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滚下来
    ,!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所有人面色一变!

    夏欣欣责怪的看了一眼洛尘,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等下去替洛尘求情。

    但是洛尘这样当众辱骂张大师,那么就算她去求情也没用了。

    洛尘啊,洛尘,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一次次的狂妄自大呢?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你和对方的差距吗?

    而楚云豪等人表面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但是内心却高兴坏了。

    姓洛的居然这样当着张大师的面辱骂他。

    以张大师的能力即便站在上面,肯定也听到了。

    那么等下,今天即便是夏欣欣从中作梗,替洛尘求情也救不了洛尘了。

    诸多豪门掌舵人和海东大佬也暗自偷偷高兴。

    “你好大的胆子,姓洛的,你竟然敢辱骂张大师!”有人呵斥道。

    “今日张大师就在上面,你死定了。”

    但是洛尘依旧非常的不屑。

    “我曾说过无数次,哪怕是所谓的张大师在我面前,我骂他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哪怕一个字,他也不敢。”

    “你们难道不好奇,他在上面站了这么久,而且刚刚那句话他也应该听见了,但是他就是不下来?”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洛尘讥诮道。

    其实这个问题的确让人觉得奇怪。

    按理说张大师应该下来了啊,怎么还站在上面迟迟不肯下来?

    而且刚刚那句话应该听见了啊。

    他怎么没有半点表示?

    “哼,那是张大师那种神人不屑与你计较罢了。”有人强行辩解道。

    “哼。”洛尘冷笑了一声。

    “来,让我来告诉你们原因,愚蠢的蝼蚁们。”

    “让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我敢再一再二的当众辱骂他?”

    “为何我会对他不屑?”

    “为何他即便明明听见我骂他了,也不下来。”

    “那是因为。”

    “他!”

    “不!”

    “敢!”

    “你们敬若神明的张大师,你们刚刚跪伏在地朝拜的神明,只不过是我洛无极的一条狗罢了!”洛尘冷笑一声。

    这个时候明显有人要开口反驳。

    但是洛尘却再次冷笑一声,然后冲着站在上面的张大师呵斥道。

    “狗奴才,给我滚下来!”

    这句话一落地,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在有人再次张口的瞬间,他们愕然的发现,张大师真的下来了。

    而且是真的滚下来了。

    把自己团成团,然后直接从最高的看台上滚了下来。

    接着直接滚到了球场上,然后努力的滚到洛尘的面前,然后跪伏在洛尘的脚边。

    将额头贴在洛尘脚下的大地上!

    这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让在场的所有人脑海轰鸣,甚至许多人脑海一片空白。

    接着在众人无比骇然和震惊的表情之中。

    洛尘抬起一只脚踩在了张大师的头上。

    “呵呵,张大师,来你告诉我,你是谁?”洛尘冷笑一声。

    “回主人的话,我只是主人的一个奴才而已。”张大师跪伏在洛尘的脚边瑟瑟发抖。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有人不敢相信。

    “我一定是在做梦!”

    “这绝对不可能,你一定是假的张大师。”有人尖叫道。

    但是下一刻,大地里猛地伸出一根冰刺直接洞穿那个人。

    鲜艳的鲜血顺着冰柱缓缓流淌而下,像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所有的脸上。

    这是事实,血淋淋的事实!

    张大师是真的,眼前的一幕也是真的。

    楚云龙直接晕了过去,楚云豪死死的咬着牙齿,牙龈都出血了。

    杨今雨等人还在呆若木鸡。

    海东各大豪门掌舵者都还在集体茫然之中。

    夏欣欣脑海一片轰鸣,她最为尊敬的张大师,竟然只是洛尘的一条狗,一个奴才而已。

    这让她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原来,原来自己刚刚只是对着洛尘的一条狗下跪了而已。

    自己处心积虑的终于拜入了张大师门下,而且还只是个记名弟子而已。

    但是自己却开心的一整夜都睡不着,自己刚刚还在洛尘面前去炫耀,去秀优越感。

    这一刻,夏欣欣觉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

    想到自己拜在人家奴才脚下,然后再去跟人家主人炫耀,这他妈到底得搞笑和多蠢啊!

    这一刻,夏欣欣彻底清醒过来了,她错了,错的离谱,错的无可救药。

    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自己崇拜的对象,居然只是人家的一条狗而已。

    而她却一直看不起洛尘!

    她有这个资格看不起洛尘吗?

    甚至整个海东又有谁能够看不起洛尘?

    夏欣欣才想起洛尘每一次对张大师的不屑,现在看来,人家的确是可以不屑的,因为那就是他的一个奴才而已。

    而那句赐夏家一世辉煌并不是说大话,那是人家真的有那个实力和本事啊!

    夏秋艳同样面色苍白,甚至面如死灰。

    她一直看不起洛尘,认为洛尘比不上豪门大少。

    但是现在呢?

    不要说豪门大少,就是豪门掌舵人都比不起洛尘。

    整个海东省,又有哪一个可以和洛尘比拟?

    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京南军校的总教官了,如此年轻就是宗师了,甚至连海东豪门敬之如神的张大师也只是人家的一条狗而已。

    海东有谁能够和洛尘比?

    原本可以赐给他们夏家无上辉煌的存在,却被她一直拒之门外,一直在得罪。

    可以说,夏家本可以无比辉煌的机会,却被她亲手葬送了。

    最为接受不了的还是楚云豪和杨少天等人。

    他们心心念念的想着自己终于找到靠山了,终于可以和洛尘斗上一斗,甚至可以把洛尘踩在脚下蹂躏了。

    但是到头来,老天却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们最大的靠山,他们奉为神明的存在,却只是人家的一条狗而已!

    不要说他们,就是海东几大豪门的掌舵人此刻都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太丢人现眼了。

    刚刚跪伏朝拜的对象,现在如同一条狗一样的跪伏在人家洛尘脚下。

    “哈哈,我洪彪今天真的算是见识到了。”洪彪这个时候站出来笑道。

    “诸位刚刚跪的可爽啊?”

    “呸,一群不长眼的东西,居然对着洛爷的一条狗那么跪的干脆,还敢跟洛爷这么嚣张?”

    “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老子虽然也在洛爷面前跪过,但是老子不觉得丢人,毕竟那是洛爷,可是老子都没那么作践自己去跪洛爷的一条狗!”洪彪这些话比巴掌还狠。

    让所有人都羞愤到了极致。“刚刚还说要让咋们这位张大师收拾我的,现在怎么不出声了?”洛尘一只脚踩在张大师的头上,一边讥诮的看着海东各大豪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