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接他回家
    ,!

    沈月兰失忆了。

    好在只是失去了去湘西那段时间的记忆。

    洛尘看着手中的一颗佛珠,里面有一个残破的魄。

    杀掉了拉布央宗,沈月兰身上的密咒自然就解除了。

    只是人有三魂七魄,如果缺失,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失忆,就像那忘忧村一般。

    好在只是缺失了一魄,否则怕是后果会更严重。

    但也麻烦,这一魄只有一丝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即将消散,洛尘得温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把这一魄还在沈月兰的身上。

    看来这一魄还回去之前,自己的母亲只能失忆了。

    而燕京某地,这里有一家规格极高的医院。

    这家医院许多医师都是哈佛或者一些名牌大学毕业,获得专业的博士认证的医院。

    因为这家医院,可以说代表了国内最顶尖的医学技术和医学手段。

    此刻在某个病房内,沈月兰半坐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是一个老者,穿着一套练功服,如果仔细看去,会赫然发现,他竟然也是一位内劲大成者。

    这老者就是赫赫有名,名震燕京的沈家家主,沈天君!

    曾经可是在中南海任过职的,即便现在早已经退休了,但是在燕京,那也是老一辈之中的风云人物!

    而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则是叫沈玉成,沈月兰的亲哥哥。

    沈氏集团现在的董事长,手握数百亿资产项目,甚至全国来说,也是前二十的富豪!

    “唉,月兰,你还有什么心愿没了吗?”沈天君叹息了一声,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

    这是自己最小的女儿,也是曾经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如果不是当年她范的错误,实在是太过让沈家丢人现眼,让整个沈家在燕京都抬不起来头,沈天君或许还会一直宠爱这个女儿吧。

    其实他们也已经有三年没见过了,可见这父女关系,其实已经破裂到了何种地步?

    但是没想到,三年之后再次见面,却是在医院,而且可能白发人要送黑发人。

    那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之前检查的时候,动用了最好的医疗设备,但是都没有检查出沈月兰哪里有问题!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沈月兰的生命体征一直在往下降,前几天甚至降到了最低谷,今天虽然忽然醒来,有回升的趋势。

    但是主治医生说,怕是撑不过三个月了。

    其实沈天君这句话一出口,沈月兰心里也有了大概,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你知道我的心病,也知道我这么多年唯一的心愿是什么?”沈月兰眼角挂着泪花。

    “月兰,你本来是我沈家的公主,我甚至愿意把最好的给你,但是当年那件事情,你做的的确太过分了!”沈天君一想起当年那件事情就怒不可遏。

    当时沈月兰已经和江家定亲了,却忽然在海东带回来一个男朋友,而且居然只是一个基层干部。

    这何其可笑?

    他沈天君的女儿,堂堂燕京沈家的千金,和一个基层的小干部,和一个来自县城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

    整个沈家的脸都被丢尽了。

    一度沦为整个燕京的笑话。

    若非因为当年的事情,沈家又怎么会晚了十年,才成为燕京第一家族?

    沈月兰没有接话,就那样默默流泪。

    “唉,算了,算了,就”

    “爸,不行,这件事情怎么能行呢?”一旁的沈玉成开口道。

    “当年的事情好不容易过去了,如果再揭开沈家”

    “我只剩三个月的时间了,我只想看看我的孩子。”沈月兰泣声道。

    “算了,由她去吧。”沈天君背着双手开口道。

    “但是,只能把那个孩子找回来。”沈天君沉声道。

    “至于孩子的父亲,我不想看见,你不想他发生意外的话,就不要让他出现在燕京,甚至如果你和他有接触,那么我便让人把他抹去!”沈天君威胁道。

    庞大的沈家要做这一点,太过容易了。

    “好,我答应你。”沈月兰开口道。

    “小妹,还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答应。”沈玉成忽然开口道,然后掏出了一份合同。

    “反正你已经只剩三个月了,所以我希望你手里的所有项目,全部都由沈家来管理。”沈玉成把合同递在了沈月兰面前。

    看着连自己名下的房产,和豪车都要转移。

    沈月兰知道这只是个好听的说辞而已,沈玉成要的不止是沈月兰打拼了十几年的商业帝国。

    “你若不在了,那些东西都会垮,我会替你打理好的,你就安心和孩子团聚吧。”沈玉成笑了笑。

    特别是那句和孩子团聚。

    沈月兰却毫不犹豫的拿起笔。

    这是一种交易,你要见到自己的孩子可以,那你就得所有的资产全部吐出来。

    沈月兰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几年的所有资产加一块也有好几百亿人民币了。

    但是沈月兰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直接签字了。

    这字签下去,她沈月兰可能就身无分文,一无所有了。

    但是她真的一点都不犹豫,和自己的孩子比起来,这些东西又算得什么?

    甚至她还带着一丝兴奋和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见到自己日盼夜盼的孩子了。

    沈天君也没有干涉,显然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签完字后,沈天君和沈玉成走了出去,门外是这个医院的院长亲自送行。

    江彤然这个时候终于被放了进来。

    “月兰姨,你真不记得湘西的事情了吗?”江彤然刚刚被赶出去了,干脆就给洛尘打了个电话。

    “湘西,我没去过湘西啊,我只记得我在宁夏那边开完会,然后,然后我醒过来就是这样了。”沈月兰疑惑道。

    对于湘西的事情,她全忘记了。

    “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终于可以见到我的孩子了。”沈月兰一边笑,一边在流泪。

    “彤然,这件事情你帮我去办好不好?他们去办这件事情,我有些不放心!”沈月兰一边擦眼泪,一边开口道。

    “等你好了我们就去。”“不,我已经等不及了,他们也答应了,可以把我的孩子接回来沈家,我要接他回燕京沈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