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奇遇连连
    ,!

    “洛尘!”

    “洛先生,您刚刚说在下的这幅画是假的?”叶天正能够有如今的地位,自然不是傻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

    “假的。”

    “先生恕我冒昧,这幅画可是南宋时期一位大家所做,也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大心血才拿到手的,为此我还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过的。”叶天正语气很恭敬,甚至用上了尊称。

    这让叶双双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即便是见到一些有实权的大人物,爷爷也没有如此恭敬过啊。

    “我证明给你看。”

    但洛尘的双目之中有幽暗的蓝光一闪即逝。

    这是天眼,再生之眼,原本只有觉醒体内神藏过后的人才能够拥有,但是洛尘则是因为太皇经的缘故可以使用一点。

    天眼可以见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一些东西,比显微镜还好使。

    洛尘之所以能看出这幅画是假的,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洛尘的这个天眼也只是半吊子,毕竟只是借住太皇经护体气息的原因,所以还无法做到真正的透视。

    不过分辨这幅画的真伪,已经足够了。

    洛尘的手指很准确的停在了画当中的一处,画的材质是布帛的,洛尘手指往下一按,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扯出了一根线头。

    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画,洛尘居然就这样给毁坏了,不过洛尘眼皮都没眨一下,随后洛尘很果断地将一根细线扯出来,丢在叶正天的面前。

    其实只是一根线而已,就算有人认真鉴定,也不会注意一根线。

    “这是?”

    “这是锦纶,人工合成的材料。”

    “你家七百多年的画里面有锦纶?”洛尘摇摇头开口说道。

    这让叶正天老脸一红,自己居然被人给骗了。

    七百多年前哪里来的锦纶?

    随即叶正天使了个眼色,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过来打算拿走那副画,顺带也打算将那装画的木盒拿走。

    “等一下,这木盒?”洛尘忽然喊道。

    “怎么?洛先生对这木盒感兴趣?”叶正天像是看出了洛尘的心思。

    “先生若是喜欢,只管拿去好了。”叶正天此刻表现的很大方。

    “爷爷。”叶双双在一旁提醒道。

    其实叶正天哪里不明白,既然洛尘能够看出这幅画是假的,那么肯定有极大的本领,而且刚刚那气息外放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连洛尘都能看上的东西,怕是真的是一件宝贝,但是叶叶正天却打算送给洛尘。

    这可就是大手笔了。

    洛尘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方,不过他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这木盒内恐怕是有一颗种子,可以觉醒体内神藏的种子。

    现在的洛尘虽然有太皇经的气息护体,但是想要修炼太皇经却需要激**内的神藏,而这木盒内的那颗种子虽然干枯了,但是洛尘自然有办法让它复苏。

    而这东西目前对洛尘来说,确实是属于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可以说洛尘一度怀疑自己运气是不是有些好的过分了,刚刚重生回到地球,居然就能够碰到一粒种子。

    这可就有点让洛尘惊喜了。

    即便是在修真界,种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不要说在地球了。

    有了一枚种子,那可是可以省去一个甲子的苦功,直接开启体内神藏,然后开启修炼。

    只是洛尘也不愿意白白占人家便宜,他堂堂仙尊,还没那么小家子气,去争抢一些普通人的东西。

    “说实话,我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木盒内有一样东西是我需要的,但是这个东西若是落在你们手中,确实没有多大价值,这样吧,今天的这个人情我先承了,日后若是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洛尘开口道。

    要知道这可是仙尊的承诺,曾经的各大势力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得到这句话!

    现在却很幸运的落到了这个老者身上。

    “那老朽也不客气了,既然洛先生开口了,老朽确实有一事相求。”叶正天的狐狸尾巴转瞬间就露了出来。

    “老朽恳求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叶正天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这让洛尘也是一愣,暗骂一句老狐狸。

    “换个吧,这个做不到,说实话,做我徒弟,她还不够格。”洛尘不是要食言,而是他可是仙尊,等日后,有多少大人物的子女会前来求着自己拜入门下?

    而和那些大人物比起来,这叶双双确实不够看。

    而且的确叶双双的资质太差了。

    “可是先生您刚刚可是已经开了金口了。”

    这也确实是,毕竟洛尘是仙尊,金口一开,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这样吧,我收她做记名弟子。”洛尘有点勉为其难,最后只能找了个折中的法子。

    “还不快点拜见师父?”

    “拜见师”

    “还是叫老师吧。”洛尘打断了叶双双。

    一番客套之下,车子很快到站。

    交换了一下电话,洛尘提着行李先一步离开了。

    等洛尘走后,叶双双抬起头看向叶正天。

    “爷爷,你干嘛非要我拜他为师啊,就算他有几分本事,但是爷爷以我们在通州的势力和实力,多少人求着要收我?你干嘛”

    “闭嘴,你懂什么,咋们这次可是攀上了大关系了,双儿,你也许不懂,爷爷不怪你。”叶正天叹息一口气。

    “但是你应该听过林化龙吧?”叶正天正色道。

    “林化龙?南方军区的那个人称狂兽的林化龙?”叶双双忽然大惊失色。

    叶双双或许不是叶正天那个圈子的人,但是她可是从小就听自己爷爷讲一些以前的故事。

    如果说最让她崇拜的是谁,那么就非属林化龙不可了。

    那可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拥有传奇的一生,曾经的一次边境摩擦,那人只手空拳,一个人可是打退了一个师的存在。

    简直都快被神话了。

    而且也听说有一次北疆发生暴恐叛乱,林化龙的一个兄弟刚好在那边牺牲了,林化龙为了报仇,一个人直接打到了人家基地去了,把人家基地都给掀翻了。

    那可是战场,有大口径热武器的战场啊!

    听到自己的爷爷忽然提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叶双双怎么能不变色。

    “爷爷,你难道说,他能够潜力成为林化龙那样的人?”叶双双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成为那样的人?傻丫头,至少今天他露的那手,我觉得实力恐怕已经不再其下了。”叶正天叹息一声,露出羡慕之色。

    “啊?”叶双双一张俏脸顿时大惊失色,嘴巴张的像是能够吞下一个鸡蛋。

    “只要他在通州,就不遗余力的给我拉拢他!先安排一家公司,一部豪车给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