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万人朝圣
    ,!

    胥水瑶带着一股气走了,在她眼中,洛尘的确吹牛或者说狂妄的太过分了。

    不要说金刚上师,就是那拉布央宗**师都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妄加评论的,更何况还去说找他麻烦?

    那样的人物哪怕就是一句不敬的话语,可能都会引来杀生之祸!

    而胥水瑶离开后,苏凌楚的电话又来了,这一次洛尘倒是没有挂他电话了。

    “洛先生,你听我说,我倒是不在意藏区那边出现什么问题,不过拉布央宗**师的资料我看了一下,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苏凌楚提醒道。

    他其实是在替洛尘担心,毕竟从资料上来看,拉布央宗在藏区地位崇高,而且人脉遍布整个藏区,最重要的还是一位入道者。

    “无妨,他非死不可。”洛尘很坚定,不管对方什么来头,他都会将其斩杀。

    “好吧,那你在那边小心一点,毕竟鞭长莫及,这事儿我也帮不上忙。”苏凌楚叹息了一声。

    不管洛尘能不能杀掉拉布央宗,这个事情都是个大麻烦啊。

    因为就算洛尘能够得手,还能够回得来吗?

    对方可是有一位通神者师父做后盾啊,一旦发怒,整个藏区都要为之颤抖!

    挂断电话,洛尘倒是独自出去转了一圈。

    鬼湖拉昂错与圣湖玛旁雍错相隔不远,几乎可以说挨在一起的。

    但是这两个湖却截然不同!

    圣湖玛旁雍错湖在高原之上宛如一颗璀璨的蓝宝石,湖中大鱼游动,水鸟扑击,四周牦牛骏马还会来此饮水。

    四周青草遍地,看起来充满了生机。

    但是鬼湖拉昂错却死气沉沉,湖水漆黑一片,不要说湖中有鱼了,就是四周连青草都不可见。

    简直可以说是一片死湖!

    两湖之间相隔不远,一边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一边却黑云密布,宛如森罗禁地!

    或许常人只会把这看成一种自然现象,但是洛尘却看出了这里暗藏玄机,暗含天地阴阳至理。

    神山冈仁波齐就耸立在不远处,像是在镇压着什么。

    莲华盛会将会在这举行,到时候若是发生战斗,怕也是会在湖上。

    回到小镇上,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万人,都是来参加这莲华盛会的,显然明日的一战备受瞩目,甚至有传言,藏区几乎所有的高僧都来了。

    他们要来为金刚上师助威,不过让人担心的是,金刚上师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让人不免有些担忧。

    第二日,拉昂错湖旁,这里早已经是人生人海了,所有都在等待着什么,藏区各大高僧也来此静静等候。

    洛尘站在人群之中,胥水瑶自然也来了,只是看到洛尘后,尴尬的一笑,然后就站到另外一边去了。

    显然她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而杜东带着冯欢也看到了洛尘,只是不屑的一笑。

    去找拉布央宗**师的麻烦?

    这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不过杜东和冯欢却不认为洛尘真的敢这样做。

    这一路上他都看洛尘不顺眼,若是有机会,他不介意让洛尘永远的留在藏区。

    在他眼里,洛尘同样只是一个会说大话的普通人而已。

    倒是胥水瑶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又朝洛尘走了过来。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考虑什么?”洛尘有些诧异。

    “当然是我昨天跟你说的做我助理啊?五万一个月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的,不过前提是你需要改变你那说大话的毛病。”胥水瑶看着洛尘。

    “呵呵,五万是挺多的。”洛尘笑了笑,也没有解释,这或许对别人来说是个机会,但是对于他来说就是个笑话。

    胥水瑶就算是个当家楔旦,这一生能挣多少钱?

    但是洛尘早已经身价几百亿了。

    “觉得多的话,你就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胥水瑶这话刚落地,前方就一阵骚动。

    随即就是一片转经轮的声音响起。

    然后一群喇嘛抬着一个轿子而来。

    “是拉布央宗**师来了。”

    “真的是大师,想不到真的有幸能够看到他。”瞬间人群就沸腾了。

    轿子之上坐着一个人,身批袈裟,左手持着佛珠,右手拿着转经轮,满脸慈悲之色,看起来异常的神圣。

    许多人瞬间跪拜了下去。

    一旁的胥水瑶自然也跪了下去,还顺带拉了一下洛尘。

    “传闻如果被拉布央宗**师赐福洗礼,将会享受佛光护体,这一生都会行大运,你快跟我一起朝圣。”胥水瑶跪在地上开口道,不过洛尘却无动于衷。

    陆陆续续许多人都跪了下去。

    这是朝圣,是对拉布央宗**师的一种尊崇。

    数万人最后都跪了下去,看起来场面非常的壮观。

    “看见了吧?拉布央宗**师地位如此之高,你之前大言不惭开口要找他麻烦,真的是吹牛吹大了。”胥水瑶再次拉了一下洛尘。

    但是洛尘直接甩开胥水瑶的手,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所有人都注意,许多人纷纷抬头,眼中露出诧异之色。

    胥水瑶的脸色也是猛地一变。

    难道洛尘真的要?

    “大胆,我等朝圣,你不朝圣顶礼也就算了,居然敢冲撞拉布央宗**师?”有人出言呵斥道。

    不过洛尘没有理会,现在满场跪拜,他从人群之中穿过,自然显得特别另类。

    “年轻人,你要干什么,拉布央宗**师威严如天,你怎敢冒犯?”又有人出言。

    不过洛尘却径直走到了拉布央宗**师面前,然后直视着拉布央宗**师。

    杜东见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一骇,这傻小子真的要去找拉布央宗**师的麻烦?

    现在是万人朝圣,如果真的冲撞了**师,那么洛尘可就死定了。

    “你就是拉布央宗**师?”洛尘冷冷的问了一句。

    “我是,年轻人你如此急切,但却冲撞了我 我可不会为你赐福。”拉布央宗面色有些不悦的看着洛尘。

    不过洛尘却冷笑一声。

    “赐福,你还是为你自己祈福吧?”

    这话让拉布央宗顿时脸就黑了,他在藏区地位尊崇,如今被万人朝拜,可见地位之高了,何曾有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无礼?

    “年轻人,你这话何意?”拉布央宗冷冷开口道。“没什么意思,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