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强拆
    ,!

    “真正的力量?你是指什么?”洛尘脸上带着讥诮。

    “连我现在都不敢说冰封万里,你区区一个刚入门的人居然妄言冰封万里?”洛尘的话音落地。

    众人才发现,整座大山此刻小半个山头都全部被冻住了。

    众人仿佛置身在北极,到处都是冰雪。

    那颗硕大的龙头缓缓逼近张大师,张大师此刻脑海如同雷鸣般在轰鸣,眼中恐惧的神色已经到达了极致。

    那龙头鼻孔中喷出了一股白气,瞬间那张大师连睫毛上都出现了一层白霜。

    “跪!”

    “或者死!”洛尘的声音很冷淡,没有任何的感情,这也不是玩笑。

    张大师颤抖着身躯,嘭地一身双膝跪地,最后五体投地,将头额头贴在了地面上。

    他是万人敬仰的张大师,是海东省许多大人物最为崇拜的张大师。

    但是现在,为了活命,他只能像条狗一样跪在洛尘脚下。

    因为对方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原本以为对方最多就是个宗师。

    但是直到现在他才清楚,对方根本就不是。

    这个年轻人在他面前,就是神!

    他所谓的真正的力量,在别人面前只不过是孝子过家家的东西。

    对方,是一个觉醒者!

    而觉醒?

    以他的年纪,这辈子都不要妄想了。

    洛尘则是看也没看对方一眼,挥手间散去冰龙,而后整座大山上的冰也迅速融化了。

    随后洛尘走向了张盼盼和杨明辉,而两人这个时候竟然对洛尘露出了极其恐惧的神色。

    甚至还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脖子。

    洛尘脸上带着微笑,但是内心却有些苦笑。

    这也是他刻意压制自己力量的原因,因为一旦展露出自己真正的力量,那么或许他就很难再融入这个社会,这些人的圈子之中了。

    他会成为一个异类。

    即便是从小玩到大的酗伴,现在也对他心生畏惧,心里已经有了芥蒂。

    这种距离感不是洛尘想要的,因为重生一世,他想体验红尘百态,他的道心还不够圆满,他想要在红尘之中历练自己,迈出那最后一步。

    气氛有些尴尬。

    杨明辉和张盼盼现在的确有些害怕洛尘,这朋友,怕是以后很难再做了。

    杨明辉看着洛尘,有种极其陌生的感觉。

    而张盼盼则是低下头,之前洛尘告诉她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那么就找他。

    他可以帮自己摆平。

    当时的张盼盼对这句话嗤之以鼻,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甚至还把洛尘的话当成了一个笑话。

    毕竟张盼盼觉得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遇到的麻烦,都不是洛尘这样的普通人可以解决的。

    她张盼盼已经是另外一个更高世界的人了。

    但是直到此刻张盼盼才意识到。

    或许在洛尘眼里,自己说的那些话才是笑话。

    在洛尘面前,她张盼盼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

    见到气氛这样尴尬,洛尘也没有再准备和杨明辉张盼盼两人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张大师。

    “以后,你就跟着我,做我的仆人!”

    “见过主人,见过主人!”张大师活了这么大岁数,那可是很识趣的。

    对着洛尘赶紧磕头。

    甚至张大师内心还有些小惊喜。

    毕竟能跟在一个觉醒者身后,这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的东西。

    若是把洛尘伺候好了,随便指点自己几句,那都将是莫大的造化。

    而洛尘之所以要收这个奴仆,正是因为有时候,有些事情自己不方便出手的时候,正好可以让奴仆出手。

    毕竟这是现实,不是小说和电影,洛尘才不会傻傻的像电影或者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什么事情都自己做。

    然后那些反派养着一大堆的狗来找麻烦。

    他也可以养几只狗嘛。

    “哪里来回哪里去,有事的时候自然会找你。”洛尘对张大师摆了摆手。

    张大师则是一瞬间松了一口气,然后灰溜溜的下山了。

    洛尘其实也注意到了那口井,他也没问张大师和张盼盼。

    这倒不是他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恰恰相反,洛尘都无法查看里面到底有什么,而且有股极其阴冷的力量非常可怕。

    甚至那股力量可以威胁到现在洛尘。

    要知道,洛尘如今在地球上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了。

    毕竟洛尘已经觉醒了,此刻居然能够让洛尘感到一丝威胁,那么井里绝对有极其可怕的东西。

    所以洛尘为了不多生枝节便没有刻意去招惹那口井。

    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洛尘如果要走,对方可能留不住,但是杨明辉和张盼盼可就难了。

    这不是洛尘希望发生的,所以洛尘无视了那口井。

    只是洛尘知道,看来老一辈的那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如果以后有机会,洛尘倒是想去井里一探究竟。

    “走吧。”洛尘向着山下走去,叫了一声杨明辉和张盼盼。

    而这两人始终跟洛尘保持了一段距离,不敢走的太近。

    “我的事情保密。”分别的时候洛尘叮嘱道。

    而杨明辉和张盼盼则是不断点头,但洛尘看得出来两人对自己还是有些害怕。

    叹息了一声,洛尘便回家了。

    “嘿,臭小子,找到明辉了?”刚进屋洛父就开口问道。

    “嗯。”洛尘在这一刻才感觉到还是自己的父亲好。

    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洛父好像都不会觉得奇怪。

    一夜无话,早上洛尘才刚刚起来,就发现洛父脸色阴沉的坐在客厅之中。

    而对面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年轻男子。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只有五十万,但我希望你能同意。”那个男子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五十万?单是那个厂至少就有一百万的价值吧?”洛父皱眉道。

    “可是这是征用,给补偿已经很不错了,你难道要做钉子户?”眼镜男带着一丝傲气。

    “征用?”洛尘走出来轻笑一声。

    “给你三秒钟,滚!”洛尘丝毫不客气,直接撵人。

    对方又不在什么政府的人,只是那边开放商的一个代表而已,居然敢提征用?

    “年轻人,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我可是宏业集团的人。”那个眼镜男似乎颇有底气。

    而洛父一听宏业集团则是面色一变。

    宏业集团可是永济县最大的一家公司,名下涉及的不仅有一些工厂,还有一些地产,甚至生意都做到通州那边去了。

    但这只是表面的,暗地里,永济县这边的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宏业集团做的。

    据说宏业集团的董事长杨涛,手下的马仔都有三百多号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杨涛就是永济县的大哥大。

    这些年永济县因为国家政策的扶持,也在慢慢的改造。

    凡是改造这一块都是由宏业集团接手的。

    当然,也发生过一些因为拆迁价格谈不拢拒绝拆迁的事情。

    洛父记得最严重的就是前年的一起拆迁事故。

    当时有一个厂不同意拆,最后宏业集团的人开着挖掘机进行强拆,当时还闹出了人命。

    据说当时五十多号人手持棍棒进厂见人就打,那个厂里的人伤了好几个,有两个重伤,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断气了。

    但是宏业集团关系很硬,赔了一点钱,事情就那样不了了之了。洛父没想到,这一次宏业集团居然盯上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