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暴打
    ,!

    齐厅长恨恨的看着周教授。

    这事儿虽然他也有责任,但是这周教授也真的是功不可没啊!

    本来好好的事情,如果肯听洛尘的,说不定现在还好好的呢。

    但是现在好了,不仅自己快要死了,连洛尘也得罪了。

    关键是看洛尘那气定神闲的样子,显然洛尘是有办法的。

    但是现在把人家得罪了,人家压根就不想救他们了。

    洛尘转过身看着楼下,楼下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了。

    不过阿普紫傀现在已经逐渐开始占上风了。

    此刻阿普紫傀的左手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铃铛,那铃铛每次被椅一下,血尸王就颤抖一下。

    而阿普紫傀就乘机在血尸王身上贴上一张黄色的纸符。

    到了最后,秘籍的铃铛响起,阿普紫傀一双手犹如蝶恋花一般化作了虚影。

    这是湘西赶尸一脉的独门功夫,非常的奇特。

    威力也觉得不俗。

    他们这一脉来历神秘,可以追溯到上古炎黄蚩尤时期。

    传闻第一个赶尸人就是蚩尤的军师,阿普军师。

    也有说法是和茅山祝由一脉有关。

    但最为广为人知的还是湘西赶尸,与蛊术,落花洞女并称湘西三邪。

    甚至走进科学还曾解谜过此事。

    不过洛尘今日所见,却与传闻有些极大的不同。

    这阿普紫傀的秘术也算了得,不过也就是半步入道境界而已,远远还没有真正入道。

    反而这血尸王却已经彻底入道,甚至迈向了觉醒。

    而楼下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阿普紫傀最后在血尸王身上贴满了一百零八张黄色的纸符。

    最后一张纸符落下,那血尸王便不动了。

    血色的光芒也散去,众人身上终于不再往外渗血。

    “哼,不要你救我们也可以活下来。”刘伟在一旁不甘的开口道。

    但是这话刚落地,那一百零八张纸符就起火了。

    显然以阿普紫傀的道行压制不住对方。

    “吼~”血尸王怒吼一声,阿普紫傀被煞气冲的往后一退。

    而血尸王闪电般就抓住了她的脖子。

    张口就要咬下去。

    洛尘看了看,还是出手了。

    毕竟这阿普紫傀人不错,能救自然会救。

    阿普紫傀此刻被这血尸王抓在手里,猛地对着楼上的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

    “跑,越远越好!”

    她太低估了血尸王的实力,压制不住对方,如果她也出事,那么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而这个时候洛尘直接从楼上一跃而下。

    “你跳下来找死啊?”阿普紫傀也看见了洛尘跳了下来。

    但是血尸王的那张大嘴已经尽在咫尺了。

    阿普紫傀叹息一声,对不起了奶奶,我还没有生孩子,给我们这一脉的阿普家绝后了。

    但是就在阿普紫傀绝望的这一刻,一只手猛地挡住了血尸王。

    血尸王一嘴下来,那坚硬的獠牙咬在洛尘的手臂上,顿时发出刺耳的金属身,甚至直接火星四溅。

    随即洛尘抬脚就是一脚把血尸王踢飞了出去。

    阿普紫傀一脸愕然的看着洛尘。

    “你?你?你?”一连三个你字,足以说明阿普紫傀内心的震撼。

    她没想到洛尘也不是普通人。

    “难道就允许你隐藏能力,不允许别人?不是普通的人,可不止你一个。”洛尘微微一笑。

    随即洛尘就走了过去。

    “你小心一点,它之前就是尸王,又被祭练成了血尸,就是茅山天师来了也收不住它了。”阿普紫傀这个时候也没有细想了。

    “我不需要收它,我只需要打它。”洛尘笑了笑。

    打它?

    “那可是尸王,肉身早已经钢筋铁骨了!”阿普紫傀这话才刚出口。

    就见到洛尘忽然出现在血尸王的面前,同时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血尸王的脑袋上!

    “咚!”

    尘土飞扬,大理石地板下还有一一层厚厚的水泥地基,但是此刻也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你,你是宗师?”阿普紫傀看着这一巴掌的威力,顿时愣住了。

    这一巴掌下去,少说也得有几万斤吧?

    但是阿普紫傀还没有再来得及说什么,那血尸王就彻底怒了。

    “吼~”

    血尸王抬起头,双目赤红,张口哈了一声。

    “快点躲过去,那是先天尸气,沾上一点,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但是阿普紫傀这话才刚落地,就发现洛尘根本就没有躲,直接一巴掌横扫过去,尸王直接被打飞了,撞进一堵墙里面去了。

    “你别瞎指挥了,安静的看着。”洛尘开口道。

    然后再次走了过去。

    但是血尸王也冲了出来,显然洛尘彻底把它惹毛了。

    不过洛尘上去就是一巴掌,跟打孙子似的,拍的血尸王怒吼连连,但是却毫无还手之力。

    阿普紫傀在一旁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还是人吗?

    和血尸王正面硬刚?

    就是茅山天师来了也不敢吧?

    毕竟对付这种尸王,都是用法术或者符文去镇压它。

    不要说和血尸王正面硬刚了,就是听都没听说过。

    毕竟刚刚子弹都打不动血尸王。

    但是现在洛尘就是在这样做,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使劲在削血尸王。

    “吼~”血尸王被洛尘削的终于爆发了。

    浑身血光高涨,鲜红的煞气直接炸开。

    大楼一阵椅,洛尘眉头一皱。

    伸出手对着空气一握,顿时所有人,就是阿普紫傀都感觉这一瞬间连空气都凝固住了。

    无法动弹,太有压迫感了。

    随即洛尘猛地一拳砸向了血尸王。

    “嘭~”血尸王直接被打爆了,血雾四散。

    但是随即又聚集在一起,然后化作一团血雾直接跑了。

    洛尘看了一眼逃跑的血尸王也没有去追。

    而是走过去扶起到地的阿普紫傀,然后扶着阿普紫傀走上了楼。

    “洛先生,您没事吧?”齐厅长赶紧上前问道。

    毕竟刚刚他们都看见了,连子弹都打不了的东西,直接被洛尘一拳给打爆了。

    现在齐厅长对洛尘是真的心服口服了,此刻正想着怎么跟洛尘道歉呢。

    “你怎么让它跑了?”刘伟这个时候冒出来开口道。这句话让洛尘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