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逆子
    ,!

    三天后,洛父难得的打扮的比较正式,显然是对祭祖比较看重。

    今天是祭祖,洛家的人都会去祖祠祭祖。

    在永济老城区那边有一个祖宅,那间祖宅要不是洛父几年前出钱修缮了一下,如今怕是早就倒了。

    祖宅内还有一个洛父的叔叔住在里面,也是唯一个长辈了,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叔叔反而对洛父有些疏远,甚至隐隐有些不喜。

    哪怕这祖宅是洛父出钱修缮的也是如此。

    而且老爷子之前也是行伍出生,性格脾气火爆。

    但今天老爷子早早的就等在了祖宅的门口。

    洛父带着洛尘打了一辆车过来,下车后洛父笑着跟老爷子打招呼

    “四叔。”

    但老爷子假装没有听见,看都没看洛父一眼,见到这一幕,洛尘也懒得和对方打招呼了。

    倒是这个时候洛尘的二姑家来了。

    难得的二姑家今天居然不知道哪里弄了一辆宝马过来,而且二姑家的人打扮的非常豪气,穿金戴银的。

    “四爷爷。”雄从车上下来,跑向了老爷子。

    “唉哟,一年不见,又长高了不少。”老爷子一副宠溺的神色。

    与之前对洛尘和洛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接下来则是洛远飞一家人。

    为了面子,洛远飞今天租了几辆豪车,直接摆满在洛家老宅门口,异常的显摆。

    而且今天县城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

    一辆玛莎拉蒂停下,跑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洛尘以前的酗伴张涛。

    张涛这几天和洛远飞走的很近,甚至隐隐有种攀上高枝的感觉。

    见到洛尘,张涛也只是略微点个头,在他看来,这洛远飞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远不是洛尘可以比拟的。

    以前跟洛尘厮混在一起,得罪了洛远飞,让张涛反而有些懊悔,要是早一点和洛远飞走近一点,说不定现在早就得到了好处。

    不过现在也不晚,有时候站好一个队,可能会让你少努力几年。

    洛远飞就是这样的队伍,而至洛尘?

    一个普通人能和派出所所长比?

    张涛走下车,为洛远飞打开车门。

    今天的洛远飞打扮的同样奢华。

    穿着一身名牌西服,戴着墨镜。

    “四爷爷。”洛远飞春风得意,不屑的看了一眼洛尘。

    而老爷子则是双手握住洛远飞,仔细端详着洛远飞。

    “好孩子,好,好,给洛家列祖列宗添光了,对得起祖宗!”老爷子爬满皱褶的脸笑开了花。

    老爷子以前出身行伍,所以到现在还有那个时代留下的一些传统思想。

    他看不起那些投机取巧做生意的。

    如果能够从政从军才会对得起列祖列宗。

    因为洛家祖辈以前可是出过大官的。

    曾经洛父年轻的时候,本来有机会的,但是最后洛父放弃了,反而去经商了。

    这让老爷子一下子就不待见洛父了,认为给列祖列宗丢了脸。

    得知洛远飞如今升为了所长,洛老爷子自然会特别喜欢,认为这是出息了,给列祖列宗脸上增光了。

    而洛远飞自然也觉得脸上光彩无限。

    “四爷爷,今天城里的许多人都会来祝贺我。”洛远飞刻意把这话说的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

    而洛远飞实际上一下车就被一大堆人簇拥着,显得犹如众星捧月一般。

    唯独洛父和洛尘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显得格格不入。

    “好,好,大富啊,你生了个好儿子啊,给洛家长脸了。”老爷子拉着洛大富不断的夸赞。

    祭完祖,便是宴席了,这一次可以说是洛家祭祖最热闹的一次。

    因为城里许多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毕竟洛远飞年纪轻轻就要晋升到所长这个位子了,日后指不定能爬多高呢。

    祖宅的大厅里,大家纷纷落座,洛远飞则是进进出出的忙着招呼人。

    “大富啊,不错,能教出这么个儿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脸上依旧洋溢着欢心。

    “哪里,哪里,比起三弟我差远了。”洛大富笑道。

    “哼。”提起洛父,老爷子却是一声冷哼,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了。

    “小三,你觉得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当年你要不是为了一个女人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老爷子丝毫不留情面的数落着洛父。

    洛尘一听这话,则是微微蹙眉。

    但洛父却抬起手拍了拍洛尘,示意洛尘不要开口。

    “小三,我前些日子听说,洛尘为了一个女人,连家业都不管了,居然跑去了通州?”老爷子再次问道。

    “孩子长大了,由他们去吧。”洛父略显尴尬的说道。

    “小三,你看看人家大富家的儿子,你看看这城里现在有多少人来巴结他?”

    “你再看看你和你儿子,你是为了一个女人,你儿子同样也是为了一个女人,如今都是一事无成!”老爷子这番话可就有点过分了。

    但是毕竟老爷子辈分摆在那里,洛父一边按着洛尘的肩膀,一边点头称是。

    “四爷爷,你也别说三叔了,要我说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洛远飞这个时候回来开口讥讽道。

    他的意思里,谁是龙凤,谁是老鼠已经不用明说了。

    “大人说话孝子不要插嘴。”张大富刻意呵斥道,但脸色却有点心灾乐祸的感觉。

    “小三你看看大富家的家教,你再看看你家的!唉,愧对列祖列宗啊!”老爷子叹息道。

    “老爷子,你辈分大,说话本不该顶撞你,但是我父子二人自认为来到这里一直本本分分,安安静静,你左手捧一个,右脚就得踩我们父子两一脚,有点过了吧?”洛尘终于忍不住了开口了。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老爷子气的花白的胡子乱颤。

    “我怎么了?至始至终我父子二人坐在这里一句话都没说,你张口闭口我没家教?”

    “我倒要请教请教了,我们父子二人哪里招惹你了?”洛尘可不是洛父,会忍气吞声。

    “洛尘,那可是四爷爷,是你爷爷辈的,有你这么跟爷爷辈说话的吗?”洛大富这个时候站出来呵斥道。“逆子,你这个逆子!”老爷子也被洛尘几句话说的下不来台,顿时指着洛尘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