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饭局
    ,!

    杨明辉也好,张盼盼也好,都是洛尘的从小玩到大的酗伴。

    洛尘绝不允许有人动他们,特别是杨明辉!

    可以说算得上是自己的死党了。

    当时这两人离去之后,如果没有回来,那么就是回不来了。

    不然杨明辉就算再怎么喜欢张盼盼,也不会丢下自己的母亲然后和张盼盼私奔。

    杨明辉和洛尘一样,都是单亲家庭,杨明辉的妈妈把他拉扯大也不容易。

    所以杨明辉绝对不可能这么做。

    以前洛尘残疾后知道杨明辉消失后,也误认为是私奔去了,甚至还看不起杨明辉,毕竟为了女人居然丢下了自己的母亲。

    但是这一世,直到今天,洛尘看到了张盼盼之后才发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大隐情!

    “行了,别看了,你还真要打我家盼盼的主意啊?”杨明辉拍了拍洛尘的肩膀。

    “你已经有了张小曼了,就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了。”杨明辉拉着洛尘坐下。

    “对了,洛尘,你不是去通州找张小曼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的?”旁边一个略胖的青年开口道。

    他叫张涛,同样是洛尘的酗伴,只是洛尘记得,张涛好像后来发展挺不错的,杨明辉和张盼盼消失,洛尘成了残疾后,张涛就退出了这个圈子。

    或者说那个时候这个圈子就已经散掉了。

    张涛后来发展的的确不错,离开了永济县,据说成为了一个什么煤老板,但是一次也没来看过洛尘。

    其实这个小圈子里,张涛只是以前觉得洛尘家里毕竟有个厂才愿意和大家走近的,等他自己发达了,自然就看不起洛尘等人了。

    离开或者说以后再也没有交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人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巴结你,围在你身边。

    等你落魄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多看你一眼。

    世事如此,世态炎凉莫不如是。

    “分了。”洛尘显得很淡定。

    而张涛眼中闪过一丝为不可察的讥诮然后开口道。

    “那你这一趟跑的可有点不值?”

    “张涛,你怎么说话呢,怎么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最后那个女孩子开口道。

    许静是个极其冷漠的女孩子,但洛尘印象很深,因为她是自己落魄之后,唯一一个还带着吃的带着钱来看自己的人。

    可惜许静命不好,洛尘记得她最后好像嫁了一个爱喝酒的老公,经常被打。

    有一次许静偷偷去看洛尘,被她老公抓左,在大街上对许静又打又骂的,从那以后,许静就再也没来过。

    “行行,我的不是,我自罚一杯!”张涛笑了笑开口道,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前世时,在张涛眼里,洛尘就属于富二代了,至于能力,那是完全没有,唯一就是仗着自己爸爸那间工厂。

    结果最后为了一个女人,不仅把自己毁了,还把自己的家毁了。

    张涛那个时候自然看不起洛尘。

    哪怕现在也是一样。

    他嘲笑洛尘,也嫉妒洛尘。

    洛尘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丢下父亲打下的江山,去通州做小职员。

    他也嫉妒洛尘可以这么任性,不像他,回头吃完饭还要去搬砖!

    “洛尘,也没事,以你的条件难道还找不到媳妇?”许静安慰道。

    洛尘以前对这个女孩子总是不咸不淡的,但是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洛尘今天倒是对许静很客气和热情。

    所以洛尘对着许静微微一笑,甚至还开了一句玩笑话。

    “我说洛尘,兔子可不吃窝边草,你不会因为分手了,连静静的主意都打吧?”杨明辉警惕开玩笑道。

    “去去去。”张盼盼这个时候接嘴道。

    倒是洛尘这个洛尘开口道。

    “盼盼,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你可以跟说我,我可以帮你摆平。”

    “你还真打盼盼的主意啊?”杨明辉瞪着洛尘,显然他误会了。

    以为这是洛尘在对张盼盼献殷勤呢。

    而张盼盼则是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对啊,盼盼要是有事儿,怕是明辉肯定早坐不住了。”张涛也在一旁附和道。

    “对了,洛尘,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你才离开这么一段时间,洛远飞那小子居然马上就要爬到所长这个位置去了。”

    “我滴个乖乖,要知道他才多大啊,甚至比你还小几个月,以前那小子不声不响的,现在居然一下子就要成所长了。”杨明辉也在一旁感叹道。

    的确,二十出头就当上了派出所所长,这个可真是有点手段了。

    要知道,许多人做了一辈子警察都没爬上去呢。

    而洛远飞居然现在已经爬上去了,这的确很了不起。

    但是在洛尘眼里,似乎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毕竟不说其他,就单说他马上就成为京南军区的总教官了,那可是校级,换个说法。

    差不多等于省长那么大的官吧。

    虽然没有那么多实权,但是地位却是一样的。

    而且估计聘用书也就在这两天会下来吧。

    洛尘虽然没兴趣,但是张涛显然不一样。

    “唉,那家伙确实牛逼,以前真不该疏远他。”张涛开口道。

    “行了,你难道还想去巴结他啊?”

    “那个其实,我今天把他们也叫过来了,毕竟都在这县城里,以后也可以让人家照顾照顾不是?”张涛铺垫了那么久,终于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加上洛尘也在这里,大家把关系铺好一点,以后肯定比较方便。”张涛笑呵呵的说道。

    “涛子,我组这个饭局可没别的意思,就大家私下里聚聚,你这有些不太合适吧?”杨明辉显然有些不高兴。

    他就是单纯的想为洛尘接风洗尘而已。

    根本就不想把这个聚会变成一个谈事情和巴结谁的饭局,大家几个酗伴聚在一起,吹吹牛,喝点酒多好的。

    “那我已经叫了,人也马上到了,你看这个总不能再叫人家别来了吧?”张涛面露难色。

    而且刚刚说道这里,门外就一辆警车停在了外面,走下来一个穿着警服的青年,只是走路已经有些发飘了,东倒西歪的,看起来摇椅晃的。

    显然是喝多了。“咦,这不是盼盼吗?盼盼,今晚去我家怎么样?我家的床又大又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