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纸老虎
    ,!

    拉布央宗在藏区是什么人?

    除了有限的那两个**师之外,他就是金刚上师之下第一人。

    此刻洛尘这一句话出口,后果可想而知,直接犯了众怒。

    “大胆,你是什么人,竟敢亵渎拉布央宗**师?”

    “年轻人,还不道歉?”

    “等等。”拉布央宗忽然伸手打断了那些出言之人。

    “年轻人,你这话是何意?你又想干什么?”拉布央宗冷笑一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自己面前这般张狂。

    “干什么?”

    “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是来杀你而已?”

    这话一出口,满场刹那寂静。

    杀你?

    就连拉布央宗都愣了一愣。

    杀他?

    青海那位修法者忽然想起昨天洛尘的那些话,顿时有些愕然的看着洛尘。

    这年轻人真是来找拉布央宗**师麻烦的?

    胥水瑶呆呆的看着洛尘,此刻她就是想上去把洛尘拉下来都不敢。

    因为那是什么人。

    拉布央宗啊!

    这怕是第一个敢在拉布央宗面前这样说话的吧?

    身后几十个喇嘛顿时面露阴冷之色。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拉布央宗寒声道。

    “你又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这样的话?”他抛开其他不说,他本身也是一位入道者。

    就是一般宗师见了他也需低头三分,更不要说一般人了。

    此刻这样一个年轻人居然敢妄言杀他?

    “不要说你,就是来十个百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敢在我面前妄言杀我?”

    拉布央宗直接从轿子上站了起来。

    脸色阴沉无比,整个人看起来不怒自威。

    而且手中的经轮飞速的转动,旁边的拉昂错湖这一刻无风三尺浪!

    “年轻人,你真是不知死活,还不道歉,只要你肯道歉,拉布央宗**师大慈大悲定不会与你计较!”青海的那位修法者这个时候站出来说道。

    他是真把洛尘当成了一个傻子,不过他也不希望洛尘在此丢了性命,这算是在帮洛尘说话了。

    不然人家真生气了,不要说洛尘,就是他这种修法者都挡不住人家怒火,怕是会被人家一巴掌拍死。

    “是啊,你赶紧道歉,拉布央宗**师或许还会原谅你的无礼。”又有人开口劝阻道。

    “你若肯心诚道歉,我可以不与你计较!”拉布央宗被众人这么一说,也不好再抓着不放了。

    若非今天人多,不能暴露自己残忍的一面,他早一巴掌拍死洛尘了。

    他的大威严何曾有人敢冒犯?

    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让他下不来台。

    “可惜你就算跪下来跟我道歉,我也不会放过你。”洛尘冷笑一声。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声,刹那间就知道完了。

    胥水瑶也是面色一变,彻底完了,这句话出口,今天就是天老子来了救不了洛尘了。

    拉布央宗**师那种人物可是有法力的得道**师,据说法力深不可测,曾单手倒拽九牛!

    “你找死!”

    “口口声声说杀我?你当我是那牧羊吗?”

    “我修法多年,早已经大彻大悟,功德圆满,莫说是你,就是一般妖孽来了我面前也不敢说这句话。”拉布央宗怒喝道。

    而且这一刻拉布央宗飞掠而起,手中经轮一转,朝着洛尘就打了过去。

    这让众人顿时猛地一声惊呼。

    不过下一刻,洛尘冷笑一声,单手一甩,直接硬撼在那经轮之上。

    “当!”一阵颤音响起。

    咦?

    洛尘微微有些诧异,这经轮居然是一件法器?

    要知道,他随手可是能一巴掌拍死宗师的,但是拍在这经轮之上,经轮居然没有坏掉。

    拉布央宗**师也愣住了,或者说所有人都能愣住了。

    这年轻人难道真的有本事?

    居然能接下拉布央宗**师的一击?

    “应该是**师心怀慈悲,刚刚只是吓唬他一下,没有动真格,否则他岂能活命?”有人摇摇头。

    “否则以法师那高深的修为,谁能匹敌?”

    **师在他们心中地位太高了,自然不愿意把**师往坏处想。

    “呵呵,原来是一位武道内劲大师,难怪敢在我面前狂妄。”拉布央宗这一经轮下去,发现洛尘挡住他的时候只是肉身之力,自然产生了误会。

    “不过,你依旧还不够看!”拉布央宗这下子彻底尽全力了,手中经轮飞速旋转,直接脱手而出。

    他要对洛尘一击必杀,不然等下又有人跳出来说他慈悲,他就不能杀人了。

    得罪了他,让他在众人面前如此没有面子,岂能不杀?

    而且他是入道者,区区一个武道内劲之人,他更不放在眼里。

    但是洛尘随手一抓,顿时直接把那经轮抓在手中。

    这让拉布央宗又是一愣,居然能抓住他那经轮?

    不过随即拉布央宗又冷笑一声。

    “倒是小看了你,不过你以为我这经轮是那么好抓的?”忽然拉布央宗**师口吐真言,顿时那经轮爆发出一阵绚烂的光芒。

    而且刹那间,那经轮一瞬间居然变大了,犹如磨盘一般大小,挣脱洛尘的手掌,然后在虚空中旋转。

    这一幕顿时惊得许多人目瞪口呆。

    “神通,这是神通,没想到拉布央宗**师居然已经能够施展神通了!”

    这一刻许多人更是对拉布央宗崇拜狂热到了极致。

    恨不得五体投地,对其跪拜。

    甚至有人直呼活佛再现。

    唯独青海那位修法者摇摇头,这好像不是拉布央宗施展的神通。

    这应该是法器自身的威力。

    那磨盘般大小的经轮直接卷起一道水龙卷,犹如龙吸水一般,异常的浩瀚与壮观。

    随即由那法器牵引,直接猛地朝着洛尘扑了过来。

    巨大的一条水龙,看起来威势吓人,让许多人顿时发出惊呼。

    “区区武道内劲者,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让我超度了你!”拉布央宗**师暴喝一声。

    水龙瞬间而至,不过洛尘却显得很随意,依旧是抬手一巴掌拍了过去。

    这经轮虽然是法器,但是洛尘还真不放在心上,威力太低了,只能勉强算作法器。

    洛尘这一次加重了力道拍在了那经轮之上,当!

    犹如黄钟大吕一般,声音极其刺耳,震动的湖面的湖水都炸开了。

    而瞬间经轮四分五裂,直接爆开。

    许多人被这音爆声震动得耳膜生疼,甚至出现了嗡嗡的耳鸣之声。

    而拉布央宗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那法器是他心血喂养的,早已经与他心神相连,如今法器被毁,他不仅受了重伤,连修为都等于被废了。

    顿时拉布央宗脸上露出怨毒的神色,他修为不易,天资本就愚笨,要不是他师父金刚上师强行提升他修为,他这辈子都别想入道。

    更重要的是,他所谓的修为全是依靠那经轮而已。

    但是现在却一朝间被废了修为,岂能不怨恨?

    “小辈,你敢”“啪!”洛尘甩手就是一耳光打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