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胡说八道
    ,!

    屋子里此刻坐着许多人。

    “市长,你看那块地?”沈月兰坐在大厅里正在开口谭谈正事。

    而江彤然居然坐在沈月兰的旁边是,这个时候聚精会神的听着,显然也没注意到门外洛尘来了。

    “那块地没办法。”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摆摆手道。

    现在的温度也还没凉,天气刚刚好,但是这个人却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显得异常的怪异,而且脸色惨白,印堂发黑。

    更离谱的是身边居然还放着三个取暖器。

    “市长,你看这事儿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沈月兰倒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看起来端庄大气。

    “唉,沈总,那边那块地是人家的祖伺,要是能拆我早拆了,毕竟放在市中心也不像个话。”

    “但是他们是苗族,咋们根本不好沟通啊。”清水市一把手皱眉道。

    的确,那个地方是苗族的祖伺,人家不同意,根本拆不了。

    沈月兰这个时候,刚要张嘴,万宏威就带着洛尘走进来了。

    “叔,我带人帮你来看病了。”万宏威笑了笑。

    而沈月兰和江彤然转眼一看,看见洛尘后都不由得脸色一惊。

    刚要打招呼,那清水市一把手却抢先开口了。

    “胡闹,我正在这里谈正事,你带人来干什么?”清水市一把手忽然脸色一沉就就直接呵斥道。

    “我这不是看你那病一直没有治好吗?”

    “而且我请来的这位绝非普通人,比一些所谓的大师强多了。”万宏威煞有其事的开口道。

    李市长本来对这事儿也不怎么感冒的,因为他这个身份要是还迷信的话,可就有些不适合了。

    但是他这个病确实是奇怪的很。

    这天气他都还觉得冷,要不是因为刚刚要见客人,他可能都想裹着被子了。

    只是他对万宏威实在不喜欢。

    万宏威在清水市干的勾当他或多或少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只是一直没有明确的证据。

    否则早叫人把万宏威收拾了。

    为了自己的清白,他一直尽量和万宏威保持距离。

    所以本来就对万宏威不喜,此刻见到万宏威所带来的大师居然只是个毛头小子,顿时心里更加的不喜了。

    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大的能耐?

    真正有本事的应该就是他身边坐着的这位,人家浑身充满了中草药的气息,满脸红光,坐在那里自然有种气度不凡之感。

    而且今天他们等的还不是身边的这位,身边的这位只是那位还未露面的李大师的一个徒弟而已。

    所以李市长看了一眼就没有理会万宏威了,这让万宏威有些急眼了。

    毕竟好不容易把洛尘请过来,谁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如果这个时候把洛尘惹火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倒是这个时候江彤然忽然站起来快步跑到洛尘身边,一把扑到洛尘身上,打了个有些格外亲昵的招呼。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两个人异口同声。

    “我有公事。”洛尘笑了笑。

    “我来找我”

    “彤然,你这大厅广众的,你这像什么话?”沈月兰开口呵斥道。

    “小姨,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那个洛尘。”江彤然脸上闪过一丝害羞,丝毫不介意。

    “洛尘,这是我小姨,叫”

    “我们认识。”沈月兰开口道,然后瞪了洛尘两眼。

    她对洛尘的感觉不错,但是却不愿意让江彤然和他走得太近。

    因为以沈月兰的眼光和阅历,自然能看出来,洛尘绝不是一般人。

    或者说如果为了江彤然好,那么还是劝江彤然放弃的好。

    这种男人,是江彤然掌控不了的男人。

    “呵呵,李市长稍安勿躁,我师父应该马上就来了。”那个坐在李市长旁边的年轻人开口道。

    “不急,小吴师傅,对了,沈总,要不你也留下来看看,我请来的这位李大师,还是省里一位大人物给我介绍的。”李市长对着沈月兰开口道。

    沈月兰的背景可不单单是商人那么简单,这一点,李市长可是很清楚的。

    所以也不敢得罪沈月兰。

    “对了,小吴师父,我这病到底是?”李市长开口问道。

    “我师父说了,你这病啊,是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小吴端起桌子上的茶,慢慢悠悠的品了一口,然后再接着说下文。

    这气派还真是十足的大师风范。

    “所谓的中邪呢,讲究极其复杂和多的。”小吴师傅似乎颇有种凶有成竹之感。

    “你这还不算什么,我给你讲个我师父以前遇到的,更加离奇的事情。”

    “燕京375路公交事件大家都听过吧?”

    “当时一个年轻人大半夜坐在375夜班公交车里,随后上来了三个行迹可疑的人,这个时候一个老大妈忽然发疯似的抓着一个酗子说偷了他的钱。”

    “两人吵了半天,最后司机把两个人都扔车下去了,这个时候老大妈才说,酗子我刚刚救了你的命,原来是老大妈发现刚刚上来的三个人没影子,是鬼。”

    “果然第二天就有新闻说,那辆车出事了,一车的人全部都死了。”

    “但我师父遇见的和这个恰恰相反,也是一辆车上,一个老太婆拽着那个年轻人下车,那个年轻人可能也听过这个故事,所以当时就傻乎乎的跟着那个老太婆下车了。”

    “当时要不是我师父心好,也跟着下车了,那个年轻人当时可能就死了。”

    “因为那个老太婆才是脏东西。”小吴师傅又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

    这把一屋子的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除了沈月兰不动神色。

    就唯独洛尘在一旁摇摇头。

    “洛尘,你不信他的吗?”江彤然见洛尘摇头,便在一边问道。

    毕竟连她都有些信了。

    “呵呵,骗子骗人之前,总得先编好一个半真半假的故事先让你相信,然后接下来的话,你才会毫无防备的相信。”洛尘摇摇头道。

    “这么简单的伎俩你也信?”洛尘摇摇头。

    这种手法就是你去求职的时候,总得给人家说说你之前的工作经验吧?

    在没办法求证的情况下,你可以随便编。

    而沈月兰却不由得又对洛尘高看了几眼。

    “洛尘,你说他得了什么病?”江彤然倒是没什么顾忌,直接就开口问道。

    “没什么,中尸毒了而已,已经入了脾脏,再不拔出来,也就那么几天了。”洛尘同样没有顾忌,根本没把这些人当回事。

    直接就这样当别人开口说了。“哼,胡说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