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血光之灾
    ,!

    血尸王真的站起来了,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洛尘身边。

    洛尘吐了一口烟圈道。

    “给你两个选择,一巴掌被我彻底拍死!”

    “或者以后跟着我!”

    血尸王没有任何犹豫,洛尘这句话落地,血尸王就跪伏了下去。

    等血虎等人收拾完那些普通僵尸,洛尘让血虎等人找了几件备用的衣服。

    然后给血尸王穿了上去,裹得严严实实,除了一双眼睛在外面,没有任何一个地方露在外面。

    血煞的一些人倒是也有受伤的,但是好在尸毒已经够不成大患了,受伤也只是包扎一下就好了。

    而等走上半山腰的时候,吴启明等人正准备离去。

    “等等,和尚!”洛尘忽然叫住了这群人。

    丹巴**师回过头看着洛尘,顿时有些心虚了。

    “还记得我刚刚给你算过一卦吧?”洛尘笑了笑。

    丹巴**师虽然被刚刚血尸王打的狼狈不堪,但是因为有密宗的秘法护体,所以也没有受伤。

    血煞等人也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洛尘。

    因为丹巴**师确实没有大碍,皮都没破,洛尘怎么又提这件事情?

    “我算的卦一向很准的,知道为什么吗?”

    血煞等人一脸疑惑,这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哪里来的血光之灾?

    丹巴**师也正在疑惑。

    但是下一刻,洛尘就到了丹巴**师面前。

    甩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抽在了丹巴**师的脸上,丹巴**师的牙齿都被打飞了两颗。

    “你看,我说的很准吧,血光之灾。”洛尘冷笑一声。

    修道界自然有修道界的规矩。

    就算是你对普通人说一句你有血光之灾,人家都可能抽你,更何况是同为修道之人。

    有两句话轻易不要在修道界说出来,一句是血光之灾,另外那一句就是道友请留步了。

    这两句话说了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丹巴**师不会不懂。

    只是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把洛尘放在眼里,所以也就说了。

    但是他的那句话没有兑现。

    不过洛尘的话却兑现了。

    血虎等人愕然的看着洛尘,这的确是有血光之灾,而且肯定能应验。

    怪不得洛尘那个时候信誓旦旦的说这和尚有血光之灾呢。

    肯定是那个时候洛尘就准备抽他了。

    而且还没结束。

    洛尘上去又是一个大耳刮子甩在丹巴**师的脸上,丹巴**师被打的口鼻流血。

    “现在你跟我说说,咋们谁有血光之灾?”洛尘冷笑一声。

    “对不起,洛施主,是我妄言了。”丹巴**师倒是识时务,一点也没有和尚的气节,否则刚刚也不会见情况不对就跑了。

    立刻就对洛尘服软了。

    他现在是想清楚了,眼前这位绝对不是什么宗师,这绝对是一位通神者,甚至更高的层次!

    而吴启明在一旁眉头一皱,刚要开口说点什么。

    一个大嘴巴子就甩在他的脸上了。

    “不好意思,刚刚忘记了,吴领导,我帮你也算了一卦,你也有血光之灾,只是刚刚忘记告诉你了。”洛尘的冷笑响起。

    吴启明被抽的满嘴是血,他的手下刚要准备动手,就被他拦住了。

    如果丹巴**师能够战胜洛尘的话,他还可以狂一狂,但是丹巴**师都被打的满脸是血了。

    他这个时候挨打了,牙齿碎了都只能往嘴里吞。

    因为现在多说一句话就得多被打一巴掌。

    “以后记住,别再我面前对血煞说三道四!”洛尘冷哼一声。

    刚刚吴启明嘲讽血煞,洛尘可都还给记着的。

    吴启明黑着脸走了,倒是丹巴**师脸皮那叫一个厚,居然厚着脸皮来问洛尘的联系方式。

    洛尘到也没有那么小气,还真给他了。

    然后丹巴**师才兴高采烈的走了。

    修道界就是这样,有时候实力强就是王者。

    下山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

    等洛尘一群人还没彻底走出山区,前面就有人在呼喊洛尘了。

    “小尘,小尘~呜呜呜~”

    江彤然的声音,而且很焦急,哭的眼泪之流,脸上充满了慌张。

    江江彤然一直很坚强,在洛尘的印象之中,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这一刻却哭成这样子。

    绝对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洛尘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江彤然身边。

    “怎么了?”

    “呜呜,小尘,我小姨出事了。”江彤然哭泣的开口道。

    看得出来,她脸色都白了,确实很着急。

    而且她已经找了洛尘很久了。

    洛尘刚离开没多久沈月兰就出事了,但是那个时候,洛尘已经进山了,电话根本打不通。

    江彤然只能一边通知其他人,一边等,等到后面实在等不及了,才独自一人进山来找洛尘。

    “到底怎么了?”洛尘开口问道。

    “你走后我小姨开始还好好的。”

    “但是江逸飞和她说了几句话,似乎两个人吵起来了,然后江逸飞一把把自己手中的那串佛珠扯断了,我小姨脖子上的那串佛珠就忽然断了。”

    “然后,然后,她就晕倒了。”江彤然直接蹲了下去,无力的哭泣道。

    “她现在人呢?”洛尘问道。

    “我通知了家里人,已经用飞机接她回燕京去治疗了,但是我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才会来找你。”

    “小尘,然然姐求求你,救救我小姨好不好?”

    “小尘,我求你了。”江彤然还在哭。

    洛尘一边擦去江彤然的泪水,一边开口道。

    “她那串佛珠有问题很麻烦,我早就提醒过她,但是她就是不听。”洛尘皱眉道。

    “小尘,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串佛珠对小姨太重要了。”江彤然解释道。

    “比命还重要?”沈月兰的那个佛珠一旦坏了,怕是会极为麻烦。

    那是一个复杂的类似于蛊毒的术,就连洛尘都没把握救回来。

    稍微不注意就会真的死去。

    “那串佛珠是她为自己儿子祈福的,她总是跟我说她亏欠自己的儿子太多了,所以哪怕只是个迷信,她也信。”

    “那串佛珠是她说她朋友告诉她,很有效果,在涉及她儿子这件事情上面,谁劝她都劝不了。”

    “那串佛珠对她来说,是她唯数不多能为自己儿子做的事情。”

    “这么多年,她盖了无数的孤儿院,也是因为想给自己的儿子祈福。”

    这话到让洛尘没办法接话了,毕竟这是母爱。

    刚好这个时候洛尘的电话也响起来了。

    洛尘一看,是洛父的电话。

    这大半夜的,自己父亲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洛尘接通电话。

    “喂,小尘!”

    洛尘忽然眉头一蹙,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父亲似乎在哽咽。

    “怎么了,爸?”

    “小尘。”洛父的哽咽声更重了。

    “小尘,我想跟你说个事儿,我之前骗了你一件事情,关于你母亲的事情。”

    “之前我怕你现在还没那个能力就去找她,会有危险,但是现在,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去找她一下。”

    “因为我刚刚做了个梦,我梦到她浑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对我笑。”

    “爸,只是个梦而已,你别太担心。”洛尘安慰道,但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不,绝对不是这样,这么多年我很少梦到你母亲,而且我当年和她一起求的那块玉,无缘无故的碎了。”洛父焦急的说道。

    “行,爸,我这边马上就去。”

    “好,你赶紧去找到她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母亲她姓沈,叫沈月兰!”

    姓沈,叫沈月兰!洛尘的手机刹那间落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