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男人办事
    ,!

    江彤然本来就极其讨厌这个东哥,此刻又当着这么多人被东哥羞辱,让江彤然既委屈又无奈。

    因为她惹不起东哥,东哥自己和背后的势力都是很可怕的。

    这东哥一直找机会明里暗里的骚扰她,她也是个女人,可惜却无依无靠,没有人可以帮她。

    “都这样了,你还坐在这里?”洛尘看着韩飞宇,脸上的讥讽越来越浓。

    “有种你去啊?”

    “我说了,那是东哥,不要说背后的势力,就是我们所有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韩飞宇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对着洛尘咆哮道。

    他是想去,但是他怕!

    韩飞宇说的对,东哥可是一位高手,手底下可真的是练过的。

    寻常十几个人还这不是东哥的对手。

    “怎么,要我帮忙?”东哥在舞池中央,见江彤然不肯脱衣服,所以抓着江彤然的手笑道,另外一只手还真的伸向了江彤然。

    很明显是要自己动手去脱。

    其实酒吧里的很多人都带着一股愤怒,因为不管是一些客人,还是一些服务员或者看场子的人都觉得江彤然很好。

    江彤然待人温和热情,凡是有什么困难跟江彤然说了,江彤然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忙。

    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受过江彤然一点恩惠。

    不过他们只敢怒,不敢言。

    因为对方是东哥,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可以招惹的。

    这个时候洛尘终于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一瓶啤酒抓在了手中。

    然后洛尘用极为不屑的目光看着韩飞宇。

    “送你四个字,窝囊,废物!”

    洛尘这句话落地后,手中的啤酒瓶脱手而出,在空中化作抛物线,然后准确的砸在了东哥的脑袋上。

    “嘭!”啤酒瓶炸开,但是东哥脑袋居然动都没有动下。

    鲜血混着啤酒缓缓流下来。

    现场瞬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韩飞宇猛地瞪大双眼看着洛尘。

    东哥缓缓的转过头,然后双目之中有一股浓浓的怒火,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谁?”

    人群里的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出一步,所有人都躲闪着那道目光,生怕惹火上身。

    “我!”洛尘笑了笑,然后走向了东哥。

    “小尘?”江彤然看到是洛尘,猛地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非要当英雄,那我就看看你接下来怎么收场?”韩飞宇看着洛尘的背影,丝毫不觉得洛尘的话刺耳,反而还幸灾乐祸的看着洛尘。

    你不是能吗?

    那你等下看看自己是怎么死的?

    酒吧里的人也瞬间幸灾乐祸的看着洛尘,尤其是看到洛尘只是个年轻人之后,脸色顿时露出了讥讽的神色。

    这小子今天完蛋了,东哥都敢招惹,今天绝对要出事了。

    “去把门关上。”东哥摸了摸后脑勺,然后看了看手心里的血。

    很久都没有人敢跟他叫板了,他也很久没被人打过了。

    一听要关门,江彤然顿时吓坏了。

    “东哥,东哥,他只是个刚出来的学生,还不懂事,求求你别跟他计较,我脱,我脱可以吗?”

    “江彤然,男人办事,女人不要插嘴。”洛尘挑了挑眉,对着江彤然开口道。

    “好,好,是条汉子,是个爷们,说话讲究。”东哥一伸手,一个马仔递给了他一条毛巾,东哥擦了擦后脑勺的血。

    “有种!”东哥把毛巾扔掉,然后活动了一下筋骨。

    客人和服务员都很识趣,纷纷退到了最边上,然后酒吧里看场子的人陆陆续续的站在了东哥身后,手中提着钢管和片刀,楼上的包厢里又走出来了许多人。

    黑压压的一片人现在东哥身后,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英雄救美?”

    “不错,比韩飞宇那个窝囊废强多了。”东哥看着洛尘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韩飞宇。

    这话让韩飞宇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

    他喜欢江彤然也不是什么秘密,东哥知道也不为奇怪。

    但是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讥讽他,的确让他有些下不来台,不过东哥哪怕讥讽他,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看在你这么有骨气的份上,跪下,磕三个头,这事儿我就算给你揭过去了。”东哥这话一出口,顿时让许多人露出异色。

    就连韩飞宇都愣住了,因为这摆明了是要放过洛尘。

    否则敢在东哥的地盘上拿酒瓶子砸东哥,不被打死也会被弄残。

    毕竟人家有的是这个本事。

    江彤然一听,脸上也露出喜色,不断的给洛尘使眼色,因为磕三个头总比把命丢了好。

    东哥那是真的敢杀人,而且也有那个关系。

    但是这话落在洛尘耳朵里那就不一样了。

    让他洛无极跪下,磕三个头?

    “你现在跪下磕三个头,我也还可以放过你。”洛尘也笑了笑,他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如果对方肯磕三个头,洛尘可能还会真的打算放过对方。

    但是洛尘说出这句话,江彤然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没想到洛尘居然这么虎。

    这下子可完蛋了,今天铁定洛尘要出事了。

    而韩飞宇则是一下子又笑了,让东哥磕头?

    亏这傻小子想的出来。

    这下子好了,给了这傻小子机会,这傻小子不知道珍惜,事情肯定不可能善了了。

    果然!

    “你他妈给你脸不要脸。”东哥一听这句话彻底火了。

    “来老子的地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老子,还要老子给你跪下磕头,你脑子没毛病吧?”东哥原本还看在这傻小子有几分骨气,打算放过他。

    毕竟他打了自己,让自己下不来台了,让这傻小子磕几个头,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那么就算了。

    但是既然对方这么不识抬举,那么就干脆给这傻小子一点颜色看看好了。

    否则以后在这一带,他东哥还怎么出来混?

    而周围的人也都冷笑连连,甚至带着戏谑神色。

    这傻小子真是太不知道进退了,刚刚明明有好的机会可以平安无事。

    明明东哥都打算放过他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进退,非要和东哥过不去。

    你一个大学毕业的普通人,居然和东哥去叫板,脑子有病吧。

    “给了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今天我看你能不能走出这扇门。”

    “我也是同样这句话,机会给你了,你却不知道珍惜。”洛尘一脸的无所谓。“好,狂的可以,给老子打,往死里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