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生米煮成熟饭
    ,!

    如果唐如风这个时候有什么想法,那就是想把东哥掐死。

    老子他妈躲都来不及,结果你偏偏把人家给惹过来了。

    “你叫风爷?”洛尘看着唐如风,犀利的目光让唐如风冷汗直流。

    “洛先生,这话折煞去我了,在你面前我哪敢叫风爷,叫我小风就好,小风。”唐如风低着头。

    “你很热吗?这么多汗?”洛尘讥讽道,目光依旧冰冷犀利,让唐如风冷汗更多了。

    “不热。”唐如风哪里觉得热,现在浑身都是冷汗。

    “听着,以后这间酒吧归我了,但也是然然姐的酒吧,我不管其他的事情,但是这间酒吧要是出事,这就是你的下场!”洛尘说着冷笑一声,足尖一点地面。

    “轰隆!”大理石的地面顿时泥土翻飞,一条巨大的深坑出现在酒吧里。

    唐如风现在已经在深坑里了。

    “然然姐,以后这个酒吧绝对不会有人来闹事,也绝对不会有人敢来闹事!”唐如风从深坑里爬出来,心脏吓得都快跳出来了。

    这种级别的人物,只有八极门掌门风天雷亲自来了才能降服吧?

    唐如风虽然也是八极门的弟子,但并不算特别核心的弟子,所以他不觉得洛尘杀了自己之后,八极门会为了他报仇。

    也是因此面对洛尘时,唐如风极其的小心。

    况且就算是八极门核心弟子又如何?

    徐傲如何?

    还不是一巴掌被洛尘给拍死了。

    不过唐如风也知道,这洛尘怕是也得意不了多久了。

    八极门掌门如果真的亲自出手,那么洛尘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没有真正亲眼见过风天雷那种可怕的宗师级别的人物是不会了解到底有多可怕的。

    但现在这个情况,他唐如风只能认栽。

    唐如风颤颤巍巍直到离开后才一把把东哥拉过来。

    甩手一巴掌打在东哥脸上,让已经不成人样的东哥再添新伤。

    “老子都差点被你害死了。”唐如风恨恨的看着东哥。

    “风爷,他到底什么来头?”东哥这个时候依旧不清楚洛尘到底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唐如风冷哼一声。

    “海东第一高手,徐傲,徐爷,你是不是最近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实话告诉你吧,徐爷已经被那人一巴掌拍死了,你说那人什么来头?”唐如风眼中带着无比的忌惮。

    “什么?徐爷那种超越人体极限的武者都被他一巴掌拍死了?”东哥顿时头皮发麻,想到自己到现在还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现在他彻底服了,怪不得刚刚人家底气那么足,自己居然还很可笑的要人家磕头认错,给人家一个机会。

    “记住,此人以后绝对不可招惹,这一次能活着,是因为这里毕竟是都市,他始终还是有所忌惮,不可能真的把事情闹得太大和法律作对。”

    “如果这里是大山之中,你以为我们今天能活着走出来?”唐如风倒是聪明,但是现在腿弯子都还在打颤,后怕不已。

    “不过你别担心的太久,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了,八极门风掌门已经对他下了战书,到时候风掌门会亲自对他出手。”唐如风叹息道。

    洛尘的确可怕,但是比起风天雷来说,唐如风还是看好风天雷,毕竟洛尘就算再厉害,但是也太年轻了。

    而风天雷不一样,那是放在江湖来说的话,绝对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名宿前辈。

    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可怕的宗师境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已经到达化境,早已经登峰造极了。

    这是一种底蕴,洛尘和风天雷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否则今天唐如风怕是会自己动手杀了东哥对洛尘示好,无论如何也要抱住洛尘这条大腿。

    但是唐如风还是选择了站在八极门风天雷这边,自然有他的道理。

    唐如风等人离开后,酒吧里的人呆呆的看着洛尘。

    刚刚合同已经办好,字也签了,这家店名义上属于洛尘,但其实老板是江彤然。

    翠儿和韩飞宇等几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毕竟平日间看着很和蔼甚至表面看起来有些好欺负的洛尘,居然身份地位如此之高。

    就连海东四天王的唐如风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几人忽然想到了昨天那忱门酒宴,他们还背地里嘲笑洛尘。

    但是现在想想,很明显洛尘是作为贵宾被邀请过去的。

    翠儿等人心中滋生出无限的后悔,要知道若是能够巴结上洛尘这样的大人物,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而言,绝对是能够飞黄腾达的。

    但是可惜,他们却把洛尘得罪的死死的。

    什么叫狗眼看人低,他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

    而韩飞宇更是有些害怕,因为他刚刚还出言威胁过洛尘,还要跟洛尘争女人。

    洛尘给了他机会,可是他敢争吗?

    他连打东哥的勇气都没有,韩飞宇生出了一股极其软弱无能的感觉。

    “你们滚吧。”洛尘开口道。

    倒不是洛尘心软舍不得教训这几人,而是洛尘发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事情。

    那就是韩飞宇和翠儿印堂发黑,有大凶之兆。

    于是洛尘也就懒得自己出手了。

    江彤然对此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收拾好一切,洛尘出去买了点吃的,而江彤然则是安排了一下酒吧的一些杂事情。

    等洛尘回来,天色已经很晚了。

    江彤然安排后就在包厢里等洛尘。

    洛尘进来的时候,江彤然的情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甚至还拿着一份报纸在看。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江彤然为了缓和气氛,便拿着报纸对洛尘开口道。

    “最近真是不太平,小尘,晚上你还是少出门的好。”

    “怎么了?”洛尘疑惑的问道。

    “这一次发生的事情比碎尸案更加可怕。”江彤然把报纸丢在一旁。

    “你要的河粉。”洛尘把河粉递给江彤然,然后又拿出许多烧烤。

    江彤然则是早就准备好了很多箱酒,她有个计划。

    今晚她要做个大胆的事情。那就是把洛尘给灌醉了之后然后把生米煮成熟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