没有什么能力,加上流淌的是低贱的血液,怎么有资格能够踏进沈家的大门?”

    “沈家年轻一辈之中,哪一不是从小就被培养的天才?”少妇这话一出口,顿时有许多人也纷纷开口了。

    “我同意,我家那个现在已经是中校级别的了,明年有望升到上校。”其中一个穿着军装的人开口道。

    “我也同意,我家那个现在已经是副局级了,不出五年怕是就能到正局级。”另外一个男子开口道。

    “我家最小那个,现在已经有家上市公司,户头上已经有近17亿人民币了。”又有人傲然开口道。

    “我家那个,现在已经练出内劲,华夏宗师天龙榜第四位的那位宗师,仅次于林化龙的那位已经决定收他为徒了。”

    “我家那个……”七八个人纷纷发言,显然他们每一个孩子都在某个领域有着极大的成就。

    而且每个人再开口说这话的时候,都带着一丝傲然和骄傲。

    的确,他们的孩子,和同龄人相比,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甚至有的人和老一辈的人物比起来,那也不弱丝毫,甚至还有过之!

    所以他们有骄傲的资格,也有看不起即将被接回来的那个孩子的资格。

    因为那个孩子和他们的孩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难道老爷子,忽然龙窝里出现一只老鼠不是让人觉得可笑,让人觉得诧异吗?”有人直言不讳。

    “他打小如果和他父亲生活在一起,那能够有什么好的发展和能力?”有人不屑的开口道。

    “最多就是个上班族,一年的薪水都不够我们的孩子买件衣服的,这样的人要是进了沈家,丢的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脸,而是所有人的脸!”有人不屑的摇摇头。

    “唉,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这件事情,我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大家就忍忍吧。”沈天君其实也不愿意把那个孩子接回来。

    因为那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港区尖沙咀的一个豪华大酒店内。

    “先生您好,是严导那个包间里面的吗?”一个服务员开口问道。

    洛尘点点头,随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包厢。

    包厢里有些昏暗。

    洛尘进去之后,门就直接被锁死了。

    而严导则是冷笑着看着洛尘,安德抬头看了一眼洛尘。

    “就是这个人?”

    “是他。”严导笑了笑,脸上露出一股恨意。但是随即就露出了讥讽,一言不发的看着洛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