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身败名裂
    ,!

    “呵呵,来啊,杀了我啊!”拉布央宗冷哼一声,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毕竟现在那位通神者已经来了。

    “杀了我,你们所有人都得给我陪葬!”

    “杀了我,你不仅会死,还会遗臭万年!”拉布央宗威胁道。

    区区一个武者,也敢妄言杀他。

    他发誓,等他师父来了,一定要先把洛尘弄成残废,然后在用密宗的手段,将洛尘炼制成恶灵。

    让洛尘无法超脱,永生永世受尽折磨,以解他心疼之恨。

    毕竟,他这一辈子已经算是废了。

    而且他坚信,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选择。

    因为一旦今天的莲华盛会输了,那么整个藏区就完了,谁敢承担这种后果?

    谁能承担得起这种后果?

    “你倚仗的不过就只是这些无聊的东西而已。”洛尘依旧不屑。

    “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师父来不来,你都得死。”洛尘一把捏住了拉布央宗脖子。

    “洛教官,你真的要在这个时候如此自私吗?”林化龙开口劝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洛尘怎么就还是看不明白?

    “自私?”洛尘轻笑一声。

    “林化龙,如果有人动了你的父母,你会怎么做?”

    “来,堂堂狂兽,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做?”洛尘这话一出口,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特别是林化龙,都是为人子,又岂能不明白这种深仇大恨?

    “你们尊崇的**师?”洛尘冷笑一声,一把将拉布央宗手中的那串佛珠夺了过来。

    “背地里干的是什么勾当?”

    “用歹毒的秘法,夺我母亲魂魄,转借他人气运,现在我母亲都还躺在病床之上,生死未知!”

    “你住口,**师怎么会是”

    “呵,不会是?”

    “那就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给我开!”洛尘取下一颗佛珠,直接捏碎,然后洒在了杜东和冯欢的身上。

    顿时所有人目光一下子就骇然了。

    因为杜东和冯欢看不见,其他人却看到了,在这两人背后,分别挂着两个人。

    那两个人面目狰狞,恐怖到了极致,一看就是厉鬼。

    “杜东,冯欢,你们两个人还傻乎乎的跪在他面前尊崇他?”

    “你们怕是不知道吧?再过两三天你们就会死了吧?”洛尘冷笑一声。

    “是不是特傻逼?”洛尘讥讽一声。

    杜东和冯欢虽然看不到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这一刻看到大家看待自己的目光,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杜东的裤子在一次湿了。

    “哼,他们背着厉鬼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洛尘冷笑一声,对着丹巴**师一招手。

    “他们是来路上一家旅馆招惹的这些东西,当日若不是我在,他们现在早就死了。”

    “那家旅馆三年前起火,烧死了许多人,拉布央宗,你不会不记得吧?”洛尘冷笑一声。

    而丹巴**师身后走出来了一个人,那是个老大爷,牵着一条藏獒。

    “畜生,当时就是纵火烧的那旅馆,你没想到会被我看见吧?”那老大爷恨恨的指着拉布央宗。

    这老者自然就是当时提醒他们不要住进去的那个老者。

    “哼,口说无凭。”

    “行啦,拉布央宗,你以恶灵练气,修持法力,这种手段瞒得过别人,还瞒得过我?”丹巴**师开口了。

    顿时一堆人看向拉布央宗的目光变了。

    故意养恶灵,这种手段在密宗可是不少见的啊。

    尤其是那几个高僧,一下子就看出来问题所在,顿时看向拉布央宗的神色也变了。

    杀人自然是为了养恶灵。

    而杜东和冯欢则是吓得颤抖至极,随即赶紧跑向了丹巴。

    “丹巴**师,请你救救”

    “唉,晚了。”丹巴**师摇摇头。

    但是目光却看向了洛尘。

    其他人误以为丹巴**师是说救不了了,但是杜东和冯欢却知道这句话的画外音。

    那是说,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人家丹巴**师才不会出手救你呢。

    这一刻,杜东和冯欢简直后悔到了极致。

    而其他所有人看着拉布央宗,也顿时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厌恶了。

    因为这是一个虚伪,伪善至极的人。

    拉布央宗这一刻恨洛尘恨到了极致,因为日后怕是就算他勉强活下来了,也会被人唾弃了。

    “你?”

    “呵呵,杀人总得诛心嘛,不让你受尽**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死去,我怎么甘心呢?”洛尘讥讽道。

    “现在,你们告诉我,他该不该杀?”洛尘冷笑一声。

    “洛教官,他的确罪有应得,但是今天我们真的需要他。”林化龙无奈的叹息一声。

    即便拉布央宗罪恶滔天又如何?

    人家现在的确是今天天莲华盛会的关键人物。

    “来啊,你杀我,你的确厉害,把我搞得身败名裂,让我以后在藏区也待不下去了。”

    “但是你杀啊,你杀了我,今天不仅你们所有人都会陪葬,就是你能够侥幸活下来,我师父也不会放过你!”拉布央宗这一刻彻底的抛去了伪装。

    “呵呵,天地之大,岂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想象的?”

    “你又如何笃定,我们都会死?我们今天会输?”洛尘讥诮道。

    随后一把捏住了拉布央宗的脖子。

    “住手!”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但不是在远方,而是在每个人都耳边,天空,犹如雷音。

    远处走来了一个老人,老人神色严肃,披着黄色袈裟,后脑勺有一圈五彩光晕,赤着脚,但是脚下却有金莲绽放,让老者步步生莲。

    金刚上师!

    所有人一阵愕然,没想到金刚上师居然来了。

    实际上拉布央宗早就请了自己的师父,但是为了拿到更多的利益,所以说话一直模棱两可,让人搞不清楚,金刚上师到底答没答应!

    “他虽有过,但是还轮不到你来决定他的生死,你若杀他,今日我必杀你,然后掉头就走,这莲华盛会,国外通神者我都不会再插手!”金刚上师威严的声音响彻在天空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