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区区而已
    ,!

    “杜东!”胥水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在这里说这句话,不亦于把洛尘置身在火上烤。

    果然青海的那位修法者脸色一下子就不对了。

    直接走了过来看着这几人,他气势惊人,逼视之下,有股凌厉之意,让胥水瑶冷汗都下来了。

    “谁要找拉布央宗**师的麻烦?”青海那位修法者冷哼一声。

    “他,是他,是他说的。”杜东这个时候也被吓住了,脸色一片惨白。

    “年轻人,你有说过这句话吗?”青海那位修法者沉着一张脸。

    “说没说跟你有关系吗?”洛尘倒是不在意,依旧很自然轻松的在吃饭。

    “哼,跟我有关系吗?”那位青海的修法者冷笑一声。

    “这次莲华盛会,关系到整个藏区,甚至可以说关系我整个华夏。”

    “自从百年前通神者之间有一战,这么多年过去了,何曾有过通神者来挑衅我华夏?”

    “如今有人挑衅上门,这一次全要仰仗拉布央宗**师和他师父金刚上师,所以任何人都不许对拉布央宗**师不敬!”青海这位修法者义正言辞。

    不过洛尘却摇摇头。

    “我泱泱大国,华夏万里河山,何曾需要去仰仗一个人?”

    “自古以来,我华夏人杰辈出,即便那金刚上师不出手,也自会有人出手,你这话听的我很不喜欢。”洛开口道。

    “哦?”

    “年轻人,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可知这一次强敌来袭,那是通神者,号称百年最强,有盖世神威,有无敌手段。”

    “寻遍四海八荒,除了金刚上师,谁人能与之匹敌?”青海那位修法者实际上在整个修法界不算什么,但是却广交好友,知道很多密辛。

    如今强敌来袭,其实很早就有人去全国各地寻找了一遍能够与之抗衡之人了,可惜寻遍了万里河山,却又只能黯然回到藏区,去请金刚上师出手。

    “那是你见识浅薄,那昆仑山之中万古以来神秘莫测,号称万神之乡,岂会没有人能够与之抗衡?”

    “武当山之上,传闻有真武仙师坐镇,又岂能没有高手?”

    “还有泰山之巅,那里神秘莫测,自有未曾出世的高人。”

    洛尘说的不错,万里河山,岂会真的没有高手?

    “哼,你说的这些不过是妄加猜测而已,如果真有这些人,怎么不见他们来出手?”青海那位修法者不屑的开口道。

    “区区一位通神者而已,惊动不了他们,如果真敢来作怪,你看会不会有人出手?”

    “而且除去那些人,我华夏万里河山,你真当没有通神者?”

    “哦?”

    “那你倒是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给我寻出来一位看看?”又有人开口讽刺道。

    “而且在你口中,居然敢用区区来形容通神者?”青海那位修法者冷漠的开口道。

    “难道错了吗?不是区区吗?”

    “你真是大言不惭!”青海那位修法者都被激怒了。

    “你可知道那等人物,撼山拔岳,已经超出人力的范畴,就是称之为仙人也不为过了。”

    “区区蝼蚁,也敢妄想称仙?”

    “你?”

    “好啊,既然你如此看不上通神者,那等国外那位通神者来这莲华盛会时,你倒是出手看看?”有人讽刺道。

    还看不上通神者,你以为你是谁?

    “如果他真敢作乱,我自当会出手,用不着什么金刚上师。”洛尘不屑的说道。

    “你,你居然敢如此”

    “那个叔叔,对不起,他不懂事,我替他向你们道歉,他那个这里有问题。”胥水瑶眼看洛尘引起了众怒,一边拉着洛尘走,一边指了指脑袋。

    顿时一群人心里感觉平衡多了。

    “你不早说,早知道他是个傻子,我还跟他争什么?”青海那位修法者知乎晦气。

    然后看了看杜东,忽然一巴掌甩在杜东的脸上。

    杜东本来还在冷笑呢,想看洛尘出丑,结果就迎来了这一耳光。

    “你打我干什么?”杜东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

    一边捂着脸一边开口道。:“明明是他说的,我又没说。”

    “啪!”

    又是一巴掌。

    “他是个傻子,你也是个傻子?”

    “好端端的你挑事,让我跟傻子争了半天,你当猴看呢?”青海那位修法者气呼呼的坐了回去。

    直呼晦气,想想也是,刚刚那个年轻人的言辞可不就是傻子才会说的吗?

    还区区?

    稍微脑子正常点的人岂会那样说话?

    还看不上通神者?

    而洛尘则是被拉到了胥水瑶拉回房间了。

    “你倒是挺能吹的啊?”胥水瑶摇摇头。

    “再吹一会儿你是不是连仙都看不上了?”胥水瑶叹息了一声。

    “严格说起来,我的确看不上。”洛尘是仙尊,仙中至尊,一般的仙,他真有资格看不上。

    “唉,洛尘,其实你什么都好,就是你这说大话的毛病啊,唉!”胥水瑶叹息了一声。

    “我跟你说个事儿,其实我之前觉得你挺不错的,做事沉着冷静,而且跟你坦白吧,我是港区那边的一位当家楔旦,可能你没听过,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其实我挺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港区的,到时候我给你开个五万一个月,你给我做助理,你看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机会?”胥水瑶有些自傲的说道。

    她是觉得洛尘刚入社会,要是给这样一个机会,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真的是一飞冲天了。

    “但是吧,你这说大话的毛病确实让人不喜欢,我也不理解什么通神者,什么金刚上师的。”

    “但是我这么跟你说吧,刚刚楼下,有个是港区的地下皇帝,在港区也算一手遮天的人物了,但是我看他对刚刚那位叔叔都点头哈腰的很尊敬。”

    “你比起港区的地下皇帝如何?”

    “人家对刚刚那位叔叔都很尊崇,那么那位叔叔尊崇的拉布央宗**师又有多厉害?”胥水瑶摇摇头。

    “洛尘,现实一点吧,脚踏实地没什么不好。你只是个普通的平凡人而已!”胥水瑶再次劝道,不过看洛尘那样子就知道洛尘没有听进去了。

    “谢谢,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而鸿鹄又岂知鲲鹏之意?”洛尘摆摆手。

    听洛尘这么一说,胥水瑶也有点生气了。

    洛尘太自大了,简直有些无可救药了。“唉,你好自为之吧,看在一路同行的份上,如果你真有什么想法最好不要乱说,特别是当着拉布央宗**师的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